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五章 旅途上
    小提尔比茨总是会想起离开港区之后流浪旅行的日子,想起从海面爬上沙滩晒干湿透的衣服的下午,想起坐在篝火边唱歌的夜晚,想起在街道上熙熙攘攘中的人流中看着眼前大手牵小手因为想起提督而停顿的那个片刻,想起旅途上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一个又一个清晨和傍晚。

    她想起从镇守府离开的第二十天,那是在荒凉的海边。海浪拍打着悬崖溅起无数的泡沫,空旷的沙滩上满是螃蟹挖出来的小洞,海鸟落在沙滩上。不久后海水上涨,波浪滚滚,觅食的海鸟惊飞,上涨的海水没过自己的脚裸。不久后,海水又悄然退去,露出一片沙滩,露出贝壳。自己站在金色的沙滩上,看着有着长满棕榈树的热带风光,热带植物因为雨水充沛而生长极其茂盛,那是从未见过的风景。

    她还会想起在离开镇守府很久后的一天突然在街道上遇到了曾经的同伴,大家一直说着话都很高兴的样子让人恍惚间觉得什么都没有发生,镇守府还是充满了欢笑。只是说话的空隙间四面看去都是陌生的人和陌生的高楼,这才记起镇守府早就一片荒废港区也败落下去。

    听说列克星敦姐姐去了遥远的桂城,在那里种满了桂树,那是和提督的家乡最像的地方。以前听起提督提起,我们那里到了十月一条街遍地都是桂花香。提督的家乡当然不是桂城,因为提督说过的,我的家乡你们去不了的。胡德姐姐似乎开了一家大公司,变成了真正的大小姐,出入都有保镖,但是舰娘真的需要人类做保镖吗?自己稍微有一些不理解。还听说hsd姐姐成为了律师,果敢去了东方旅行,似乎最近想要改名叫长春了,哪能乱改名字啊。大家都找到了各自的生活。

    旅途的路上遇见了很多人也经历过很多的事情,遇见过同样身为舰娘的同伴,大家一起流浪,一起沿着海岸绕过一座大山,甚至一起跨过一道海峡。遇到过深海舰娘的编队,战斗打得很艰苦,最后差点沉没到深海,不过依然挺了过来。偶尔也会到小镇上去大吃一顿,有一次还遇到了黑店,那是一个很恶劣的老板,不过到最后既然讲不通道理自己便干脆召唤出舰装大闹了一场,什么样的笨蛋居然惹到自己的头上,真当自己是小孩子吗?

    最后绕了一个大圈再次回到镇守府,镇守府已经荒废得不成样子了,但是真好啊,又遇见了提督。

    她想起这些天的经历,对话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毛巾、牙刷、水杯,看一下还需要什么东西?。”

    “提督,我听说外面的舰娘都取了名字,没有名字的话就乱套了。”

    “叫小宅或者幼宅吧。”

    “我不是宅女啦,提尔比茨姐姐才是。”

    她记得自己当时坐在床边看着提督往背包里面塞行李,自己以前可是一个人什么都不带就可以到处旅行了,但是提督居然带那么多东西,好麻烦,于是问道:“为什么我们今天才走?”

    “工作地方的老板人挺好的,他今天招到人来顶我的位置,交接的事情已经做好了。”

    只是想起这一些很平淡的说话,不知不觉却让她眼泪流下来。有了提督的感觉的确有一些不一样,以前镇守府的事情不太记得,但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却记得清清楚楚。在海边的沙滩上捡螃蟹钓海鱼,一起捡漂亮的贝壳,游泳,提督的水性很好,到现在才知道。

    客船在海中摇晃,小女孩的手掌放在船舱房间的把手上面,想起了很多的事情。她沿着楼梯走向客船的甲板,看见自己的提督站在甲板上面眺望远处。

    她靠近过去小声说道:“提督。”

    “先别说话。”

    小女孩顺着自己提督的视线看向旁边,在那里两个穿着白色军装的军人在说话,咯咯笑起来:“提督在偷听人说话。”

    “不是在偷听隐私,他们在甲板上面说话根本就没有想着隐瞒什么。这两个人也是提督,只是觉得说话很有趣。”接下来她就看到自己提督一脸灿烂的笑容。

    苏顾揉了揉小提尔比茨的脑袋,想起离开原本的县城已经好几天。在通往桂城的旅途上第三个城市已经过了,在上一个城市停船的时候享受了一天充满了异域风情的游玩又再次上船,船上的乘客下了一批又上了一批,现在船在无边无际的大洋上开驶着。阳光依然强烈,客船自然没有配备空调,毕竟若是想让一船的游客都享受到清凉,超大的中央空调可必不可少,小小客船哪里配得起这样的奢侈。

    在船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最初的兴奋早就消磨在客船无休止的航行和颠簸上面,早上的时候意外在甲板上面见到两个提督,关于对方的身份是从交谈中听出来的。此时他们没有谈什么机密的问题,只是依靠着护栏在闲聊。

    “我喜欢扶桑,毕竟是球王。”

    说话的是年纪稍小的提督,:“维内托和安德烈亚就不喜欢吗,虽然是小孩子身材。”

    “不喜欢,那里实在太平了,甲板吧。”

    “过分了吧,居然这么说。”

    “身为提督喜欢大胸有什么错。我喜欢扶桑大破的样子,一双手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将胸前的光芒护得严实。不过要说到胸型最棒的我觉得是狮号,高傲冷酷女王什么的真是太棒了,为生于这个时代欢呼。”

    “你还真是变态啊。”

    “身为提督变态有什么错。”

    “说起来你的镇守府现在有哪几个舰娘?”

    “好几个,不过唯一算是我的只有高雄。”

    “啊,唉,高雄?还有呢?”

    “就一个,高雄。”

    “那就是了,前辈,你的舰娘是那一个吧,黑色长发扎成马尾,现在走过来了,听说她很讨厌你轻佻的样子。”

    “没有好在意,来就来了,我又不怕。咳咳,对了,说起来你能独立完成对中途岛海战的复盘和战术推演吗?你又知道如何定义瓜岛战役是太平洋战争的真正转折点?在这一点上,专家一直争论不休。”

    而此时在客船甲板上面的另一角,小提尔比茨此时看着自己那个不仅在偷听还在笑着的提督,意外发现自己提督的另外一面,一直盯着走过来的高雄,是看上了别人家的舰娘吗?真是难办的提督。

    小提尔比茨看着远处的高雄,小手握成拳头,随后拉了拉苏顾的衣服:“提督,蹲下来,蹲下来。”

    苏顾疑惑蹲着,只见小提尔比茨凑到自己耳朵边,一个声音传过来。

    “提督,不用羡慕啦,我的手中就有最强的建造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