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十章 声讨
    苏顾最后当然不会把小提尔比茨怎么样,对方那一副抱着头一脸委屈的模样简直让他心都融化掉了。

    没办法下手,苏顾只能在床边坐下,说道:“估摸着这个圣胡安也是我们镇守府的舰娘。”

    小提尔比茨在床上爬到苏顾身边随后抬着头说道:“可是提督你把人弄哭了。”

    苏顾伸手去掐小提尔比茨的脸,说道:“把人弄哭的根本原因是你吧。”

    委屈的表情一下消失,小提尔比茨露出一副正义英雄的模样,说道:“推卸责任的大人。你要去向人家道歉吧,要把大家都找回来。”

    “那明天再去找圣胡安。”

    “为什么不现在去,要道歉的话越早越好。”

    “现在几点了,大晚上的跑到别人女孩子房间去道歉,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耍流氓,色狼、变态的帽子立刻就戴到你的头上。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她的房间在哪里,就算是客船也不能随便乱跑的,容易被人误会别有用心的。”

    “可是我也是女孩子。”

    “你只是小女孩。”

    振兴镇守府需要很多东西,其中钱和人是最重要的。而现实不同于游戏的地方有很多,很多人很多事也不再需要局限于游戏性。建立一座镇守府需要钱,需要很多钱,而舰娘也不是仅仅丢在船坞里面不管就可以了的。此时原本的镇守府已经败落,舰娘四散离开,有小提尔比茨这样希望重建镇守府的,那么想必也有不希望的,对于原本那些自己千年不管万年不问的舰娘,镇守府想来只是牢笼吧,谁知道圣胡安有什么想法。

    “这个样子来看圣胡安应该会回来的吧?不过说不准,我们镇守府现在一穷二白。”

    “只要提督出现,大家都会回来的。”

    “你只是小孩子当然怎么想。”

    “什么都推倒小孩子身上,如果我说得不对那你就反驳我好啦,为什么要说我是小孩子。”

    “你想啊,原本在镇守府里面没有想法还好,但是出去后见识了花花世界,然后想法就不一样了。说一点可能性,万一有的舰娘因为镇守府的败落后来又加入了别人的镇守府呢?那么她就有两个提督了,原提督和现提督,你觉得她们会选择谁呢?要不然,说一个可怕的问题,舰娘一般来说都很漂亮,追求的人很多,万一喜欢上了谁,你还能把别人叫回镇守府吗?那样的事不行的吧。”

    “不会出现提督你说的情况的。”

    “为什么不会?”

    “就是不会。”

    “算了,不说了,那么我们想一想遇到原来的舰娘该怎么相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果以后遇到了怎么相处也该清楚一些,毕竟不是谁都像是小提尔比茨这样,小孩子性格,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苏顾想着那个红发的少女圣胡安,如果从相貌上面来说,年纪大概是高中生这样,一张脸自然是精致而漂亮,胸部算是正常水平。如果说性格的话,自己真没有办法在怎么短的时间判断,腹黑肯定不是,傲娇也不太像,渴望得到关心和重视的性格?

    “圣胡安,红发,猫耳,还有什么别的完全想不到了,也就想到这点属性。”

    正当苏顾自言自语,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来:“那俾斯麦呢?是什么属性。”

    “军人,猫。”

    “提尔比茨。”

    “宅,懒。”

    “胡德。”

    “眼镜?假胸。”

    “昆西。”

    “笨蛋。”

    听到自己提督的回答,小提尔比茨盘腿坐在床上笑着,一双眼睛都眯起来了:“呵呵,昆西笨蛋。”

    “我说什么觉得不对,原来话题都被你带歪了。”

    苏顾立刻以生气的名义想要去捏小提尔比茨的肉乎乎的脸蛋,手才伸到一半,他看到小提尔比茨倒在床上,抱着被子。

    “提督,我想睡觉了。”

    “那你早点睡吧,关灯了。”

    此时在客船里另外一个房间,一场声讨大会正在开展。此次大会主要是由苦主圣胡安号和看热闹不嫌事大叫做小紫的舰娘组成,其中苦主圣胡安一脸委屈扑在船上,而另外一位则翘着腿兴致勃勃地吃着点心。客船一个有三个舰娘轮流执行巡逻任务,除开此生正在开声讨大会的两个,真正苦逼的那位舰娘正在海面上执行连续三次的巡逻任务。

    小紫用牙签戳着奶酪放进嘴里面,说道:“混蛋提督,誓死消灭混蛋提督。”

    圣胡安回忆着过去镇守府的事情,小声说道:“和我一样命运的还有很多人,翡翠号和进取号,林仙级轻巡洋舰的几位,很多很多人就这样被丢在镇守府就不管了,最惨的是爱丁堡号,自己的金块箱被提督卖掉了,换回来的资源自己连一点都没有享受过。爱丁堡号还不算最惨的,最惨的应该是基洛夫号和大黄蜂号,自己的装备,还是崭新的,自己都没有用过就被提督拿走了,给了别的舰娘。”

    “混蛋,混蛋,这样的提督不打倒我们还怎么作为舰娘,消灭混蛋提督。”她完全忘记了不久前自己还对着所谓的混蛋提督一声声叫着“哥”。

    “其实这样都没有关系啦,如果需要的话把我们装备拿走就拿走了,但是明明仓库里面还有很多装备,到后来甚至都堆积不下了却宁愿换成可怜的资源都不愿意给我们装备。我在镇守府带了那么长的时间,我一次出击都没有过,连深海舰娘长的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难道我就这么弱吗?”

    “不关心自己的舰娘,这样的提督要你何用。”

    “为了捞一艘潜艇,把四个舰娘组成一个编队,没日没夜的出击,尤其是拉菲号和凌波号,除非受到了最大伤害导致大破连入渠休息的机会都没有。最重要的是出击了成百上千次最后都没有捞出来,只是可怜凌波号,明明那么厉害,是当初击败深海提尔比茨的功臣,许诺的戒指没有得到,最后因为没有捞出驱逐舰,反而成为了罪人。”

    “喜新厌旧,连幼女都下手。”

    “主要是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居然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被无视了啊。”

    “所以,我们,干脆去揍他一顿吧。”

    “不好吧。”

    “你真是包子性格,至少要问一下他在怎么想啊,哪有装作不认识的。”

    “说不定只是忘了?”

    “那你哭着跑回来算什么一回事。”

    “没想那么多嘛。”

    小紫眯着眼睛一副狡猾的样子,像是偷鸡的狐狸:“不管怎么样,明天我们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