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二十八章 找上门
    小提尔比茨捧着脸听得一副津津有味的表情,另一边苏顾手指敲着桌面,一边敲一边说:“说时迟那时快,鸭子先生就是一记大慈大悲掌,而丑小鸭原本为了闪躲鸭子君的旋风腿飞在空中,此时没处借力闪避不得。只是他心思如电,一记葵花点穴手点在鸭子先生的掌心。根据压强公式,压力不变,受力面积越小压强就越大,这一记葵花点穴手恰好克制鸭子先生的大慈大悲掌。然而早已是大宗师的鸭子先生又哪里是易与之辈,他变掌为拳,一记降龙罗汉拳迎上去……”

    “鸭子妈妈一共五个孩子,丑小鸭排行第五,在他前面一共有四个哥哥姐姐。其中老大鸭子先生,武功已经臻入化境,掌法和拳法无不登峰造极。而鸭子女士是二姐,她最擅长谋划,外号就叫小诸葛。鸭子小姐是三姐,最擅长易容伪装和欺诈。鸭子君就是四哥了,他擅长腿法,他的成名武功就是佛山无影脚。丑小鸭年岁最小最得鸭妈妈宠爱,然而却最不得鸭爸爸喜欢,而她几个哥哥姐姐也没有一个喜欢他的,因为丑小鸭和他的哥哥姐姐相貌完全不相似……”

    “说到丑小鸭的出生,这又牵扯到一段鸭妈妈不愿意提起的秘辛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鸭妈妈被朝廷鹰犬锦衣卫指挥使猎犬老大打成重伤巧遇天鹅大叔的事情……”

    “原因来天鹅大叔是明教教主,丑小鸭是他的孩子,鸭妈妈为了保护天鹅大叔的孩子不惜说丑小鸭是自己的孩子,她不惜承担鸭爸爸的误会,只为了给这个世界一个希望……”

    他们刚到桂城的时候才是凌晨,这个时候天刚蒙蒙亮。此时他们坐在车站口的小店点了两份早点一边吃一边消磨时间,而在吃早点的时候苏顾在小提尔比茨的撒娇下彻底败下阵来,作为胜者的奖励他要给小提尔比茨讲故事。小提尔比茨已经过了喜欢听童话故事的年纪了,没有办法苏顾只能给她说魔改版的丑小鸭的故事。

    “到最后丑小鸭成为一代天鹅大宗师,甚至已经触摸到以武入道的地步,他逃出天牢也就是篱笆的时候偶遇并在他成长的一路上给予他帮助的天鹅妹妹成为了他的妻子,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而反抗朝廷的暴虐统治的故事还要从他们的孩子说起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哲理,是金子总会反光,是石头永远都不会发光,只有丑小鸭才能变成天鹅,而鸭子永远都是鸭子。”

    说完故事,不久后等到天亮了苏顾就开始了带着小提尔比茨寻找列克星敦的旅程,才走出火车站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说道:“如果贸然上门的话最好准备礼物吧,两手空空是不是显得不礼貌。小宅你喜欢吃什么东西?”

    小提尔比茨还想着刚才的故事,她一下子跟不上自己提督的思维,刚刚才说到要送礼物的,为什么一下子就问自己喜欢什么?她疑惑问道:“不是说送礼物的吗?”

    苏顾的视线沿着周围的建筑转动,一家有些年代的米粉店,一家卖着日用品和五金的杂货店,一个小卖部,装着劣质玻璃和推门的木柜用纸箱摆放着各种饼干。街道前面还有一排水果店,水果店是用厚厚的布围起来像是帐篷一样的。他的视线望向铁路的另一侧,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菜市,尽是菜农、顾客、肉贩、烂菜叶、满地的污水和喧闹的人声。突然间街道旁边的铁道传来哐当哐当的声音,铁道警报开始鸣响将路边的护栏放下来,看来又有火车要到站了。

    “是啊,送礼物,但是你知道列克星敦喜欢什么东西?”

    “不知道。”

    “那不就好了,买我们喜欢的东西就够了,如果到时候她不收的话,我们可以自己吃,如果到时候她加入我们的队伍,礼物我们还是可以自己吃。”

    小提尔比茨看着自己的提督一阵感慨,好糟糕的提督的啊,不过才一秒钟她就兴奋了起来,连忙说道:“那我要饼干和鸡腿吧。”

    苏顾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送鸡腿就不好吧,要一袋饼干吧,还要买一箱苹果,要果肉比较粉的,我喜欢吃粉的,脆的不好吃。”

    不久后,买好了礼物他从口袋里面取出一张小纸条,那是圣胡安给的列克星敦的地址。

    他们一起走过一条街,随后苏顾带着小提尔比茨走上一条小路,清晨的阳光照在小路的半边墙壁上面,此时墙壁上用油漆刷着的大字已经看不清楚了,墙壁底下有个扔着些旧报纸和塑料袋这类的垃圾堆成的小小垃圾堆,一个撮箕里面放着烧过后褐色的蜂窝煤,这里已经是城中村了。

    一直走到小路的尽头,前面被一道高大的围墙挡住,明黄色的琉璃瓦装饰的墙壁下面停着一架老旧的自行车,漆黑的车身已经掉了好多漆,这已经是很老很旧的车了。他看见车的旁边有一条深邃的过道。顺着过道深入,过道很矮但是也并不显得黑,过道的瓦片仅仅遮住了半边天空,另一边依然能透过光来,像是他记忆中家乡乡下的建筑一样,不过现在那里已经被重新粉刷了一遍,所以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过道的墙壁已经很旧,相隔十几步的距离就能看到刷着绿油漆类似于田字格的窗户和装着扣皮挂着小锁的木门。一直走到过道的尽头,在这里有一道铁门,铁门将过道封得严严实实,门上的铁栓上挂着大锁但是没有锁上。他伸手取下大锁拉开铁栓,拉动铁门,铁门转轴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门外豁然开朗,那是一条街道,而这条过道是将小巷和街道连接起来的。

    而在这边的街道变得热闹起来,有一颗高大的槐树,槐树下面摆放着凳子,凳子前面的墙壁挂着一面镜子,这就是这里的理发店。简陋的理发店旁边的树下围着一圈人,那是些下象棋的人,此时棋局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而且他们还往往比下棋的人还要激动。

    列克星敦的地址就是这里,苏顾看着身边建筑抬起头,说道:“为什么住到这里的地方,不过环境看起来不错,绿化做得很好。”

    他们沿着老旧的楼道走上三层楼,抬头对照手中纸条上面的地址和门牌是否对得上,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敲了敲门。

    然而不久后门没开,同一层另外一户人家却突然开了门,从门里面探出一个老婆婆。

    老婆婆一脸气愤说道:“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老来骚扰人家,人家太太已经结婚了。”

    列克星敦已经结婚了?你家的姑娘成为了别人的老婆,苏顾完全呆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