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十五章 找到了
    列克星敦住的楼是早些年砌起来的,四层高的建筑颇有些像是苏顾记忆中小时候家乡的供销社。楼外面的院子有一颗很高大玉兰树,有着茂盛的树冠,早晨的阳光穿过树隙在地面留下点点光斑。此时苏顾坐在玉兰树下面一张椅子上,他的身前围着白布,一张破旧汽车镜片摆在他前面的矮围墙上面。

    “你真的会剪头发吗?不然还是让人家师傅来吧。”

    “不信任我吗?我的手艺很厉害的,妹妹的头发一直都是我帮忙打理的。”

    苏顾一直以来剪的都是短发,而上一次剪发的时间以前是很早以前了,早上列克星敦为他打理衣装的时候就提到了他的头发,他也决定趁着这个时间将头发剪短。原本他是准备将自己的头发交给在街道边给人理发好多年的老师傅来剪的,然而到最后列克星敦接过了老师傅手中的推剪,只是当列克星敦纤细的手指揉着自己头皮的时候,苏顾突然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你妹妹是长头发,我的头发和她不一样,我先说,只需要打薄剪短就可以了,不然就理一个平头。”

    “放心放心,我可是十项全能的。”列克星敦说着,随后她的手抚摸到苏顾的下巴,短短的胡茬刺着她的手指,说道:“胡子也很长了,一起刮掉吧。”

    不久后苏顾从递到自己面前的镜子里面发现了自己锉锉的发型,纵然列克星敦给人的印象是完美的太太,而本人对于自己手艺也相当自信,这个秋天,苏顾依然收获了一个锉锉的发型,很显然纵然是众人眼中完美的列克星敦也有不擅长的地方。

    列克星敦看着在镜子面前用手摸着头的苏顾,说道:“很丑吗?”

    “差不多吧。”苏顾实在不好给一个肯定的回答。

    “如果再有几次机会手艺就会好起来的。”

    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理发师傅说话了,他说道:“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能有这种水平不错了,以后会很厉害的。”

    列克星敦有些高兴,她说道:“承你吉言了……还有,用了你的工具,给你钱。”

    昨天列克星敦已经从公司里面辞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她的妹妹萨拉托加,后者被自己的姐姐送到了学校读书。虽然列克星敦同样知识丰富,但是比起系统性地学习各个方面知识还是要送到学校里面更好,一个人的知识永远比不上一群人。说到底她也觉得萨拉托加不能太依靠自己这个姐姐,她也需要自己成长需要到学校交到属于自己的朋友。

    萨拉托加就读的学校是旁边的县城,无论列克星敦还是苏顾都没有汽车,城市公交或者是班车在这个世界这个年代还没有出现,对于马车苏顾兴致缺缺,好在县城离得市区并不远,大家最后决定走路过去。早上在路边理了发,顺势吃过早点,走上寻找萨拉托加的路的时候已经到了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去往县城的马路已经修好,毕竟这里的科技文明接近二战时期,即便是桂城这样的小城市,建筑和人文风情比起苏顾所了解的民国时期电视剧里面的大城市也不差。

    走在去往县城的路上,苏顾说道:“市里面的学校不能去,县里面的学校就没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把钱给够就可以了。不像是市里面那个主任太恶心,光给钱不够还想要其它的东西,所以我打了他一顿。”

    “她读几年级?”

    “三年级了,萨拉托加在学校里面的名字叫做沈佳,不过她成绩不太好,可能很难读得上大学。”

    苏顾安慰道:“读书就是为了找工作,她既然是舰娘,工作不用愁的。”

    列克星敦说道:“不过现在提督来了,她读大学也没有什么必要了,而且提督也可以教她很多东西吧。”

    “可能很难,我学的是工科方面了,现在毕业后很多东西都不太清楚了,在这里很多知识也完全用不上。”

    列克星敦甜甜地笑起来,她伸出一根手指点点苏顾的胸口,说道:“那就让她学做人妻好了,谁叫我们跟了一个贪心的提督。”

    苏顾立刻落败下来,姐妹花很棒,但是要自己说出两个都应该属于自己,他还没有那么厚颜无耻,说到底成为大家的提督,他不是依靠自己的能力而是上天的恩赐,当然上天赐不敢辞。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县城中学里面,金发少女沈佳照例低着头,不过此时她不是站在走廊上而是站在办公室里面。这是一间十平方的办公室,四周的墙壁上面挂着名人名言。窗口边还摆着刷着黑漆的陈旧办公桌,在上面放着一大摞试卷、一支钢笔和装着茶水的搪瓷杯,而作为沈佳的班主任的老教师扶着鼻梁上面的眼镜正在大发雷霆。

    “沈佳,才教训了你一顿,这还没有一天的时间,你怎么又把陈旭给打了?”

    “他非礼我。”

    “他非礼你,为什么他反而被打得双手骨折,肋骨也断了几根?”

    “他打不过我。”

    “他非礼你你就能打他吗?”

    沈佳歪着头露出疑惑的表情,说道:“当然啦,不然我要给他非礼才行吗?”

    老教师才张嘴立刻就被噎住了,她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于是解释道:“不是说让你给他非礼,我是说你可以跑或者是大喊求救,你打他是用了铁棍还是木棍,没有必要下那么大的狠手吧。”

    老教师刚说完,突然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如果已经动手动脚了,被打断手打断脚也不过是活该罢了。”

    谁在说话?这样想着老教师大怒向着话传过来的方向看过去,她自己的学生走在最前面看起来像是带路的,在自己学生后面是一个高挑的漂亮女性,看起来和沈佳有着八九分相似,唯一不相似的地方也就剩下年龄了。在最后面的是抱着一个粉发小女孩的男人,显然刚刚的男声就是这个男人发出来的了。

    “你们是谁?”

    随后老教师就听到自己身边沈佳一脸震惊地小声说道:“姐姐、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