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一十章 山崖
    新奥尔良号穿着一身白裙,头上戴着宽檐帽,高跟鞋踩在草地上。 .

    今天被自己的提督交代了一项任务,任务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反正她宁愿在办公室里面处理一沓文件。

    从镇守府出来,沿着一条小路往南边走,小路铺着石板竖着矮矮的栅栏。微咸的海风吹起来,随后风变得越来越大,白裙在风中猎猎作响。她微微弯腰,伸手按住自己的宽檐帽,避免被越来越大的海风吹走。

    已经进入春天好长的时间,草地上面满是漂亮的小黄花,如果不是远处狰狞的弹坑,这里是再漂亮不过的地方。奈何景色再漂亮,新奥尔良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想象着可能遭到的拒绝,越为自己感到担忧,眉头紧锁。

    视野的尽头能够看到一座白墙红瓦的小教堂,那就是自己的目的地。最初是一个刻意远离人烟的教堂,有人在这里苦修。到后来因为深海舰娘的出现,近海的教堂就被荒废了,神职人员可以为了信仰献身,但是可不想无辜死在炮火下面。自己初来的时候,这里就因为年久失修,已经荒废了好长的时间。

    神职人员离开了,后来又换了一批人住进去,从外表来看,这是一座小教堂,其实已经是民居。

    此时新奥尔良走到小教堂前面,大厅里面找不到人。

    “黎塞留。”

    “黎塞留。”

    “圣女贞德号呢,你在吗?”

    “姐姐出去了。”

    新奥尔良顺着声音的方向,陡然看到一个有着柔顺白的少女。

    少女站在门口,昂起头,海风将她一头长吹得乱舞。那是一个很漂亮可爱的少女,新奥尔良想到一个词语,小公主。然而小公主这样的词语,用出来又觉得有一些不搭配。对方现在看起来灰头土脸,漂亮的衣服脏兮兮。

    “空想,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刚刚跑步的时候摔了一下。”

    “你家大人呢?黎塞留呢?”

    “你找黎塞留姐姐有什么事情?”

    “邀请她参加聚会,聚会哦,有很多很多的小伙伴,还有很多很多好吃的食物。空想也想要去吧,那么就把你的黎塞留姐姐去了哪里,告诉我吧。”

    “如果黎塞留姐姐不去,你就不给我们去吗?”

    好睿智的反问,新奥尔良一时无言。

    空想的脸上有一丝调皮的笑容,随后开始舒展筋骨。脖子扭一下,手臂抡两圈,再踢踢腿。空想说道:“如果你追上我的话,我就告诉你黎塞留姐姐去了哪里?”

    “不想陪你跑。”泄气。

    空想,稀有驱逐舰,吃得多跑得快,新奥尔良可没有兴和空想跑步。而且追一个驱逐舰,想一想就感觉很丢脸的样子。

    然而空想不愿意算了。

    “呐呐,快来追我吧。”

    “只要碰我一下,我就告诉你黎塞留姐姐去了哪里。”

    “我过来了哦,我摸了你哦……我又跑开了。”

    空想如风一般在奔跑,俨然元气满满的样子。

    “真的不追吗……”

    “嗨”新奥尔良大喊了一声,伸出手想要去抓在自己面前晃过来晃过去的空想,然而空想咯咯一笑闪开。

    “你碰不到我。”

    啪

    没有被任何东西绊住。现在是北风天,地面干燥,水磨石的地面又不光滑,然而少女就是摔倒了。平地摔跤,这才是正版空想。

    “抓住你了……你的黎塞留姐姐到底在哪里?”

    空想委屈着抚摸着自己的脑袋,又抓了抓自己的白,说道:“在山崖边。”

    新奥尔良往小教堂后面走,远处看到一个女性。

    金色的长,橙色的骑士装,金属十字架项链挂在胸前,一只手在海风中举着刺剑,往四周眺望。睥睨,新奥尔良想到这个词语,又觉得有一些不合适。虽然对方的确是很强大的战列舰,但是从来没有用居高临下的视线来看待大家。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那边看过来,说道:“新奥尔良。”

    新奥尔良想起和对方最初相遇的场面是什么

    “敌人很多,航很快,我们绕不掉她们。”

    “提督的命令是要我们牵制这个编队的敌人,不需要击败她们只要带着她们在海面上绕路就好了。”

    “但是……姐姐,让开,是鱼雷。”

    听到同伴的提醒,连忙在海面上急转弯。因为是在高航下做出急转弯的动作,转弯的同时几乎让人摔倒。随后维持好自己的站姿,现两鱼雷贴着身边而去,鱼雷的度很快,如果不是提醒,想必自己恐怕就要被击中。这样的攻击虽然不会让她一下子就沉没,但是受伤却是难以避免。

    “不行啊,她们接近了,和情报不对,她们的航很快,不是低深海舰娘。”

    “那么我去迎敌,你跑到岸上面去,她们不会追上去。”

    情报失误了,敌人的航很快,无休止的攻击和牵扯下来两个人都走不掉。鱼雷不断朝着自己边射,炮火在身边轰出一道道数水柱,无休止的攻击总会命中己方。航不占优势,人数也没有优势,那么只有一个人留下来才有可能为另外一个人创造生还的机会,那么作为姐姐,没有可能让妹妹来牵制敌人。

    “那是战列舰啊,姐姐你不能去。”

    “没有办法了。”

    举着手中的炮台瞄准敌人开始射击,视线面前的敌人有着一头银色的长,身上的舰装宛如一条漆黑的钢铁海龙,这就是深海战列舰。

    除开深海战列舰,深海驱逐舰背着夕阳在移动着,鱼形的舰装一边咆哮一边拍打起巨大的海浪。张开巨大的嘴,嘴中是挣扎的深海舰娘。钢铁的鱼鳍拨动海水,位于嘴边的小型单装炮在转动,奔跑过来的是钢铁的巨兽。

    那个时候心想,走不掉了,接着陡然看到一火球击中航行最快的深海驱逐舰。一炮弹,击溃一个深海驱逐舰,然后看到一行人,为的人有着金色的长。

    “你没事吧。”那个时候听到这样一个声音,像是天使。

    “你小心,她们有深海战列舰。”

    刚刚提醒,然后看到深海战列舰半边身体如同蛇一样立在空中。深海战列舰海龙般的舰装摆动着巨大的身体游过来,钢铁舰装高高立着,随后如同泰山压顶一样朝着对方压下去。

    接下来看到对方不退反进,面对着空中袭来的阴影双手高举,接着将双手卡在对人舰装之间的关节之中,完全无视那沉重的舰装和因为相应重力带来的冲击将敌人按在海面。

    那恐怖的力量令人心折,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抵抗的敌人被轻而易举的击败。难怪无数的提督为了一个这样的舰娘哭天喊地,那在面对敌人的态度当真是宛如天神下凡,那华丽和帅气糅合在一起的身姿带给人的是致命的美丽。

    “你好,我们是附近镇守府的舰娘,请问……”

    “黎塞留。”

    “谢谢了。”

    “不用谢,客气。”

    “你们要去哪里吗?”

    “不知道。”

    “到我们镇守府坐一下吧,至少帮你把擦伤修复了。”

    “好吧。”

    “姐姐那么厉害,一定在很强大的镇守府吧。”

    “我们镇守府……”

    “既然这样啊,不如留在这里吧,带着孩子到处流浪也不是一回事。不是在我们镇守府,我们镇守府外面有一家小教堂已经没有人了……”

    新奥尔良想起过去相遇的场面,看到面前有些疑惑的女性,笑着说道:“黎塞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