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八章 我是谁?
    舰娘如何诞生的这是苏顾一直搞不懂的事情,到现在也不过半懂不懂。

    建造舰娘,虽然说挂着建造这样的词语,但是其实舰娘是人们从钢铁中唤醒的。而这些钢铁并不是能够从炼钢厂熔炼出现的,否则舰娘早就泛滥了。事实上舰娘的人数比起人类来说实在太少,要唤醒舰娘的钢铁只能够从深海中打捞起来。只有经历过历史的沉淀,承载着人类的思念和记忆的钢铁才能唤醒舰娘。

    不过要说到为什么出现的都是曾经经历过一战和二战的战舰,因为只有这些战舰在海战上由无数的水兵操纵着进行战斗,在战火中的那些希望又或者是绝望,这些强烈的记忆才是导致舰娘出现的最重要原因。尽管也有狮号这样的图纸舰,但是虽然只是图纸舰狮号也承载了无数研究人员的思念和对于胜利的渴望。

    每一个舰娘在一苏醒就拥有各种的性格,但并不是像是人类孩子一样一出生什么东西不会,需要经历漫长的成长,也需要接受很长时间的教育,才会形成自己的人生观拥有自己的知识。舰娘们不需要这样,她们一苏醒就有着自己的性格,无论是冷漠还是骄傲,是开朗还是内向。

    而哪里有源源不断的废弃的战舰会被人捞出来,到后来用来唤醒舰娘的钢铁很多不过是沉没舰娘的舰装。这些舰娘在生前生活那么长时间,舰装一样承载了思恋和记忆,之后提督才能从这些钢铁上面唤醒舰娘。在过去战舰上的人们的思念和记忆中苏醒,也正因为这样才解释了为何舰娘一苏醒就拥有性格和知识,因为记忆中就包含了这些。

    因为本身是无数人的思念和记忆汇集在战舰的历史上而诞生的,舰娘其实也可以说是精灵或者说是英灵。

    恰好因为是思念和记忆中诞生的,舰娘似乎天生就能够分辨出那些人是真心实意那些人又不怀好意,对于人心格外敏感。舰娘会在提督面前保持着天真呆萌的样子,但是若是其他什么人以为舰娘都是这个好欺负的样子那就大错特错了。即便看起来只是小姑娘的样子,抱着不怀好意接近舰娘,真以为舰娘一副天真样子的最后都付出了代价。

    深海舰娘也是因为那样诞生,不过不同的是,如果说舰娘是过去的历史,在美好的记忆在希望也在勇气中诞生,那么深海舰娘则是在无数人的怨念,是在死亡前挣扎的记忆,在绝望也是在哀嚎中诞生。她们是一切不美好的聚集,所以很多深海舰娘出现的样子都是被束缚的模样。

    而击败深海舰娘,或许能够找到不甘心被怨念束缚的深海舰娘,当她们被击败,怨念被驱散,感受到美好的事情而挣脱深海的束缚,她们也就变成了舰娘,而这也正是很多人所说的捞船。

    这是根据以前看过的书,听过各种人说的事情,小提尔比茨所说的,还有就是早上的时候遇见非要自己说故事的作为这个客船的护卫舰娘所说的,然后才做的关于舰娘出现的做得总结。

    此时他想起那个舰娘,那个舰娘意外有着欢乐或者说跳脱的性格。

    接着当苏顾来到约定的地方,接着他看到对方坐在桌子上和自己不认识的少女坐在一起说着话,一阵阵肆无忌惮的笑声,果然是有着换了性格的舰娘。

    “这边这边。”才看到走过来的苏顾,那边立刻站起来摇晃着手。

    “我带了一个朋友来,没关系吧?……哦,没关系,那就好。呐呐,你说我听了这么久的故事所以自己也要说一些什么?我不知道要说一些,我不会说故事,也根本没有看过什么书,不瞒你说我不太识字……没有关系?你说你想要听一下我们日常生活?日常生活有什么好听的?……作为舰娘的日常生活?你怎么知道我是舰娘啊,明明伪装得很好。什么,站在船上看见了我展开舰装在海面上前进。好吧好吧,说给你听也没有关系,不过我也知道,你身边的小女孩也是舰娘……什么,还想要知道我们是怎么被唤醒,没有人唤醒我,有记忆的时候就是醒过来的时候……很过分啊,你居然想要打听我的隐私,不行,绝对不能说的。”

    欢乐跳脱闹腾,这是给苏顾的印象,倒是另外一名少女看起来温柔而熟悉。

    随着天色渐暗,说了一下话大家告别,对方作为客船的护卫对于行程航线应该很熟了,于是离开的时候苏顾随便问了一下。

    “到桂城等客船下次靠岸就可以上岸了吧。”

    “是啊,不过还要坐好长时间的车,你到那边有什么事情吗,我和说那里的风景不好。”

    “不是去旅游,去那边找人。”说完话,他就看见跟着对方过来的红发少女眼神不对劲,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因为根本没有交集也没有利益牵扯。

    不久,走在回到房间的路上,苏顾向着小提尔比茨说着:“等两天的时间就可以上岸了,还好不晕船,坐船真是太颠簸了,而且还很无聊。开始坐船的时候早知道带一些书,客船倒是有一个赌场,我去看了一下,乌烟瘴气的。到桂城应该就能找到列克星敦了,不过也要做好找不到的打算。而且就算找到的话,对方不帮忙也说不定,我们不能强求。到时候我们就坐车往东走,听说在那边的川秀市完全是一座以一所培养提督的海军学院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城市。振兴镇守府需要钱,你那点钱不够的,我也没有钱,要赚钱也要想一下办法。今天遇到这些护卫客船的舰娘,她们是拿工资的,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成立安保公司?或者物流怎么样?但是至少要启动资金的。”

    小提尔比茨还没有说话,苏顾注意到自己身后同是这条客船的护卫舰娘的红发少女没有跟着同伴离开,似乎跟着自己。心想,有什么目的呢?一般来说不会啊,大概是顺路,不过是不是顺路试一下就好了。

    他拉着小提尔比茨停住指着海平面说道:“你看海平面有没有一点像是弧形?因为地球是圆的。”

    然后红发少女没有走过他们而在他们身边停下。

    苏顾疑惑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另一边红发的少女睁大眼睛,伸出手指指着自己说道:“你,你不认识我了?”

    “我们以前见过?”

    “肯定见过的啊。”

    苏顾双手抱胸低着头想了想,难道是自己的舰娘吗?但是当他把视线转向小提尔比茨的时候,小女孩疑惑的看着自己,显然小提尔比茨应该是不认识的。要说红发的舰娘,就算是发色相近的。

    “夕张?”

    “不是。”

    “嗯……小恶魔,阿,阿尔维达号,不对,是阿维埃尔号。”

    “不是啊。”

    “布吕歇尔号。”

    “不是。”

    “那么,大凤。”

    “不是。”

    这样有意思吗?虽然这样心中想着,不过眼看对方就要流出眼泪了这样的话他根本不敢说,最后苏顾无奈说道:“你到底是谁啊?我记性不太好。”

    “我是圣胡安号啊,圣胡安号轻巡洋舰。”

    “嗯,圣胡安啊。那,你好啊。”

    这下好,说完话苏顾立刻看见身前背着手的少女眼泪真的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