<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五十三章 笔试
    考试的当天苏顾是一个人去的,老实说列克星敦她们本来要陪着,不过自己嫌到时候人多太显眼也就拒绝了。他来得特别轻便,只是在口袋里面揣着几支笔和一张身份证明,身份证明是前些天用介绍信换过来的。毕竟世界那么大,想要成为提督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要不然就成绩优异获得举荐,要不然你就本来就拥有舰娘,考试也不是谁都能够考的。按说他两种方法都能够获得考试的名额,不过最后还是用以前遇见的提督鱼瑾给的介绍信。

    此时他坐在校门口的早餐店里面,一边吃着早点一边看着外面的人群。随后他施施然吃完早点,在门外出递上自己的身份证明,不久后他也跟着人群到了学校里面。周围待考的人熙熙攘攘,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无论是男是女,黑发黑眸还是金发碧眼。

    学院的占地很大,毕竟和传统的学校有差别,在这里要学习相当多的战斗方面的知识。这座占地极大的学院占有着川秀这座城市最好的位置,说到底一整座城市还都是因为这座海军学院发展起来的。学院一面靠着山一面靠着海,此时苏顾站在操场就能够看到远处的大海。

    他在几块告示板面前找到自己的名字花了一番时间,秋日的清晨有些凉爽,他整了整衣服后就几栋楼之间转悠,不久后就找到了自己的考场位置,不过此时还拉着封条。

    考试只有一天的时间,也只有一场,一场考试就占去了半天的时间。苏顾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等着准备开考的钟声响起来,他身上原本带着复习书,此时想要拿出来看,毕竟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不过左右看了看,拿出书来只是翻了几页就没有兴趣了。

    不久后钟声响起来,进到考场,把可能用来作弊的东西都放在考场外面的桌子上面,也就带来几支笔。

    考场的监考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性,看起来是舰娘,不过苏顾是认不出到底是谁的。毕竟他也就接触过游戏中的立绘,立绘这种东西和真人的差别差了一个次元,若非有很显著的标志,比如说小提尔比茨粉色的短发和喵姐姐的玩偶,不然苏顾一个舰娘都认不出。

    随后他在发下来的试卷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和考号,考试的规则他在很早的时候就懂了的。他翻了翻试卷,把题目依次扫了一眼。说起题目,说难的话有些难,天文地理什么都考,要说简单也挺简单,没有任何一个知识是需要深入学习才能够回答的。

    比如说这第一题吧,简直出得有些搞笑。

    铅笔的笔芯是什么?

    石墨。

    他握着笔在不花一秒钟就判断了答案,铅笔的笔芯还能是铅?那个可是重金属要人命的,这道题目在他小学的时候就会了。

    某公司62人出游,租了若干只船,这些船一共有34只浆,已知小船有两只浆,能载4人,大船4只浆,能载7个人,62人刚好全部坐满,请问小船、大船分别有多少只?

    鸡兔同笼的问题,小意思。他在草稿纸上简单的写了个公式就套出来了,这道题花的时间刚用一分钟罢了。

    1755乘以135733等于多少?

    个位数3乘以5等于15,几个答案里面只有一个答案的个位数是5,那就是选这个了,小意思的题目。

    在某些静谧的近海洋面上,会突然出现一汪深蓝色的圆形水域,从高空看,仿佛是大海的瞳孔,从莫名深处的望过来,深邃、神秘、诡异。这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蓝洞。难道真的有人会选黑洞?或者是“波塞冬的瞳孔”这样的选项?

    具有溶蚀力的水对可溶性岩石(大多为石灰岩)进行溶蚀作用等所形成的地表和地下形态的总称是什么?

    丹霞地貌、雅丹地貌,苏顾心中默念着,然后勾选了最后一个,肯定是最后一个选项了,喀斯特地貌了。

    试卷的题目的确很杂,不过他以前类似的题目做过太多,此时虽然不敢说势如破竹,但是一路顺利还是可以说的,任何一道选择题他都没有花超过一分钟,不过不如说超过了一分钟他就瞎填一个答案跳过该道题。

    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参差不齐就选c,即便是瞎填答案他也很有经验。

    尽管前面的题目是一路顺利,等到把试卷翻面苏顾终于遇到了难题。

    作为一名提督,和深海舰娘战斗不是首先要面对的问题,舰娘虽然擅长战斗,但是她们有很多不擅长的东西。越火镇守府是一座不大的镇守府,需要镇守的海域附近有一个县城、三个乡镇和十五个村子。石塘村和东河村最靠近海,村子里面的村民依靠捕鱼为生,但是附近的海域出现了深海舰娘,击败深海舰娘不是问题,但是两个村子互相仇恨,你首先帮哪一个村子都会受到另外一个村子的仇恨。你的舰娘只是一个小女孩,她对你的忠诚坚如钢铁,但是在其它方面,太多的仇恨会让她的心志不坚定,当她开始疑惑的时候就是堕入深海舰娘的第一步。这个情况下面你该如何选择避免让你的舰娘陷入疑惑之中?

    苏顾叹了一口气,思考了半天,终于在草稿上面写下这么几行字。

    谁先来镇守府报告此事就选择帮谁,镇守府的所作所为由先后影响。

    帮谁的事情交给地方政府来处理,地方政府要先支援哪里就哪里,虽然算是推卸责任,但是至少让自己的舰娘可以理直气壮地和人说,我不帮你不是因为我的关系。

    做任何事实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要有取舍。

    想来想去苏顾暂时也就是想到这么几点,姑且就从这几点下手破题了。

    不久后,苏顾开始做下一题。

    你有一枚戒指,不过你的镇守府有几名舰娘,她们相互之间仇恨,这些来自旧世界的舰娘也有对立的情况,你给谁都会伤了其他人的心,这个时候你该把戒指给谁呢?强大的俾斯麦?富有领导力的威尔士亲王?还是不容易得罪人但是弱小的拉菲号?请说出为什么?你作为提督又该处理和协调你手下舰娘的关系。

    废话,当然选一个漂亮的给戒指了,这样想着,苏顾开始落笔。

    作为一名提督,要审视内心,在镇守府里面做到不偏不倚,戒指的话根据表现……

    苏顾正在跟试题战斗着,此时考场外一个黑发的女性沿着考场的走廊走过。

    她喃喃道:“今年的新人也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