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二十一章 为这个世界祝福
    这是在县城下午的码头,在夕阳下苏顾看着一名成熟美丽的金发的女性推着轮椅,轮椅上面是穿着白色常服的中年人,一路上都有人在和他打招呼。

    此时站在苏顾旁边的鱼瑾说道:“那也是提督,不过在后来受了伤后就卸任了。”

    苏顾说道:“受伤了就休息了吗?我是说就算是受了伤也没有必要到卸任的地步吧……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坐轮椅的话说明他走不了了,这样程度的受伤,不管是卸任也好退休也好都是理所应当的。他看起来年纪并不是很大,虽然受伤了,但是就这样卸任了真的甘心吗?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是不甘心的。”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陪伴他的舰娘几乎都沉没了。在一次大战中,深海舰娘来势汹汹,按理来说应该撤退的。不过在他身后就是县城了,如果撤退了的话整座城市都将陷入火海中。他一直死战不退,最后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终于击溃了深海舰娘,他的伤也就是在那一场战斗中造成的,在那一场战斗后他也就卸任了,我的镇守府前任提督就是他了。”

    苏顾看着对方在夕阳下面的剪影,轻声说道:“英雄。”

    “有什么好说英雄的,不过是一个混蛋罢了。”这次说话的是跟在一边的陆奥。

    陆奥越过码头眺望着远方,说道:“本来大家都有机会走的,但是他认为他走了的话县城会受到攻击,提督不走舰娘怎么会走?战斗打得很艰苦,到最后虽然勉强胜利了,最后存活下来的舰娘只剩下一个。他作为提督也是男人,心中有着很多的东西,正义、荣耀或者是尊严,为了这些东西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但是舰娘不一样,虽然正义善良什么的同样很重要,最重要的往往是自己的提督。舰娘永远把提督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提督很少为把自己的舰娘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他们的心中往往藏着更多的东西。本来可以走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坚持,却是那么多舰娘牺牲了,不过混蛋。”

    苏顾反驳道:“但是保护了那么多人啊。”

    陆奥说道:“那么多人的生命是很重要,但是舰娘的生命就不值钱了吗?”

    “但是既然做那份工作,保家卫国本来就是职责。”

    “对于提督来说是职责,对于舰娘来说她做的不过是追随自己的提督,即便是镇压深海舰娘,她只是跟着自己前面的提督,未必就和深海舰娘有那么多深仇大恨。况且他可以死在这里,但是舰娘可以走的,离开未必就是逃走,撤退或者说是战略转移。要我说,即便是撤退,县城未必受到多少伤害,他不过是为了男人的坚持。说到底只是一个混蛋,把舰娘当成武器而不是生命。”

    价值观不同,坚持也就不同,这些事情苏顾不好作评论,他看着码头上推着轮椅的金发女性,问道:“那个是舰娘吧,是谁呢?”

    “那一个啊,她是唯一活着的,是萤火虫。”

    苏顾一愣,他分明记得萤火虫号是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他有些疑惑说道:“驱逐舰不是应该都是小女孩吗?舰娘不是不能长大的?”

    鱼瑾说道:“谁跟你说的?看来你的知识需要好好的补一下。驱逐舰大多是小女孩,不过并非没有成熟的。舰娘虽然不能跟普通人一样长大,或许会保持很多年的小女孩模样,但是她们能够长大的。舰娘算是在寄托了过去的思念和记忆的钢铁中诞生,算是精灵和英灵,她们和正常人不一样。不过说起来有一句话说,相由心生,当舰娘觉得自己长大了成长了,她们的样子就会变化,她们觉得自己长大了她们就会从小女孩长成大人。z系列驱逐舰的舰娘就很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有些时候她们的思想成长成熟了,她们会由小女孩变成大人,而实力也会跟着提升。”

    苏顾听到这里,z系列驱逐舰改造会从小女孩变成大人他是知道的,不过那是在游戏中的表现,却没有想到现实中会变成这样的发展。

    陆奥整了整自己的衣角,她抬头看着天空,说道:“镇守府毁于一旦,提督深受重伤,姐妹们除开自己都陷入了沉没,即便原本只是天真的小女孩也要承担起未来,这样的情况下面思想又怎么再保持原本的天真,小姑娘也就变成了大姑娘。他一辈子都没有结婚了,他很少回家,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家乡在哪里?他没有孩子,手脚又不便,这些年一直由萤火虫照顾他,萤火虫是他的初始舰,谁能想象一个喜欢拿着手杖模仿魔法少女说着‘给你施加勇气的魔法’的小女孩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苏顾说道:“不过既然有舰娘肯这样陪着他,他平时也很照顾大家吧。”

    陆奥撩起自己额前的刘海看了自己的提督一眼,突然觉得自己的提督虽然不正经却也有优秀的一面,她说道:“他原本是军人出生,后来脱离了军队成为了提督,萤火虫成为了他的驱逐舰。不要以为他就是很好的人,既不温柔也不善解人意,浪漫就更加没有了,平时喜欢板着一张脸,如果我找老公的话绝对不会找这样的人。”

    “但是这些的人怎么会成为提督呢?总会有闪光的地方吧。”

    “闪光点啊,正义或者是正直吧,有着作为军人的坚持,做任何事情冲在第一线。或许是英雄,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男人。”

    随后苏顾看着远处的萤火虫推着自己的提督朝着自己这边过来,渐行渐近。鱼瑾连忙朝着对方打了一个招呼,那一边也跟着笑了笑。

    轮椅又渐行渐远,苏顾分明看见了萤火虫脸上温和的笑容,如果不说的话他绝对想不到会是那个在游戏中表现得迷糊和天真,扎着双马尾又喜欢使用头槌的驱逐舰。如今对方变得成熟而温和,金色的长发笔直地倾泻,唯一相似的只剩下脖子围着的围巾。

    那个中年提督坚强的笑容也在他的记忆中,苏顾想起曾经的抗战,在那场伟大的战争中又有多少人抛家弃子只为了保家卫国,他们或许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爸爸,但是没有他们的牺牲又会出现多少妻离子散,他们绝对配得上英雄这个词语。陆奥只是舰娘,对于提督的坚持又知道多少呢?对于那些牺牲的舰娘谁知道他又有多少自责了,或许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说到底看的角度不同做的决定就不同,苏顾心中稍微有一些哀伤。

    小提尔比茨最能够感受他的心情,她抬起头问道:“提督,怎么了?”

    苏顾看着码头周围高大的仓库、海面的船只、欢笑走过的孩子、叫卖的鱼贩,没有一些人的牺牲又怎么有这样的世界?

    苏顾摸了摸小提尔比茨的脑袋,说道:“没什么,只想要一声。为那些人的牺牲,为这个美好的世界祝福吧。”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到太阳彻底落下,几个人回到镇守府,苏顾突然问道:“说起来提督能和舰娘生孩子吗?”

    “你想和谁生孩子?不管怎么说,对小女孩出手的话是不行的,宪兵会抓捕你,你还会遭天谴的。”

    “不想和你这个变态萝莉控说这样。”

    鱼瑾摆摆手示意不用赞扬她,随后她看着小提尔比茨,突然说道:“说起来,大家要不要进行一次演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