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二章 我的强大舰队?
    小提尔比茨总是会想起过去很多的事情。

    海鸟在天空飞过,海风吹得港区的旗帜猎猎作响,夏日的阳光从树隙中透过来洒在宿舍楼的走廊上,而挂在走廊上晾干的衣服在微风中摇摆。一如往常般铃声在镇守府内回荡,那是十二点午饭和午休的铃声,还在工作的舰娘照例要停下手头的事情准备吃饭和休息。她将手中的玩偶塞进怀里,将衣服的拉链拉上只露出玩偶的一个头,遥望着远处碧蓝如洗的天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从走廊走过,随后伸手去敲一间宿舍楼的玻璃窗。

    “喵姐姐,喵姐姐,吃午饭啦。”那个自己口中的喵姐姐不是怀中的玩偶,是英气又帅气的俾斯麦姐姐啦,是作为港区压轴和杀手锏的存在,每当港区的舰队在演习的战斗中失利就会作为旗舰出现在舰队中,然后带领着舰队获得胜利。

    然而不久后只有一个带着慵懒的声音飘出来,那是有着成熟身材和及肩粉色长发的提尔比茨的声音,“是小宅啊,姐姐出去了。”

    哼,稍微有些气恼。你称呼俾斯麦姐姐为姐姐,我就叫喵姐姐吗?我也是提尔比茨啦,虽然是小小提尔比茨。这样想着,还是说道:“你要一起去吃午饭吗?”

    “唔,好麻烦,我还有好几本漫画没有看,干脆这样吧,小宅你帮我打上来怎么样?”

    看漫画?哼,谁不知道你看的是喵姐姐的本子,帮你打饭,才不要。最重要的是等自己长大了绝对不要变成这样,变成一条废船。这样想着她将自己的视线移开了窗户。

    “不行,吃完饭我就要准备演习了,还是旗舰哦。”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声音传过来,那是驱逐舰拉菲号的声音:“小宅小宅,一起去吃饭了。”

    记得那个时候的港区里面总是充斥着欢声笑语,各种各样性格的舰娘聚在一起,总是充满了欢笑,这才是最棒的港区。但是就是在这一天镇守府的提督外出后却再也没有回来了。

    码头上大家为了提督的踪迹而争吵着。

    “提督不会抛弃我们的。”

    “大概是厌烦了这样的生活吧,都是一些不省心的家伙。”

    “我觉得应该是死掉了吧。”

    “昆西,你再乱说话看一下。”

    “姐姐,她们欺负昆西。”

    “俾斯麦,你不能再出击了,你的消耗太大了,现在镇守府承担不起。”

    “那就让驱逐舰们去远征。”

    “俾斯麦,你是秘书舰吗?萤火虫回来。你还是先管管你妹妹吧,那个蛀虫,只会整天看本子罢了,还是看你的本子。”

    德舰和英舰总是不对付,俾斯麦怒吼:“威尔士亲王!”

    自从提督再也没有回来,镇守府再也没有原来的欢笑和平静,大家开始争吵起来,英国舰船和德国舰船变成了不共戴天的愁人。不久后镇守府变得分崩离析了,应该是就是分崩析离这个词语吧,小小的提尔比茨语文学得不太好。记得胡德姐姐带着声望姐姐走了,列克星敦姐姐也和萨拉托加姐姐走了,直到一天喵姐姐和自己说话。

    “小宅,你跟我们走吧,这里待不下去了。”

    就算是喵姐姐的话自己也拒绝了,要找到提督,让镇守府再次变回原来的样子。

    当很久后她再次回到镇守府,所有的舰娘都离开,镇守府受到深海舰娘报复性的攻击已经变成了废墟,蜷缩在废墟里面休息了一天准备再次踏上旅途的时候再次遇见了回来的提督。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了,所以说啊,所以说啊,提督还是会再回来的,只是需要多等待一下就好了。

    风卷起地面的沙尘,只是可爱小萝莉的希望很快就变成了失望。

    “我不是你的提督。”苏顾提着背包,他不是什么喜欢占人便宜的人,被人误会当然在第一时间澄清。

    “肯定是吧,我记得你的样子。”

    “说了不是。”这样说着,苏顾只是有些疑惑真的会有和自己那么相像的人吗?

    小提尔比茨想了想伸出一根指头指着对方,说道:“那么,你绝不觉得能够生吃的东西如果煮熟了的话味道会很怪吧。”

    “煮梨或者炸香蕉什么的的确很怪,我也不吃炒黄瓜和炒凉薯,但是西红柿无论是生吃还是熟吃都没有关系,炖萝卜我吃,萝卜酸我也吃。”

    “只喜欢吃水果,不喜欢吃蔬菜,最喜欢吃肉。喜欢吃红萝卜不喜欢吃白萝卜,还喜欢洋葱,绝对不吃苦瓜还有绝对不吃榴莲。”

    “很普通的习惯,大部分人都会有,的确有些像,不过我其实很喜欢吃素来的。对了,对了,你要吃梨吗?”

    气愤于对方老是打断自己的话,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要打岔,小提尔比茨大喊起来:“不要吃啦。那么,那么……对了,把你的手伸出来,我记得提督手上是有一道疤的,如果你没有就不是提督了。”

    苏顾伸出手来,说道:“那你就错了,我的手上是有疤,不过是小时候穿罩衣的时候松紧带勒着手腕不小心烧出来,不是什么枪伤或者是刀伤。小的时候刚好到手腕,但是现在大了位置变了好多。”

    小提尔比茨眼睛亮了起来:“呐呐,就是提督啦,提督的伤疤就是这样的。”

    “不对,不对,我可不记得我有什么镇守府。”他摆摆手,自己来到这里没有多长的时间,自己又不是穿越什么的,这幅身体也是自己的,绝对是自己的,唯独这点不容置疑。

    小提尔比茨歪了歪头说道:“那是脑袋坏掉了吗?”

    “你脑袋才坏掉了。”

    “唔,一定是失忆了,我会帮你想起来,就放心地拜托小提尔比茨吧。”

    小提尔比茨故作老成地双手抱胸,说道:“你老是骚扰海伦娜姐姐,也不管她的抗议,总是戳戳戳的。这里,你喜欢戳海伦娜姐姐的胸部。”

    “肯定没做过,我又不是变态。”

    “因为是黑历史,就算被人说出来都会假装失忆吧。”

    想了一下,小提尔比茨继续说道:“因为觉得婚纱漂亮所以最开始就给了列克星敦姐姐戒指,喜欢看列克星敦姐姐穿婚纱的样子,还有萨拉托加姐姐,也让萨拉托加姐姐穿伴娘服。”

    婚纱的确很棒就是了,但是啊,自己可不会做出让谁一直穿着婚纱的事情来的:“你说的是变态不过我不是,婚纱的确很漂亮,但是我没有让谁穿过。”

    “当初在坞作战的时候明明说谁能够击沉深海提尔比茨就给谁戒指,原本戒指应该给凌波号的,最后却把戒指给了喵姐姐,喵姐姐就是俾斯麦姐姐啦。”

    苏顾蹲在上坡处的台阶上,笑着笑着突然愣了一下。

    海伦娜号啊,在满是少女身材的轻巡洋舰中有着成熟女性的身材,尤其是在改造之后,那种感觉给人就是熟透了的水蜜桃般诱人。在游戏中海伦娜号出了泳装换装后,能用来形容那对胸部的词语也就剩下沉甸甸这个词语了。的确,在那个时候自己喜是欢在闲着没事的时候自己会对着屏幕戳戳戳,然后看着海伦娜伸手护在胸前。

    列克星敦啊,当初玩游戏只有一枚戒指,因为不舍得戒指,所以在众多舰娘中选择了誓约后有换装的舰娘。列克星敦一套婚纱装,萨拉托加一套伴娘装,而且游戏里面换了装谁还会再换回来啊。

    要说钨作战,当初能够获得胜利都是托了凌波号凌斩仙的福,不过到最后因为凌波号好感度不够,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舍不得把戒指给小船,最后自己是把戒指给了俾斯麦。

    此时他以奇怪的眼神看向小提尔比茨。

    “镇守府的第一艘战列舰是科罗拉多号,第一艘高速战列舰是狮号,毕竟萌新自带狮。你只参加过演习从来没有真正出击和深海舰娘战斗过,包括维内托、华盛顿、前卫,只参过演习从来没有进行过实战。航空母舰永远摆在舰队最后面,因为稍微有一点强迫症。第一舰队的名字应该是叫做闪电在行动。是这样吗?”

    ps:被实名认证击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