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十章 列克星敦快追
    “我说过我结婚了,别来烦我了好吗?”

    昏暗的楼道,穿着西装的男人对于女性厌烦的声音不置可否,他望着楼道里刷绿漆的木门问道:“既然都到了这里,不邀请我进去一下吗?”

    对于这个即便提醒过好多次依然执意跟着自己的男人,叫做沈芸也叫做列克星敦的女性站在自己住所的门前完全没有拿出钥匙的打算,她说道:“但是我可不会邀请恶客上门的打算。”

    “什么啊,居然叫人恶客,我会很好的带礼物来的……好吧,不进去就不进去。那么,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在江南酒家定了一桌新鲜的海鲜。”

    列克星敦将散乱下来的长发别到耳后,她背靠着墙刻意避开自己面前的男人,说道:“我说过我结婚了,如果和别的男人去吃饭我老公会很生气的。而且,老板啊,我记得下午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吧。不是说有别的公司的人过来参观的吗?那会是一笔大合同吧。而现在你在这里纠缠着一个有夫之妇大概是准备做一些什么?”

    列克星敦有些无奈,有的时候真的希望面前这个男人是一个恶劣的人,比说说喜欢对女人动手动脚之类的,如果是那样的人自己会毫不客气地教训对方一顿。然而面前这个男人,在公司里面一直以来受到很多人的好评,即便是追求自己也从来没有做什么过分的动作,如果就是因为这样就把人痛打一顿不好吧。只是随后她一想,纠缠一个结过婚的有夫之妇,不管有没有什么恶劣的动作,那样的行为就已经很恶劣了吧。

    列克星敦想到这里准备挽起袖子动手了。

    然而穿着西服的男人完全没有气馁,他说道“如果离过婚就不是有夫之妇了吧。”他已经调查过很久了,对方一直以来都没有和任何男人接触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列克星敦抚着额头,心里有着不情愿,你才离婚了啊,然而她终究不擅长说什么粗话,无奈说道:“有的,而且我和我老公感情很好,也根本没有离过婚。”

    “我打听过了,你这里从来就没有男人来过吧,要不然就是没有结婚要不然就是结婚也已经离婚了。”

    “老公没有跟我在一起是有一些特殊原因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好吧好吧,就算是你结婚了,也可以离的吧。”

    列克星敦蹙起眉头,以前自己老板喜欢找自己搭话,自己碍于情面总要回答一些,不过毕竟对方以前还从来没有说过那么过分的话,她说道:“我没有一点离婚的想法,所以如果你一直这么缠着我的话,我会打人的啦,真的打的。”

    看着对方已经生气了,男人连忙做投降状,毕竟做什么事情都急不来的。

    “好好,我的错,我走了。”

    总算是把难缠的人赶走了,列克星敦到现在辞职的心思越发的重了起来,她手伸进手袋里面寻找着钥匙,这个时候在她对面的住户的门突然打开。

    打开门的是一个老婆婆,列克星敦和对方有过接触,但是没有太深的交流,城市里面的人即便是邻居也总是陌生的,她这样算是好了。

    老婆婆问道:“你有和你的老公生气了?”

    “那不是我的老公。”

    “他和我说他是。”

    列克星敦叹了一口气说道:“他瞎说的,骗你的。”

    “这样啊,中午的时候有人来找你,我跟他说你结婚了,于是他有些失落的走了。他问我你的老公是谁,我就说是刚刚的人,原来不是啊。”

    列克星敦没有什么在意,大概是什么陌生人吧,毕竟自己从来没有男性的朋友。

    她从手袋里面摸出钥匙准备开门,钥匙才插进锁孔,在她对面的老婆婆又絮絮叨叨地说道:“那个人说是你的朋友,他还带着一个小女孩。”

    带着小女孩?列克星敦几乎可能肯定是自己原来公司的老板,对方还真是有一些锲而不舍的精神。

    她轻声说道:“我没有什么带着孩子的男性朋友,也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老婆婆对那个男人没有什么印象,不过对于那个男人带的小女孩倒是印象很深,她说道:“那就好,不过他带的那个小女孩倒是很可爱。那个小女孩剪着短发,不过头发居然是粉色的,我听见那个人叫小女孩小宅,挺奇怪的名字。”

    列克星敦听到老婆婆的话转动着钥匙的手停了下来。

    有着粉色短发叫做小宅的小女孩给她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当初镇守府的小提尔比茨也就是叫做小宅,听说后来没有跟着俾斯麦她们一起走,决定要一个人去寻找提督,也不知道现在这么样了。

    那么是她带着一个男人来找自己,那么那个男人是提督?她找到了提督?有些荒唐,明明当初镇守府找了提督好久的时间一点影子都没有,而且身为舰娘却一点自己提督的信息都感受不到,对于当初镇守府的人来说,提督不仅可以说是失踪了,对于很多人来说甚至给她们一种提督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感觉,因为找不到一点提督的痕迹。

    列克星敦身材高挑,她抱着怀疑的态度抬起手放到自己头顶,朝着老婆婆示意,问道:“那个男人是不是这么高。”

    “差不多吧。”

    “那么眼睛是不是挺小,笑起来的话眼睛会眯起来。”

    “好像是吧。”

    列克星敦纤细的手指指在自己的脸上,那个男人完全和自己提督对得上,于是她急匆匆地问道:“这里是不是有一道小伤口,不过很小几乎看不清楚,还有这里的眉毛是不是很淡。”

    老婆婆不知道面前这个温柔的太太突然语气变得急躁起来,原本那个男人并没有给她多深的印象,仅有的印象无非是带着一个可爱的孩子,说话的语气不急不慢这些,她说道:“不清楚,没注意看。”

    “那么这里呢?这里呢?颈子这里是不是有一道伤疤,手腕这里也有一道伤疤。”

    “没注意。”

    “嗯,那么……那么那个小女孩呢?粉色的短发是不是刚刚到肩膀,有没有带着粉色的耳机,而且她这么高一点吧。对了对了,她有没有带着一个玩偶,那个玩偶是不是长着猫耳穿着军装,是被她叫做喵姐姐的玩偶。”

    “差不多,就那么一点高,抱着一个玩偶,不过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没注意。”

    “你怎么什么都没有注意啊!”

    老婆婆第一次见到在自己对面屋子居住的那个看起来温婉的女性抱怨,自己本来没有错,还是好心好意地提醒对方,没有得到感激却得到了抱怨,然而第一次她没有感到生气。她看着自己面前焦急地问着自己刚刚看见的情况的女性,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是下一秒,列克星敦就为自己刚刚的话表示歉意,说道:“抱歉,我语气有些急。”

    不过开什么玩笑,提督来找自己但是却听说自己已经嫁人了,嫁的是别人,然后失落的离开。提督脑袋秀逗了吗?和自己结婚的给自己戒指的人难道不是他吗?然而不管如何恼怒,如果被自己提督误会自己另外嫁人了导致提督的离开,列克星敦觉得干脆让人死了吧。

    老婆婆有些疑惑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可能是我的老公吧。”

    接下来对方的行动,几乎让老婆婆目瞪口呆。那个一直以来给人和蔼温婉感觉的女性,即便搭话也总是得到微笑回答的太太,知性而美丽的夫人,此时她毫无形象又毫无畏惧地直接从楼道上跳了下去,楼道的窗户离地面可有三层楼高。

    ps:有书友问,以后有没有ntr剧情出现,我想这真是奇怪的问题,自家姑娘怎么可能给别人碰!咱纯爱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