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二十九章 戒指的意义
    “她结婚了?”

    苏顾一直以来想着如果遇见列克星敦会出现什么情况,然而绝对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列克星敦在过去苏顾接触的游戏中就被人叫做太太,能够无数人叫做是太太,那是因为立绘和对话给人漂亮、知性和温婉感觉,而把这一切都总结起来列克星敦就是做太太的完美人选,也就得了这么一个绰号。

    然而不仅仅是在游戏中,在过去列克星敦号在海军中就一直有着“列夫人”的绰号。而在历史中,列克星敦好曾经为了因为干旱导致水力发电中断的塔科马市的居民供电。或许也就是因为有过这样的行为,在广大水兵的印象中列克星敦一直都是一个温婉优雅又善解人意的太太形象。在不知道多少年后,那因为记忆和思念从钢铁中被唤醒的女性几乎完美地贴合过去无数人的想法,她成为了一个完美的太太。

    苏顾记得自己当初第一个婚的就是列克星敦,他毫不怀疑自己的想法,当初第一个婚列克星敦只不过是因为只要给了对方一枚戒指就能够得到一套婚纱。然后到后来,列克星敦陪伴了他无数的游戏时间,从最初最困难的时候到自己为了工作和备考弃坑,列克星敦陪伴自己的时间是最长的,即便到最后港区人才济济之时列克星敦依然有着自己的位置,那个时候才真正认可对方完全配得上太太这个名号。

    列克星敦结婚了,对象不是我。

    然而不管苏顾如何疑惑,老婆婆露出一副怀疑和不信任的表情,问道:“你是她什么人?”

    “算是朋友吧,放心吧,我不是坏人。你看吧,哪有坏人会带着孩子来的。”这样说着,苏顾伸手拍在小提尔比茨的头上,后者眨了眨眼睛立刻就击溃了老婆婆的防线,老人对可爱孩子的防御总是非常低的。

    苏顾不是容易激动的人,他冷静问道:“那么她的老公是谁呢?你有见过吗?”

    她原本只是把门打开一条缝,此时见没事把门打开半边,因为说话的男人看起来是一个很和气的人。

    老婆婆的老伴走得早,女儿嫁出去之后难得会带自己孙女来看自己,她一个人无聊,此时难得有人陪她说话。她穿着拖鞋一只手扶着门,她举起手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做了一个想象的动作,随后说道:“她平时很少出门,也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家。不过那一天我刚拖完地,想要给地板干得快一些就开着门。我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走上来。那个男人提着一袋东西捧着一束花,不过他还没有进门就被赶出来。我就跟那个人说,‘你看吧,你总回不来,现在你老婆生你的气了’,然后他就笑着点头还把那原来提着的那袋东西送给我,和我说‘是啊,被我老婆赶出来,她结婚了的,如果你以后看到什么男人来找她,你就和那个男人说,她结婚了,你没希望了’。”

    老婆婆一副叮嘱的语气,生怕人怀疑她,她说道:“真的结婚了,她的手上戴着戒指,我还在她的阳台上看见了一套婚纱。我还问过她,她说她结婚了。”

    “我看见她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戴着戒指,戒指上面的钻石很大很亮,我听我女儿说的,左手无名指上面戴着戒指就是结婚了的意思。”

    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代表结婚,苏顾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为什么总感觉一副好假的样子。

    不久后,聊了一段时间,苏顾带着小提尔比茨准备离开。

    “好了,小宅我们走吧。”

    小提尔比茨仰着头说道:“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列克星敦姐姐啊。”

    “不用找了,晚点再来,反正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小提尔比茨看着自己提督脸上的失落表情很体贴的没有多问,虽然列克星敦姐姐很温柔,但是提督才是最棒的,尤其在和提督相遇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后,提督比起喵姐姐都更疼爱自己。如果惹得提督生气了,就算是列克星敦姐姐也不能放过,她小小的脑袋里面想了好久不过最终还没有想到该如何惩罚让提督生气的列克星敦姐姐。

    不过才下了楼她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在楼道的窗口照进来的阳光下面伸出手,小手在光中张开,问道:“呐呐,提督,为什么无名指上面戴着戒指就是结婚了?”

    “许多人认为左手无名指的血管是直接通向心脏的,而在通往心最近的手指上面戴着象征爱情的钻戒会让人感觉爱情离心更近。也有人把钻戒串在项链上,那样不仅离心脏更近了,你心爱的钻戒还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你心跳的感觉。听说夜有信奉教派的人认为,在婚礼仪式上,当牧师拿着圣经接触新人的左手,并说奉圣父、圣子、圣灵之名。然后戒指应该落在左手的第四个手指上,因此人们结婚钻戒应戴在左手无名指上。这样的戴法其象征意义是明显的,大家相信结婚钻戒是婚姻的神圣纽带,是爱居住的地方。”

    苏顾伸出手点了点小提尔比茨的手指,在小提尔比茨转过来看向自己的时候握成拳头的手上一根根手指依次伸出来,他说道:“左手,食指的意思是想要结婚但是没有结婚,中指表示想要恋爱,无名指就是表示结婚了,小指就是表示单身。”

    小提尔比茨在晨光中踮起脚,问道:“那么大拇指呢?”

    “大拇指上面戴的应该是扳指,当是变成大佬大老板就可以在大拇指上面带扳指了。”

    “那提督你能戴吗?”

    “能戴也不戴,很俗。”

    “那你能给我戒指吗?”

    那当然可以了,虽然很想这么说,最后他还是说道:“你还小。”

    小提尔比茨仰着头看着自己提督问道:“那么我们现在去哪里?”

    苏顾提着原本准备好的礼物此时走下楼,他沐浴着阳光听着街道边汽车鸣笛声,压抑的心情舒缓了好多,他说道:“那就去逛公园吧。”

    “还来吗?”

    “再说吧。说起来,小宅,你有感受过绝望吗?”

    小提尔比茨有些懵懂地歪着头看着自己的提督,随后,砰——,她一下撞到了电线杆。

    另一边,此时两个人走上楼道,其中的女性有些厌烦地靠在门前,她的声音有些无奈又有些抓狂。

    “我说过我结婚了,别来烦我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