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三百章 我们只是轻巡洋舰
    大概是天空飘过了云彩,房间里面的光线暗淡了许多。

    莱比锡找不到瓜子,没有瓜子没有爆米花没有零食,总觉得手边少了一些什么。

    亚特兰大吐槽自己的提督,对于自己提督的怨念,她多多少少有一些。虽然就算是有一点怨念,那么长的时间下来,该适应也适应了。

    批评自己的提督,这样的事情对于舰娘来说,其实经常发生。

    当然啦,和一般的批评有些不同,对于一个舰娘来说,那就是我批评我的提督可以,但是你不能批评我的提督。

    她说出这样的话,也就是吐槽一下。事实上她们姐妹几个人偶尔也会聚在一起说提督的坏话,不过该批评批评,该想念想念。

    听到自己妹妹反驳的话,亚特兰大说道:“好了,提督很好啦,一点也不坏。”

    大家都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这一点就算是圣胡安也要承认,但是现在提督变得越来越好了。既然已经改变了,那当然不能用过去的眼光来看待问题了,她还是相当维护自己的提督。

    圣胡安碎碎念,说道:“本来就很好。”

    事情本来就这样结束了,亚特兰大看着自己的妹妹不忿的表情,想了想,说道:“非要说提督有什么不好的话……”

    “我见过一次大海,那就是被捞起来的时候。其实也不能说只见过一次,毕竟镇守府就在海边嘛,想见的话随意都可能见到大海。只是说我一次都没有出击过,没有机会踩在那片生我的大海上面,就是因为出击要消耗资源。”

    “讲道理的话,我以前的时候挺弱。不过后来,我觉得我还是有成长的机会。如果给我机会的话,我也会像是其它人一样改变,会变得相当的强大。可惜那个时候,提督变得越来越懒了起来,到最后还是没有机会出击。但是要说提督懒嘛,那些主力舰都有演习的机会。”

    亚特兰大能够改造,但是苏顾懒得练级了,轻巡洋舰有海伦娜一个就足够了。再不济还有逸仙,毕竟那是光凭大腿就能够获得出击机会,外号腿仙的存在。亚特兰大,不认识的孩子。

    亚特兰大这样说着,圣胡安说道:“变好了,现在提督变好了,如果你想要出击的话,只需要和他说一声就够了。”

    亚特兰大继续说道:“我以前做了好多梦,梦见被拉走了,然后变成了一大堆的资源。其实有时候也做别的梦,都说舰娘是从记忆和历史中诞生的英灵,记忆啊感情啊强烈的话,舰娘就会变得很厉害。”

    “我好几次在梦中听见别人对我说亚特兰大,你就放心的走吧,我会带着你的愿望努力活下去,我会替你活下去。但是我为什么要别人替我活啊,我想要自己活着。那一次做到那个梦的时候,我被吓醒了过来。”

    圣胡安说道:“只是梦啦,不会发生啦。”

    随后亚特兰大去拉圣地亚哥的尾巴,她说道:“以前的时候,圣地亚哥是我们四姐妹里面唯一出击过的人……”

    “圣地亚哥呢?又受到了什么样的对待。那个时候镇守府出击都是反潜编队,大家调侃总是出去炸鱼。炸鱼偶尔也会受伤的,我好几次看到圣地亚哥中破大破回来。那么提督呢?提督在让她入渠之前做什么事情呢?看她的屁股罢了。看她的白色内裤,看她把尾巴翘起来。”

    “还有啊……”

    亚特兰大刚想要说话,圣地亚哥想要去堵她的嘴巴,然而失败了。

    亚特兰大说道:“我们亚特兰大级的四姐妹,舰装都是差不多,有猫耳朵和猫尾巴。圣地亚哥中破大破了,会把尾巴露出来。我好几次听见了,提督说圣地亚哥装了肛塞,肛塞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吧,我就不明说了。”

    莱比锡在旁边笑起来,心想,我不知道,麻烦亚特兰大你给我说一下。

    “圣地亚哥,每次中破大破回来就被看屁股,还被说装了肛塞,你说惨不惨。”

    圣胡安说道:“要说惨,人家海伦娜还要惨,人家都没有说什么,胸部说戳就戳,说摸就摸,人家还不是这样过下来了。”

    “海伦娜更惨。”

    亚特兰大这样说着,圣胡安沉默不语,是啊,海伦娜更惨。

    “不是说你来找我们不好,提督自己失踪不见了,这个时候出现想要把我们叫回去。但是该怎么说呢?叫我们回去的话,他自己都不亲自跑一趟吗?那么没有诚意。即便远了一些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说威尔士亲王在那么远的地方,他都过去了,去找威尔士亲王了,轮到我们呢?”

    圣胡安说道:“提督想来的,只是我等不及要一个人先过来罢了。”

    “他有担心过你吗?比如说是你这次出来了。”

    “当然……当然会担心吧。”

    亚特兰大眯着眼睛看向自己的小妹,说道:“你找到了提督,你说你和他一起生活了好长的时间了吧。看得出来你应该是喜欢提督吧,你说他的时候,眉飞色舞。你喜欢他,圣地亚哥也喜欢他……”

    圣地亚哥脸色羞红,说道:“别说我啦。”

    亚特兰大说道:“但是老妹呀,提督永远不会给我们戒指的,因为我们只是轻巡洋舰啦,不是主力舰,不强,提督怎么可能喜欢我们。其实不能说是我们提督不行,每一个提督都喜欢主力舰。有主力舰就是欧洲提督,没有主力舰就是非洲提督。他们都说一视同仁,其实根本就是差别对待。”

    “提督啦,作为一名舰娘来说,一般都喜欢吧。不过像是自己这样的舰娘,只是轻巡洋舰,根本就没有拿得出手,又得不到重视。”

    “我们只是轻巡洋舰,提督根本不喜欢。即便只是一次都好,也想听一句‘圣胡安、亚特兰大、朱诺,你是我唯一想要的船’这样的话,但是没有。即便偶尔能够听到一句话,那就是哦,是你啊。”

    “对于轻巡洋舰来说,喜欢提督应该是什么感觉呢?我以前的时候听过几句话,那是一个被自己提督伤心的舰娘和我说的。”

    “看着你喜欢那些主力舰,看着你给她们戒指,看着她们欢笑。刚刚好,看见你幸福的样子,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

    “哪里会有舰娘喜欢孤独着喜欢一个提督,不敢和提督撒娇,不敢表白,只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害怕表白了,连朋友都没得做。”

    “算了,不说了,准备回去吧。”

    圣胡安蜷缩在椅子上面,微风吹起窗户的窗帘,光线忽明忽暗。她将头枕在自己的蜷缩着的双腿膝盖上面,精心打理着的红色长发往一边倾泻。此时她听到自己姐姐的话,深有同感,莫名有些失落。

    周围唯有莱比锡吃饼干的声音,然而莱比锡咀嚼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心想,怎么开始互相伤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