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九十二章 没有苏顾的镇守府(上)
    太阳从海平面升起来,清晨的曙光照进镇守府,时间已经到清晨,负责食堂的欧根亲王早就已经起床了。

    在前往食堂之前,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她在走廊上一边走一边将自己蓝色的中长发扎成双马尾,又拨了拨自己的刘海,她背着手俏生生地站在俾斯麦的房门前。必须要做的事情,当然是和自己的俾斯麦姐姐每日早安了。

    俾斯麦的性格严谨,不苟言笑,有着这种性格的人往往还有着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守时,俾斯麦每天起床出门都是固定的时间。

    随着房门发出吱呀的声音,俾斯麦走进走廊,立刻就听到一个声音。

    “俾斯麦姐姐早上好。”

    每天都能够得到这样的招呼,俾斯麦已经习以为常,她说道:“早。”

    “俾斯麦姐姐又要去锻炼?”

    “是啊。”

    “偶尔多休息一下也可以了。”

    “随时都不能够松懈,松懈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就像是我们的提督,以前的时候还能够跟着我在早上跑步。少去了一天,以后总能够找到理由不去了,现在锻炼断断续续。”

    欧根亲王笑着说道:“俾斯麦姐姐每天都盼着和提督一起跑步,提督少去了几天,当然不满意了。话说,自从你们从希佩尔海军上将姐姐那里回来,你们的关系好了很多。”

    俾斯麦一掌拍在欧根亲王的额头上,说道:“不要多想……嗯,你这是去食堂吗?”

    “圣胡安出去了,这些天的任务就全部都交给我了。”

    两人这样走下宿舍楼,俾斯麦要往操场的方向走,欧根亲王要往旁边食堂的方向走。

    威尔士亲王才起床,敲门声就已经响起来,那是反击的敲门声。她可是大哥般的存在,怎么可能和普通人一样,她可是有反击作为御用女仆。

    虽然对于本人来说,她还是不愿意被反击这样特殊对待。

    事实上被自己的提督好笑般吐槽了好几次,大哥就是大哥,亲王就是亲王,就是与众不同。虽然知道自己的提督没有恶意,只是好笑般这样说。但是从那以后,对于反击的服侍,稍微有一些抵制。她不是彻底冷漠,无视一切的大哥。

    威尔士亲王说道:“进来。”

    随后她就看到反击将房门打开,捧着水盆进来,一只手还拿着毛巾。

    威尔士亲王从床边站起来,说道:“你平时为什么都不去帮提督,他才是你的主人。”

    “他是主人,你是女主人,而且他说不用了。”

    “那我也说不用了。”

    反击沉默,随后说道:“因为总是能够看得到列克星敦从他的房间里面出来,我再进去的时候已经看到他穿衣完毕、洗漱结束,他根本就不需要我帮忙。有时候提前敲门,里面也不开门。到后来总算开门了,看到他和列克星敦有些尴尬看着我,觉得还是没有必要那样做了。”

    威尔士亲王面无表情,随后说道:“好吧……帮我穿衣服吧。”

    尽管同样是婚舰,但是列克星敦的地位实在有些高,以前的时候就被评价为完美人妻,而自己的外号却是大哥。列克星敦在所有的婚舰里面,没有任何人能够比得上她的地位。如果要论整个镇守府的话,唯一能够击败她的大概就是最早找到提督的小宅了。不过小宅是小女孩,不会有任何人拿她们两个做比较。

    小宅的成年版北宅倒是挺主动,也是婚舰。她喜欢没脸没皮赖在提督的房间里面。记得自己提过一次,说是作为女性要检点,但是她依然每日我行我素。甚至有一次听到她说,“提督都没有说我,你说我?”

    再配合北宅那一副委屈的表情,心想还真是自己多管闲事了,是啊,提督都没有说她。

    威尔士亲王伸直手,配合着反击给自己穿衣服。穿好衣服再配合着反击将自己将金色的长发别在两侧,以前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个发型,也不准备再改了。

    反击捧着威尔士亲王的长发,用木梳梳理着,说道:“主人出去找海伦娜了,大概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够回来。往常主人偶尔抽得出时间来和你说话,现在他已经离开很多天了。亲王,你每天都这样闲着,会不会有一些无聊。”

    “相比于以前已经足够了。”

    反击突然伸出双手环抱住威尔士亲王的脖子,从后面将自己的脸和威尔士亲王的脸贴在一起,她小声说道:“如果提督都不来找你,那我们就抛弃掉他吧,那个不负责任的丈夫。”

    威尔士亲王冷声说道:“不要胡闹。”

    反击这个时候才松开自己的手。

    威尔士亲王当然清楚,反击不是什么百合。她所做的一切,不过为了让自己每天不那么沉闷,有的时候不惜逾越女仆的身份,明明她自己把这个看得最重。

    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偶尔会说大家干脆一起百合花吧。有的时候说不如去做北宅的模特,如果提督看见了本子,一定很喜欢。要不然就说我们一起去壁咚了提督……每天都提出无数个建议,只是为了让自己每天不是那么无聊,不是那么沉闷着喝酒。

    威尔士亲王说道:“提督没有空,偶尔得到一个过去同伴的消息,他就要到处跑。说起来,一直都没有得到你的姐姐声望号和胡德的消息,有时间我们两个去找她们吧。她们以前公司的地址留了吗?顺着线索或许能够找到她们现在在哪里?”

    反击说道:“两个人去有什么意思,有时间就你、我和提督三个人一起去。”

    习惯早起的人,早就已经起床。还有人正在努力和睡魔做斗争,她叫萨拉托加。在睡魔的手下,一招都撑不过的人叫做北宅,即便是连她的姐姐都放弃掉她了。

    萨拉托加要比北宅好得多,清晨过去没有多久,她刚刚醒过来。身体下意识在床上滚动,怀中少了一个怀抱,随后她睁开朦胧的双眼才看到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萨拉托加看向梳妆台后面的人影,说道:“姐姐,你怎么那么早就起床了?”

    “因为昨天很早就睡觉了。”

    “多睡一下嘛,好难得才有机会和姐姐睡一次了。你总是跑到姐夫的房间里面,现在姐夫出去了,你总算是属于我了。”这是苏顾离开镇守府的几天之后。

    列克星敦用手摆弄着自己的亚麻色的长发,作为女性来说,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整理妆容。她听到自己妹妹的话,刚想要伸手拿梳子,动作停下来。萨拉托加的话当然有些夸张,不过自己的确好久没有和妹妹安安心心睡觉了。

    不过她温婉大方,对方又是自己的妹妹,她说道:“既然是你的姐夫,当然要睡在一起了。”

    萨拉托加在床上坐起来,无限美好的肩头和锁骨从睡衣里面露出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安分,滚来滚去,此时一头长发凌乱。她揉了揉自己鸡窝般的金色头发,面对自己这个不知羞的姐姐,她说道:“姐,你是大姨子。”

    已经和过去不同了,现在列克星敦不会生气,她说道:“是是是,我是大姨子,我的小妹夫出去了。”

    说到这一点,萨拉托加就有些来气。自己的姐夫,以前的时候无论自己怎么撩拨,都不敢有什么动作。海伦娜来了,为了要和海伦娜一起出去,居然学会动手动脚起来了。

    “海伦娜,那个小骚蹄子。”

    听到自己妹妹的话,列克星敦蹙起眉头,说道:“你从哪里学来这一个词语?”

    这样的词语还需要学,看海伦娜那个样子就能够想象得到了。萨拉托加心中诽谤,说道:“本来就是,不然只是去找肯特的话,真的需要那么多天的时间?”

    萨拉托加重新在床上躺下,她和睡魔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不过对手是睡魔的话,她有支援,列克星敦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窗户,光线照进房间,萨拉托加连忙用手挡住,说道:“姐,亮。”

    “你该起来了。”

    “还想要再睡一下。”

    列克星敦还是很宠自己的妹妹,想了想,既然妹妹想要睡一下那就继续睡吧。她将自己的妆容整理好,吻了吻自己妹妹的额头,随后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