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四十七章 弗莱彻不要慌
    正如苏顾当初遇到小提尔比茨而答应对方的要求成为提督振兴镇守府,他对于可爱懂事的小萝莉总是缺少抵抗力。以至于如今入秋已经好长的时间,天气渐渐地转凉,他却做出了带着小萝莉去吃冰淇淋的事情。

    冰淇淋店是两个小女孩带着他去到,那几乎是到了街角。

    “两个蛋筒。”站在点门口,苏顾向老板说着,随后他低着头问道:“你们要什么味道的?”

    “随便。”

    “我要苹果味的。”

    “那就两个苹果味的冰淇淋,嗯,一个芒果味的蛋筒。”

    不久后,他就带着两个捧着冰淇淋蛋筒的小女孩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你们来这里多久了?”

    “好长时间了。”

    “跟着谁过来的。”

    “姐姐。”

    “姐姐?弗莱彻吧。”

    “是啊,弗莱彻姐姐。”

    “那么她在哪里?”

    “她在女仆咖啡厅打工。”

    女仆咖啡厅,苏顾愣了一下,随后想到自己的舰娘,除开小提尔比茨在找自己,列克星敦做了文员,萨拉托加当了学生,唯一听起来正常的就是圣胡安在做客船的护卫,那才有一点舰娘的样子。

    “你们出来不要紧吧?”

    “我们跟着提督不要紧的。”

    “我是说,你们姐姐会不会担心你们,我们过来都没有通知你们姐姐。算了,反正也没有多长的时间。”

    随后沙利文把自己的冰淇淋吃掉了,她看着苏顾,问道:“提督,你的蛋筒好吃吗?”

    “不好吃……嗯,我带你们去吃烤肉吧?”

    “我想吃点心。”

    “点心的话?”苏顾往四周看了看,视线停留在一家还算装修精美的小店:“那去那边。”

    随后他们就坐到不远处小店外面的桌椅上面。

    “每人最多一份蛋糕一份果汁。”苏顾看着菜单随后高声喊道:“服务员。”

    随着蛋糕和果汁陆续上来,西格斯比看着苏顾空空无也的桌子,问道:“提督,你不要吗?”

    “不了,我不要了。”

    沙利文这个时候说道:“那提督就和沙利文一起吃吧。”

    苏顾对于蛋糕兴趣不大,不过可爱小萝莉的邀请不能拒绝,当他准备接受的时候,西格斯比说道:“间接亲吻哦。”

    好吧,苏顾把刚想说的话立刻咽了进去,随后想了想他说道:“这有什么好间接亲吻的,你去游泳池洗澡还能是间接拥抱吗?”

    “好了,沙利文,给我吧。”

    苏顾盯着小女孩沙利文,然后这个时候突然另外一个小女孩伸手一下拍在桌子上面,大声说道。

    “不行!”

    苏顾一愣,此时咬着饼干的西格斯比看着突然冲出来的小女孩也呆了一下。

    “撒,撒切尔。”那个金发双马尾的小女孩分明就是她的妹妹撒切尔,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她三两下把饼干吃掉,惊讶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撒切尔看着自己姐姐西格斯比,说道:“你们不是被坏人拐走了?”

    “哪里有坏人?”

    撒切尔说道:“我看见你们被一个男人带走了的,姐姐不是告诉我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撒切尔这样说着,她看了看西格斯比,随后又看见正在吃着蛋糕嘴巴鼓起来如同仓鼠一样的沙利文,最后视线落在自己姐妹们旁边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好熟悉。她抽了抽鼻子,一样高,一样的脸,虽然好久不见,但是那个男人根本就是提督嘛,把大家从冰冷的大海中捞起来带到温暖的镇守府的提督。顿时她的肩膀耷拉下来,眼泪就要出来了。

    “撒切尔?”此时苏顾疑惑问了一句,然后站起来面对周围人的怀疑的视线连连解释:“我们认识,我们认识,都是我妹妹,哪里有人贩子会带着被拐卖的小孩子还这样的店的。”

    撒切尔看了看自己的姐妹们又看了看提督最后看了看桌子上面的点心和果汁,眼眶噙出泪水:“你们,提督……”

    西格斯比显然很有对付自己妹妹的本事,她连忙从桌子上面取出一块蛋糕递给撒切尔:“来,撒切尔,蛋糕。”

    “哦。”

    撒切尔接过蛋糕,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止住了,只是肩膀还是一抽一抽的。

    “呜呜。”

    苏顾看了一眼由哭转笑的撒切尔,心想,这哪里是撒切尔,根本就是小狗,现在正吃着点心还摇着尾巴。

    而当苏顾带着几个小萝莉正在吃着点心的时候,此时在街道的另外一边,一个短发的少女焦急地站在路边。

    “怎么办?怎么办?已经好久,还是没有回来。”

    “会不会是开玩笑的?我却在这里傻等着。”

    “不对不对,那孩子平时都很乖的,不会开这种玩笑。”

    “那要先去报警,不行不行,报警的话会撕票的吧。”

    她在路边的两个香樟树之间来来回回走了好多次,好多次下定了决心又觉得可能不对劲,到最后她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通知她的姐姐。

    而此时在一个更衣室里面,少女弗莱彻正穿着女仆装,她有着金色的短发,有着以她相貌的年纪来说犯规的胸部,若是不认识的人来看大概以为是哪里的学生,但是认识的人却知道,虽然看起来年轻,现在是照顾着几个妹妹的成熟大姐姐。一开始成为女仆咖啡厅的店员弗莱彻是不想的,因为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有些羞耻,可是为了妹妹她是什么事情都舍得做的。此时她戴着镶着花边的发卡,穿着米色衬衣和长长的黑裙子,然后在身前还围着有黑白格子的围裙。穿好衣服,她又背着手将腰后的腰带拉得更紧一些,再慢慢地穿上白色及膝丝袜,随后穿上黑色小皮鞋。

    踏踏——

    她在地上踩了几下以便让鞋子更合脚。

    “快点,快点,已经开店了,把盘子拿给我,我要出去了。”

    这是一家女仆咖啡厅,只有川秀这样开明没有任何保守势力存在的城市才有的女仆咖啡厅,而在这条小街上面,唯有前街的猫咪咖啡店才有一战之力。弗莱彻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好长的时间,现在也由最初的生涩变成了得心应手,如今她还是这家店的镇店之宝。

    不久后,弗莱彻端着盘子走到大厅里面。

    “欢迎回来,主人大人,请问你今天需要什么?”

    亲切的笑容出现在脸上,弗莱彻轻声说着随后一个鞠躬,那几乎裂衣而出的胸部晃了晃,只是这么一下就几乎让那位第一次光顾女仆咖啡厅的年轻男人满脸羞红。

    “那个?蓝山……拿铁……摩卡……我也……我也不知道……那个,店里面有什么特色的给我上一份吧。嗯……有什么推荐的吗?”

    “那就一份卡布奇诺,一份提拉米苏和芝士蛋糕怎么呢?这些都是店里面有特色的。”

    年轻客人微微低着头,他一边翻阅着菜单一边偷瞄着也没有太注意女仆服务员的话,反正都不贵啦,无所谓了。

    搞定一个客人,这样想着弗莱彻准备到吧台下单。就在这个时候,咖啡店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少女飞一般的跑进来。

    弗莱彻看着飞奔跑进来的人,她有些不满地说道:“你怎么才来,这一个月都迟到好几次了,到时候要扣工资的话别怪我没有和老板说情,你做得真是太过分了。”

    说知道那少女完全没有在意她的话,气喘吁吁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我看见你的妹妹被人拐走了。”

    哐——

    弗莱彻手上的盘子摔到地面上,接着陶瓷的碎片四溅开来,周围顿时发出一声惊呼,而弗莱彻的脸上此时已经面无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