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十二章 温柔贤淑列克星敦
    苏顾打量着列克星敦装修简约的住所。

    而在他的对面,列克星敦断断续续地说着:“我一直在街上找你们,还在想你们会走到哪里去?没有想到你们就在路边吃东西,明明我都那么着急了,你们居然还有那样的心情在路边吃饭。说起来那家店我也去过,不过街道口的那一家味道更好一些。一直找不到你们,我还在想如果找不到你的话,即便被人知道舰娘的身份就算是在城市里面也要放出舰载机。”

    “城里面当然不能随便把舰载机放出来,桂城这里是内陆还好,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舰娘的。如果在沿海的城市,舰载机在天空盘旋的话,城市里面就要拉响防空警报了,那就很容易演变成事故的。”

    “什么啊,那个老婆婆什么都不懂的,我和她都不熟,她不过是随便猜测罢了。提督也真是的,都不亲自问一下,所以说误会都是这样产生的。这种事情不证实一下就能随便下定论的吗?”

    “你说的那个男人估计是我的老板吧,很难缠的家伙,一直在追求我,所以提醒提督你一定要对我好哦,因为我也是很多人追求的。他说的事情啊,完全就是他瞎说的,除开工作上面的事情我甚至没有和他说过多少话。”

    “他啊,说起来就像是南达科他号一样。你那个时候离开镇守府,因为镇守府的东西都没有带走,你留下来的戒指被大家分掉了,留作纪念。唯独南达科他号,她拿了一枚戒指然后就到处说是你给她的,但是我知道你根本没有给过她,那个小胖子。所以说啊,这种重要的事情不能随便听人说一下就相信了,如果不懂的人可能会轻信的,像是拉菲号她们就信了南达科他说的。”

    “我结婚的对象不是提督你吗?是你把戒指交给我的,如果再结婚的话那不就是重婚了,不过说起来提督你就是重婚了啊。

    “我离开的时候镇守府的秘书舰是德意志号呢,大家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让德意志号成为秘书舰,那孩子虽然很努力但是资质真的不够。她自从来到镇守府后一直连出击的机会都没有,但是某一天却突然成为了秘书舰。”

    “你在的时候大家不敢多说什么,你离开之后就真的不行,不是说大家欺负她。镇守府很多的事情她管不来,偶尔出现的矛盾也压不住,也没办法管束那些战功卓越的舰娘,像是威尔士亲王这样。到后来,秘书舰她也不干了,干脆学着声望和反击做起家政女仆的事情。你在的时候秘书舰也是一直在换,大家以为你是为了锻炼大家,其实根本不是吧。和别的镇守府不同,我们镇守府的秘书舰都变成了吉祥物了,你一离开就乱套了。”

    “我还帮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沈芸。”

    听了列克星敦说了那么多,苏顾想起来,德意志号是小小的战列巡洋舰,比起别的战列巡洋舰无论是在个头上面还是战斗力上面都差了很多,一直以来不过是被他当做图鉴船罢了,后来出了小女仆换装才想起来有这样一个舰娘。把她作为秘书舰仅仅是为了提升好感度罢了,但是到最后女仆装才买了就差不多丢下游戏了,没有想到最后反而变成了小女仆。

    苏顾以他的角度感受不到镇守府的艰辛,不过听了列克星敦说那么多,他叹息了一口气,说道:“辛苦大家了。”

    他说完这样的话突然感受到被列克星敦从身后抱住,温柔的触感从后背传过来,随后再次感受到列克星敦的下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面。

    “为了提督的话有什么好辛苦的。”列克星敦说完这一些她轻轻地松开苏顾,随后走进厨房。

    不久后从厨房走出来的列克星敦端出一个果盘,果盘里面是削掉皮切成小块的苹果,牙签则整齐地放在果盘里面。她说道:“提督来了,就不会走了吧,吃一点水果吧,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的。”

    “提督,我要吃。”这个时候小提尔比茨说完就要伸手出去拿,不过她的小手还在空中被苏顾拍了一下立刻缩了回去,她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提督。

    “先洗手,你看看你的手脏成什么样子?就算不洗手至少要用旁边的牙签戳起来吃。”

    随后小提尔比茨有着闷闷不乐地走到厨房。

    另一边苏顾不经意间侧过头,他看见列克星敦坐在桌边手臂的关节支撑在桌面,手掌则托着侧脸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苏顾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

    “没有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们以后的孩子你也会这样教的吧,会教得很好的。”

    面对列克星敦这样的回答,苏顾完全不敢回话。

    “说起来提督怎么找我这里来的?”

    “小宅知道你在这边,不过具体的地址是圣胡安给我们的,我们在来桂城的船上遇见了她,她现在是那艘船的护卫。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所以不能跟我们一起过来,她说等我们到时候需要的话去叫她就好了。”

    “提督去镇守府看过了吗?”

    “镇守府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所以在想重建镇守府。不过重建镇守府的事情我什么都不懂,小宅说你对这些事情很清楚,所以我们就找过了来了。我想也是这样,如果说最适合秘书舰的应该是你吧,在当初在镇守府很早的时候你就来了。一路来镇守府的成长,一路来大大小小的战斗你都有参加,所有的攻坚战都需要你的参加,我也想你对镇守府这样事情是最清楚的。”

    如果按照自己当初游戏时候的轨迹来说,列克星敦来得最早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主力舰队,而按照游戏当中的对话,列克星敦对港区镇守府的管理也是最多最擅长的。

    列克星敦双手托着脸看着苏顾,随后叹息道:“唉,提督找我是为了镇守府的关系啊,我还以为是想我呢?”

    这样的对话苏顾稍微有些不擅长,不同于列克星敦对自己的感觉,自己对于对方实在没有一点感情的基础。

    “听到列克星敦姐姐结婚了,提督看起来很伤心。”

    他不擅长说什么事情,但是小提尔比茨很快就把他给卖掉了,毕竟他原本那么期待最后发生那样的事情当然很不爽。

    列克星敦立刻笑起来,她宠溺地摸了摸小提尔比茨的头,说道:“是吗?是吗?”

    随意说了一些话,不久后苏顾看着窗外的夜色站起来,说道:“天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他低头目视着小提尔比茨,说道:“那么我们先走了。”

    列克星敦听到苏顾的话,随后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问道:“为什么要走?”

    “天很晚了,我们也要到附近找一家旅馆,早上的时候直接过来了也没有想要租房,而租房太晚的话怕没有房间了。”

    “难道是嫌弃我这里太差了一些?”

    “没有那个意思,你这里只是一室一厅的房子吧,房间不够吧。”

    “三个人一起睡就可以了……难道说提督只是想要提醒我,不应该叫你提督,因为提督不能随便和舰娘睡在一起。既然都给了戒指,不应该叫提督应该叫老公,叫老公的话就可以随便在一起睡了。”

    列克星敦端坐在椅子上面抚摸着自己左手上的戒指,她微笑着甜甜叫道:“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