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五十二章 各自的战斗
    弗莱彻最终还是如愿了,虽然她的几个妹妹未来还是会跟着她,晚上还是会缠着她讲故事,但是让弗莱彻舒心的是她的提督至少帮她分担了一大半的火力,因为现在几个小姑娘总是跟在苏顾身边读书。

    然而弗莱彻的战斗渐渐缓了下来,但是随着距离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苏顾的战斗却没有办法停歇,此时他不得不开始再次静下心来学习。

    此时在住所房间里面的书桌上,一块上个住户留下来的大理石镇纸压着试卷,书桌边苏顾握着笔,钢笔的笔尖点在纸上随着它的主人长时间的停顿逐渐在纸上浸出一大块墨迹。不久后笔尖在纸上一划又一撇来,一秒钟后一个字出现在纸上,随着哗哗哗——的声音一大行字出现在纸上。

    苏顾一只手托着脸看着自己纸上的笔记,笔尖在纸上一点一划,不过才写完他又觉得不妥当再次划掉。这些题目实在有些麻烦得很,市场上虽然有历代试题,答案虽然有很多,但是唯独没有标准答案流出来。

    “对于大部分民众来说他们都是不理智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他们喜欢看高高在上的人跌落凡尘,不管那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一段应该划掉,应该改成他们根本没办法判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苏顾一边念着自己心中的想法一边写着,题目麻烦所以不得不打出十分精神来,不久后他将自己的总结写完,长舒了一口气。随后他扭了扭好久没有动的脖子,突然发现撒切尔站在桌子旁边,此时小女孩双手攀在桌子的边缘下巴搁在手背上正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苏顾问道:“撒切尔,你又怎么呢?”

    “提督,到说故事的时间了。”

    苏顾才想起原来答应了几个小姑娘每天说一下故事,几个小姑娘早上就从自己姐姐那里跑过来了,不过那个时候苏顾正在写试卷,这一写就是数小时的时间,中途根本没有停下来。撒切尔大概是看见自己没有空,于是不想打扰自己才一直趴在旁边,此时以为自己写完试卷才开始说话。

    苏顾转了转钢笔,随后将钢笔插进笔筒中,试卷根本没有做完,不过现在节奏已经被打断。

    “好吧,好吧,你们要听什么故事?不过我先说,我说完了你们不能缠着我,到时候听完了你们就去找你们姐姐玩。”苏顾毫不犹豫将弗莱彻给卖掉了。

    随后他将自己的试卷递给列克星敦,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现在已经开始相信后者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来了,即便是批改试卷这样的事情。

    列克星敦在阅卷,苏顾则在给几个小萝莉讲故事。

    “说起来谁再厉害,当属少林方正大师……”

    “华山掌门一刀砍在木桩上,大声喝道,孽徒……”

    “一记劈山掌,抽刀断水水更流断水流大师兄打败了敌人……”

    “好吧,故事就到这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好了,你们去找你们姐姐吧,要不然自己去玩。”

    乱七八糟的故事连苏顾自己都记不得头尾,然而小萝莉听得津津有味。不久后,苏顾把几个小萝莉打发走,然后准备听列克星敦老师的讲解。

    列克星敦纤细的手指点在试卷上,她说道:“提督你写的东西为什么都像是官方发言一样,官方发言也就算了,而且我发现你写的都是万金油的格式了,你看了你的文章,和我以前看你写的,除开小范围的修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萨拉托加看着自己姐姐手中试卷念道:“教育、医疗、建设……贯彻上级部门的要求做好切实的工作……总督府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萨拉托加一边念一边笑,随后立刻被自己姐姐瞪了一眼。

    苏顾低着头,心想,我也不想的,以前类似的题目做过太多了,现在总有些以前的习惯。

    “一般来说提督之间是平级的关系,总督也不至于厉害到哪里去……”列克星敦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一篇文章大段都是在写贯彻领导方针这种拍马屁的话,这样不行的。”

    “这些题目实在麻烦,主要的时间是太短了,也没有标准答案,况且拍领导的马屁总没有错吧。”

    “本来很多事情都没有标准答案,提督的考试是不允许标准答案的。”

    苏顾叹了一口气。

    随后列克星敦也叹了一口气,她说道:“是你自己想要以普通人的身份去参加考试的,现在就准备半途而废了?说起来你为什么有那样的想法,不然凭我和加加就能够保证你拥有自己的镇守府,我们很强的。”

    “那样的话,以前别人给我的介绍信不是废掉了……其实我只是想要看看的能力如何?”

    “矫情,有什么好证明的,就算是证明了又能怎么样?”

    “我只是在想如果没有你们我能成为提督吗?”

    “问题是你都了有了我们。”

    “那不是说如果嘛。”

    “可是我不想有如果,我可不准备离开提督的,恐怕镇守府的姐妹都没有离开的打算。”

    苏顾长叹了一口,在这一点上面完全说不通列克星敦,但是“我凭运气我凭本事吃的软饭的为什么要羞愧”这样的话完全说不出来。

    “你觉得我能够考得上吗?”

    “应该可以吧。”

    “不要用应该这样词语吧。”

    “说起来,如果你考上了的话,我们在这里还要待一段时间吧,那样的话我也要去找一份工作。加加原来的学费花掉了很多想,现在又拿不回来,真的没有钱了。我看弗莱彻都打好多份工了,我也不能每天待在家里面吧。”

    “你这样说,我就觉得不好受,稍微感觉吃软饭有些过分了。”

    随后苏顾看了看从自己姐姐手中抢过试卷边看边笑的萨拉托加,就算试卷写得很差你也不要笑得那么放肆好吧,他说道:“不过我好在有在学习,在努力,这一位才是真的无所事事。”

    萨拉托加眨了眨眼睛,说道:“姐夫,可是我明明在你看书的时候让你抱着的,也算做了一点事情吧,你还说我的身体很软。”

    苏顾看着列克星敦怀疑的眼神,连忙辩解:“瞎说,我只抱过小宅。”

    “瞎说。”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的话也慢慢多起来,毕竟以前和自己的姐夫分别实在太久了。

    列克星敦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和提督,两边都是最亲近的人,她想要两边教训一通突然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遇见的事情,她说道:“说起来,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好像看见了我们镇守府的姐妹了。”

    苏顾问道:“谁?”

    列克星敦想起那惊鸿一瞥,考虑了一下说道:“好像又不是。”

    “那到底是谁?”

    “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