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六章 总在你想不到的地方相遇
    认了提督就是签了卖身契,这是在那些自由舰娘的口中口口相传的话。红发的少女如今算是自由的舰娘,她此时正顺着客船的绳梯从海面上爬上船,现在敢在海上走的船只基本都需要护卫,而她就是为了保护客船不受深海舰娘深海的的舰娘。没有提督就意味着自由,意味着没有束缚,也不需要注意什么形象。此时她爬上客船在走廊上没形象地坐在地面,这样待了好几分钟,她拧了拧湿漉漉的裤脚随后走进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房间。

    房间里面此时早有一个金发少女坐在那里。

    “秦萤啊。”

    “嗯。”

    “怎么样?航线。”

    “还是那样啊,这条航线本来就没有什么危险,沿路都有镇守府,一般有情况深海舰娘早就被镇压了。”

    现如今存在的镇守府很多,毕竟深海舰娘随时都可能出现,只要有人类活动的地方基本都建立了镇守府。而她们作为客船的护卫不过是为了防备漏网之鱼和意外,其实本身的工作并没有太多危险以至于让她们陷入沉没的地步。

    “是啊,都有镇守府,以前还有提督想要来招揽我,不过被我拒绝了。说起来,秦莹你以前是有镇守府的吧。”

    此时红发的少女正解开湿透的衬衣准备换上一件干爽的衣服,听到说话的时候她正一手拿着干爽的毛巾擦头发,迟疑了一下,说道:“是啊,有的。”

    金发少女好奇心满满:“那你在镇守府到底做什么,每天都有演习和远征吗?出击镇压附近的深海舰娘会不会有危险。”

    “没有演习和远征,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是很不起眼的啦,被提督带到港区就完了,没有出击过,也没有演习过,甚至连出征都没有机会,镇守府太多人了。在那么多人里面我根本就不出众嘛,唯一能够稍微拿得出手的就是防空能力,但是那是最鸡肋的能力了。提督啊,很少有机会见到,不过大概他根本认不得我的。”

    “不会吧,你现在的名字叫做秦萤,难道不是你的提督给你取的。”

    “怎么可能,他谁都没有给取过名字,外号倒是有的,那个不正经的提督。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啦,以前都不叫秦萤,原来的名字很难听后来就换掉了。无论是原来的名字还是现在的名字,一点归宿感都没有,想换就换掉了。”

    舰娘作为继承了战舰之魂的少女,以战舰作为名字终究是不合适的。不同的舰娘虽然各都不同,但是也就像是暹罗猫或者是布偶猫这样的区别,毕竟若是几个同样继承了相同战舰之魂的舰娘站在一起,若没有名字区分起来也就很难办了,这样的情况在数个镇守府组成联合舰队的时候总会出现。所以一般来说提督会为自己的舰娘单独再取一个名字,而不是仅仅用所继承的战舰之魂的名字就算了。

    金发少女呆了呆,这和自己听说的不对,不过想着有奇怪的镇守府也说不定,她问道:“你们镇守府是什么样的啊?”

    “我以前的镇守府啊,该怎么说呢啊,是一个强大的镇守府。可能你觉得会是吹牛,你想象一下子,那是一个即便是高速战列舰都未必有出击机会的镇守府。”

    “那么强啊,说起来一直都没有问过你,为什么离开了镇守府,你开始说你的提督可能都不记得你,是因为觉得不受重视就离开了吗?”

    “没有谁会因为不受重视就离开镇守府的吧,我们又不像是人类那样,人心易变。我们舰娘的心算是钢铁了,就算是日晒雨淋也不过锈蚀了。其实以前的镇守府很大,不过受重视的也就是那么几个。有些舰娘刚来的时候很受重视,演习啦秘书舰啦都有的。大家都很努力,很快就成长了起来,谁知道随着变得强大,甚至强大到无以复加的时候,那个时候突然就被抛弃掉了。也不是抛弃,就像是什么事情都和你无关了,演习没有了,出击也不需要你,然后就这样了。”

    金发少女趴在船上摇晃着双腿,双手托着下巴:“真是奇怪的镇守府。”

    “是啊,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奇怪,尤其是出来那么长的时候,总觉得我们镇守府和外面的镇守府格格不入。”

    “不过,说了那么多,你还没有说为什么离开镇守府啊。”

    红发少女换上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双手穿过颈后将一头长发从上衣里面撩起来,随后甩了甩头,说道:“为什么离开镇守府啊,是因为提督突然就不见了,找不到了,在哪里都找不到了。说起来,接下来的巡逻任务是小紫的了,她到哪里去了?”

    “她早上的时候到船舱去了,中午回来的时候兴高采烈的,照这个样子来看,哪一天被人捞走了也不奇怪。”

    红发少女对着镜子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虽然是舰娘,甚至被一部分人称为是兵器,但是少女爱美之心却不缺。

    随后她就在出了房间后就遇见了小紫,对方是有着跳脱性格的舰娘。

    “我亲爱的萤。”

    “别这样叫我,等等是你任务了,接下来轮到你去巡逻了,到夜晚再换我轮班。”

    “你先帮我带班一下吧,晚上的巡逻就交给我了。”

    晚上的巡逻比起白天来艰苦得多,以往轮到对方总是唉声叹气,哪里会有像是今天这样主动请缨的,她问道:“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我在听人讲故事,虽然说起来那个人也没什么文采,但是意外的有意思。他说下午给我说,本来不准备继续说的,被我用渴求的眼神盯了一下就答应了,是个好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她们所在的地方是客船的上层建筑,在走廊上可以一样看到下面的甲板,手指指着甲板上一对大人和小女孩的组合,说道:“那个在甲板上带着一个小女孩的那个,看起来应该是兄妹,父女的话不会有那么大的女儿吧。他给妹妹讲故事,然后我听到了,问我可不可以一起听,然后就答应了,听了一个早上。”

    红发少女微微眯起眼睛来,那一对身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沉默了好久,说道:“那不是兄妹,是提督和舰娘。”

    紫露出一副被吓了一跳的表情,说道:“舰娘?唉,那么那个小女孩是什么驱逐舰呢?”

    “不是驱逐舰,是战列舰。”

    “那么小的战列舰?算了,和我没有关系,总之等等你帮我带班一下就好了。”

    在众人印象中一向来好说话的红发少女干脆拒绝,视线紧盯着甲板上那一对组合:“不行,这一次绝对不行,真的不行。”

    此时她有些疑惑地想着,那个混蛋不是应该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