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章 狗粮的委屈你关注了吗?
    圣胡安至今还记得最初遇见提督是什么时候,那一天是晴天,阳光灿烂,在冰冷的冬日难得有那样温暖的阳光。

    “嗨,我是亚特兰大级圣胡安号,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咯。”

    和提督说的第一句话依然记得清清楚楚,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差点咬到舌头,幸好没有出丑。

    港区的镇守府早已经有很多的姐妹,记得当时镇守府的出击相当频繁,姐妹们才下了战场又匆匆忙忙地补给紧接着又再次出征,依然记得自己在码头边站着轻抚着裙摆坐在缆桩上看着一个个舰队出击。远征的舰队外出也很频繁,因为没有什么消耗几乎在带回战利品后又立刻再次远征了。看起来自己接下来的任务很重嘛,自己也要努力啊,这样想着在海风中托着下巴看着海平面渐渐消失的姐妹。

    虽然准备都做好了,意外的是接下来完全没有任务交给自己,远征也不需要做,出击也完全没有。

    “声望号她们又镇压了一批深海舰娘。”没有自己的任务。

    “我们获得了大胜,接下来可以去新的海域进行远征了。”依然没有自己什么事情。

    “新来的海伦娜号每天都在演习。”已经过去了好长时间了,自己就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无所事事。

    按说没有事情可做的确很好,但是真的很无聊而且有负罪感,感觉自己是多余的人无用的人。

    不久后俾斯麦号和提尔比茨号也先后在镇守府就任了,镇守府真是变得空前强大。

    每一天都待在镇守府里面,偶尔也会和大家一起闲谈。

    “经过了很多次战斗,虽然火力还是那个样子,但是现在我已经能够很好的命中敌人闪避攻击了。”

    “提督给海伦娜号更换了装备,那是轻巡洋舰也能够使用的长射程炮。”

    “我路过宿舍的时候听到基洛夫号在哭,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看起来明明很坚强的,怎么哭了呢?”

    渐渐时间一点点过去,镇守府变得空前繁荣,那些经常出征演习的战列舰舰娘已经变得空前强大。和自己一样来到镇守府就无所事事的德意志号也终于有了出击的机会,而且还成为了秘书舰,这在不受关注的大家中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个喜欢大舰巨炮的提督居然让德意志号这样的修真战舰出击了,明明德意志号既没有火力也没有厚重的装甲,一直以来都是不受重视的。想一想自己的话虽然火力不强,但是防空却是很厉害的,那么什么时候轮到自己呢?总有一天的吧,这样掰着手指计算着一天又一天过去。

    能够看到德意志号每天都很开心,那个样子像是在说“只要提督给我戒指,我立刻就嫁给他”。自己是知道的,提督是有戒指的,有很多,但是除开那些经常出击的大船谁都没有,即便是提尔比茨和俾斯麦也就是最近才得到自己的戒指。有时候在想,提督给那么多人戒指,真是混蛋一个啊,但是自己作为外人不好说那么多。

    只是德意志号的好运也很快结束了,既没有出击任务最后戒指也没有,除开被提督送了一套女仆装就什么都结束了。

    这样直到一天提督突然不见了,消失了,谁也找不到了。

    圣胡安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想着以前镇守府发生的事情,虽然过得并不甜蜜但是总有期待,只是提督突然离开又再次遇到居然就不认识自己了,自己有那么不起眼吗?心情突然莫名有些失落。

    “哐哐——”的声音突然在床边响起来,圣胡安还没有想太多的东西,她向着旁边看过去,一名金发的少女敲打着床铺。

    “秦莹秦莹,接下来换你巡逻了。”

    “别叫我秦莹了,就叫圣胡安吧,我又准备换一个名字了,突然没有追求了。”

    “那圣胡安圣胡安,接下来换你巡逻了。”

    圣胡安用枕头蒙住头,说道:“哪有那么快就换我啊。”

    “你都待在床上好几个小时,你到底在干什么?”

    “不要问我,现在好烦,你先帮我带班吧。”

    “不要。”

    “不去就算了,我就翘班了。”圣胡安搂着自己的枕头,心想,如果提督不要自己了,那接下来自己要干什么?

    “圣胡安,你真是包子性格。受了委屈啦?被骂了就骂回去,被打了就打回去,打不过我们帮你,憋着有什么用。被抛弃了就要想着打脸回去,唉唉,就像那句话说的,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记住,你是最强的防空轻巡洋舰。”

    嗯嗯,打脸回去吗?绝对要这样做。

    *

    圣胡安一下子跑掉了,苏顾带着小提尔比茨则回到自己的房间。

    圣胡安啊,苏顾记得圣胡安自己是有的,但是什么时候捞起来或者是建造出来的却根本记不住,不过像是这样频繁出现的舰船为了不占床位就当做防空狗粮作为强化材料吃掉了也说不定,在游戏前期防空狗粮一直都是很缺的。就算是没有吃掉当做图鉴船丢着就没有管了也很有可能。在轻巡洋舰中能够打的也就是海伦娜号这一艘船,而圣胡安就是那种既不稀有也不强大的船,记不得也不奇怪,她甚至都不如高雄级那样以一家人而出名。

    苏顾看向跪在床上从房间的窗户往外看的小提尔比茨,推了推对方,说道:“你认得开始的人吗?那个圣胡安。”

    “不认得。”

    根本自己的游戏经历来看,圣胡安在镇守府也就是那种不受重视的舰娘,永永远远的一级船。当然是从来没有演习过的,小提尔比茨倒是演习过,当初捞出来之后立刻就练到了满级,好感也立刻升到了最高,是相当受重视的。这样想一下,镇守府上百的船,小提尔比茨是新贵,圣胡安是没人爱的图鉴船,两个人不认识也说不定,不过那个圣胡安还不确定就是自己的圣胡安呢?

    “那我们镇守府的圣胡安你认得吗?”

    “我们镇守府有圣胡安吗?”

    苏顾疑惑,自己应该是留了圣胡安的吧,应该是留了的吧,立绘那么棒。他微微沉默了一下,说道:“你认识逸仙号吗?莱比锡号呢?”

    “当,当然认识了,我们镇守府所有的人我都认得。”

    “那应瑞和肇和呢?你认识吗?”

    “也认识啊。”

    “我绝对没有应瑞和肇和的,根本捞不出来,如果你在镇守府看到了应瑞和肇和,那你应该也不认识我。”

    然后苏顾就看到小提尔比茨在床上双腿曲起来抱着头:“对,对不起,其实我都不认得啦,逸仙号和莱比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