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十四章 不能揭短的
    客船上,两个提督站在甲板,年纪稍大的提督在空中双手做成广角镜的形状,他经过一天的调节,对于自己的搭讪失败已经心态平和,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以前失败了无数次。

    “虽然轻巡洋舰代表着无限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去追逐可能性呢?追逐那些已经成功的现成的东西不是更好。所以说,比起风险投资,投资那些已经成功的公司不是更稳妥一些。那么那些万众瞩目的人我们如何称呼呢?有这样一个词语,偶像。既然谈起偶像,我们首先应该想到的是重巡洋舰。干冰升华产生的烟雾溢满整个舞台,霓虹灯闪耀,五彩斑斓的光线炫目得可怕,伴随着音乐和无数观众的尖叫,偶像穿着银白尖头高跟鞋敲击着舞台的地板走上台来,那是致命的美和吸引力。”

    他看着蓝天白云轻轻吸了一口气,有一种沧桑的味道,随后缓缓说道:“我不太喜欢轻巡洋舰,少女的姿态虽然很美丽,但是果实还在青涩的时候不好吃,我喜欢熟透的水蜜桃和柿子,只是轻轻吸一口嘴里就塞满了果肉。补给舰和潜艇是幼女是幼齿,就算是你把她推倒在床上,她也只会天真无邪地痛呼。驱逐舰是萝莉,很多人喜欢称呼她们为小学生,对于什么事情都懵懵懂懂。轻巡洋舰是少女,把你能想象的一切美好的事情套在你中学时最喜欢的那个背影,她就是了。而重巡洋舰是偶像,只要挥挥手迎接她们的是山呼海拥。”

    “欧根亲王号,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当初还在学校的时候偶尔会有演出,那是在大礼堂的演出,只要欧根亲王出现,整个大礼堂基本座无虚席。欧根亲王是最初的偶像,因为她的出现甚至一度衍生出了欧根邪教这样的组织。”

    年轻的提督说道:“我认识欧根亲王的,并没有感觉有什么特殊的啊,只是普通的舰娘。”

    “你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那是情怀,现在还多了昆西邪教和青叶邪教,当然比起昆西昆,青叶邪教毫无战斗力。算了,多说无益,来一些简单粗暴的。欧派塔你可认识,不对不对,是叫做威奇塔的舰娘,拥有强大的火力,战斗技巧娴熟,最擅长一发暴击,也就是命中弹药库的意思,当然她那致命的胸部对于提督往往也有着一发暴击的战斗力。当然毕竟只是重巡洋舰,火力比起战列舰来说还是要弱不少的,但是那胸前的伟岸即便是战列舰也不敢小窥。”

    “是是。”年轻的提督随意应承着,即是学长又是前辈的提督的热情让人难以消受,都是说三岁一代沟,他看着娓娓而谈的前辈唇边的胡渣,想象着两人该有多宽的代沟。

    “你在学校读几年了?”

    “刚一年的时间,我是规培生。”

    “有喜欢的舰娘吗?”

    年轻的提督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舰娘没有在附近,他抿了抿嘴唇想着自己的前辈从没有隐瞒自己的爱好,自己也实在不好老是隐瞒。他缓缓张开嘴,声音充满了憧憬,说道:“赤城号,学校新来的航母教官,也教导弓道,大和抚子一般的温柔女性。以前我站在楼上远远地看了一眼,当时她站在草坪上,远处有箭靶,她正张开弓,风突然吹起来,她衣服的广袖在风中摇摆。只是这一眼,我当时就告诉自己,我爱上她了。”

    少年的憧憬很美好,只是奈何前辈提督没有什么看气氛的眼色:“吃撑啊,你不知道,她还有个妹妹叫加贺,吃撑加喝,哈哈哈,那个我熟。”他完全没有看到自己的后辈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自顾自地说着。

    随后只听见年轻提督冰冷的声音:“你看,那个人把那个轻巡洋舰捞起来了,绝对捞起来了,你看那个甜甜的笑容。”

    前辈提督的笑容和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在甲板上面的另外一边,苏顾带着小提尔比茨和圣胡安聊天。

    圣胡安说道:“为什么离家啊,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吵得越来越凶,为了寻找你俾斯麦每天都在出击,但是她的消耗却很大,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镇守府的资源没有办法维持太久,入不敷出。威尔士亲王提议俾斯麦她们可以待在镇守府等消息就够了,寻找提督的事情由她们来处理,威尔士亲王、胡德、声望、狮,她们的组合是最厉害的。但是提议被拒绝了,本来就是嘛,俾斯麦那么骄傲不可能接受这样提议的,而且明明威尔士亲王她们的消耗也不少,尤其是狮,她的消耗比起所有人都高。后来,俾斯麦带着提尔比茨离开了镇守府。那是大的提尔比茨,小提尔比茨没有走,她说要一个人去找你,喏,就她一个人找到了你。”

    圣胡安靠在甲板的栏杆上,一头长发被海风吹乱,少女柔美的姿态展现无遗,她说道:“我是在列克星敦走了后才走的,列克星敦带着自己妹妹萨拉托加走了。我没有和姐姐们一起,虽然说是姐姐,圣地亚哥号更像是妹妹,朱诺号是傲娇,也就只有亚特兰大姐姐靠谱一些,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后来听说我走了以后德意志号也带着自己的两个妹妹走了,走的时候还穿着那一声女仆装,德意志号啊就是你老说是修真舰袖珍舰的那几个啊。”

    “为什么大家都走了啊,怎么说啊,大概算是一种感觉吧,完全感觉不到提督还活着。就算是玄学吧,很多人认为舰娘就是从钢铁中诞生的精灵或者是英灵,所以我们对很多事情很敏感,那种感觉就是整个世界都找不到提督了的感觉,不单单是说失踪了,也不是说可能受伤死掉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提督消失了,和往常提督你偶尔的离开完全不一样。”

    苏顾托着下巴想着,当初为了备考很努力,为了让自己不再分心,游戏的话自己貌似是卸载掉了吧。连游戏都卸载掉了,给人感觉大概就真不是离开而是彻底的消失了。

    不久后海风越来越大,她们回到客船的房间,房间不大根本没有桌子,此时大家都是坐在船边,圣胡安向周围看了看,说道:“说起来,提督你们为什么买的三等票?”

    “因为没有钱啊。”

    “额,没钱啊。”

    小提尔比茨说道:“船票是我的钱,喵姐姐给我的。”

    苏顾稍微有了一点羞耻的感觉,来到这边这么短的时间,除开最初迷茫的时间,剩余的钱时候根本不够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做什么的,不过他还是冷静地说道:“本来工作就没有什么工资,要买很多日用品还要租房,到现在离开,那些东西又一股脑的送给房东了。”

    “吃小女孩的软饭?”圣胡安刚一开口就捂住嘴,她完全被自己两个同伴带坏了。

    “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帮她拿着以后给她读书上大学用,留着讨老婆用。”

    圣胡安震惊,这找理由未免也太敷衍了吧。

    “舰娘不会讨老婆的。”

    苏顾异常冷静:“在没有遇到你喜欢的女孩子之前,你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男孩子。”

    不久后送圣胡安离开,苏顾走在客船的走廊上突然感到被一股不友好的视线盯着,转过头看过去是前些天看见的那两个提督。

    其中一个说话了:“兄弟,捞船水平够高的。”

    苏顾谦虚说道:“没有没有,以前认识的。”

    “你知道吗?对于一个提督来说,拥有的舰娘太多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