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九十一章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苏顾被海伦娜叫到房间里面,会不会有让人愉悦的事情生呢?虽然知道是妄想,还是有一些期盼。?毕竟海伦娜有着那样魅惑的身体,刚刚那被裹在浴巾里面的身材实在让人血脉偾张。

    然而等到他走到房间里面的时候,立刻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肯特在外面,不好和你说,呐,戒指还给你。”

    苏顾听到海伦娜的话,有些懵了,戒指还能够还的咯?这个意思说是,海伦娜根本不想接受自己的戒指,想到这里莫名有些失落起来。

    随后等待海伦娜将一个小盒交到自己的手上,苏顾打开盒子,然后就看到里面的戒指,那和列克星敦手上的戒指一模一样。而且,自己还有一枚当初赤城交给自己的戒指,那是原本属于自己舍不得出去的戒指。

    “这个?”

    海伦娜说道:“我拿着没有什么用处,你刚好可以拿给客厅里面的肯特,不然送给拉菲也可以了。”

    不是把戒指还回来,要求退婚,那就好,苏顾稍微安心了一下。

    不过听到海伦娜后面的话,心思一动。只是自己可没有那么傻,以后可以给,但是这个时候拿给肯特,说不定会被杀吧。那么如果把戒指给拉菲怎么样?嗯,当然只是随便想一下罢了,对小女孩出手不符合审美。

    苏顾拿着戒指看了看,说道:“你不换一下?”

    和此时自己手中的这枚戒指比起来,自己原本送出的戒指实在简陋得可以。毕竟身上不可能带太多钱出去,况且一路上买买买,又买了许多的东西,已经没有多资金。戒指便宜,虽然买下那一枚戒指的时候,已经基本上将这次带出来的钱花了干净。

    “还是把戒指留给你的小情人吧,比如说是反击……”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此时海伦娜不像是刚刚接到戒指的时候,羞红着脸。也不像是接到戒指片刻后,为了掩饰羞涩而故作冰冷的脸。

    反击,的确很不错的女仆……嗯嗯,果然很多事情不能走出第一步,一旦走出第一步,接下来就容易破罐子破摔了。咳嗽一声,让心情平静下来,苏顾问道:“所以说当初那些戒指到底都被谁拿走了?”

    “谁拿了也不会说出来,反正后来大家到你的办公室里面,已经看不到戒指了。除开南达科他号是犯,所有人都知道,剩下的戒指,问谁谁都说自己没有拿。南达科他最先出手了,至于她一共拿走了几枚,只有第二个拿的人知道。”

    “那么你这枚……”

    “临走的时候,南达科他偷偷摸摸给了我一枚戒指,就是这个。”

    苏顾心思如电,说道:“真不是你假借南达科他的名义……”

    他还没有把话说完,然后就被海伦娜拿着枕头砸倒,动用了一丝舰装力量的枕头有着狂暴的力量。虽然不知道是塞棉花还是鹅毛的枕头,没有办法给人造成伤害就是了。

    苏顾不屈不饶,他坐在地上看着海伦娜绝赞的身体,思考了一下说道:“晚上的话……”

    “滚”

    ……

    明明都已经了戒指,为什么自己还是要和拉菲一起睡,这是苏顾想不通的事情。

    当然想法只是想法,真要一起睡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心里面会有一些障碍,毕竟认识海伦娜连一个星期都没有。不过说来和小姑娘拉菲一起睡,也不错,那种体验棒。只是拉菲身材纤细,比起小萝莉和幼女终究少了几分柔软,而且年纪大了一些,搂搂抱抱的事情就感觉很鬼畜了。

    拉菲跟着大家走了一天,一天都没有休息,即便是舰娘也会感到有些累。此时时间不过是九点十点这样,往常这个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睡着。现在这次拉菲已经开始有些昏昏欲睡。

    她等到海伦娜洗完澡,然后去洗澡,回来后就缩在床上了。

    等到苏顾再洗澡回来,她像是虾米一样蜷缩着睡着了,被子也仅仅是盖到一半的样子。

    苏顾坐在床边,给拉菲将被子全部盖上,接着看到拉菲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用手挡在脸上。他走到门边,将灯熄灭。开关没有设计在床边真是不够到位,还是应该设计成门边和床边都要有控制开关。

    将灯熄灭,苏顾坐在床边,没有睡下,考虑着问题。

    给了海伦娜戒指,算是完成了一件事情。想起自己和小宅最初的事情,想起列克星敦,舰娘这种纤细的生命真是让人怜惜,想要保护。只是想要保护,保护到给了戒指,感觉有些变味了。

    话说,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回去后该怎么和列克星敦交待。

    尤其萨拉托加老是在说海伦娜是狐狸精,自己一定会被吃干抹净。虽然对于自己来说,应该是自己将海伦娜吃干抹净,但是萨拉托加固执己见。回去该怎么和萨拉托加说才好了,又是一个难题。

    自己已经有了两枚戒指了,将来应该怎么办呢?又给谁呢?虽然海伦娜是特殊的存在,但是反击、赤城、肯特,总之有很多人不差呢?而且将来还会更多,加贺、科罗拉多、罗德尼、纳尔逊……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了,管那么多做什么。虽然就自己来说,所有人都给戒指都好。

    ……

    海伦娜习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换上睡衣,换好睡衣,随后打开房间里面的窗户,让风吹进来将微湿的头吹干。

    她手指插在头中,抖着长,让头变得蓬松以便度快些。

    她穿得随意,不过小楼的窗户外面是无尽的大海,也就是偶尔有灯塔的光线照过,自然不会有人偷窥。

    虽然接受了戒指,但是和自己提督一下就住在一起,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羞涩。况且原来就和肯特说过了,自己晚上要和她一起睡。那个时候哪里知道会得到戒指,事后想一下,临时改变主意感觉好像有一些不好,是不是显得自己太轻佻。

    不过不管怎么样,有了戒指就已经很好了,还想要怎么样,不然就太贪心了吧。

    海伦娜的房间简约大方,轻纱的窗帘,衣柜书柜一样都不少。衣柜被打开,里面的衣服大多都被收了起来,只剩下寥寥两件吃灰好久感觉穿在身上特傻的衣服。

    肯特穿着睡衣站在书柜旁边翻开着书,她随心意随便抽出来一本,翻了翻,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一张图片都没有。她不是什么文学少女,对这些东西没有半点兴趣,实在无聊了,宁愿呆都不愿看这些蚂蚁字。

    她将书重新塞到书柜里面,看到海伦娜站在窗户边,随后说道:“真好啊。”

    “什么真好啊?”

    肯特说道“那里。”

    海伦娜感觉有些无奈,貌似每个人都喜欢说自己胸部的事情,为什么不去说威尔士亲王,还是因为自己比较好说话。

    “你啊你。”海伦娜伸出纤细的手指点了点肯特的额头。

    她看着肯特在床上抱着枕头,伸出手来,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看看提督给我的戒指是什么?不是什么钻石戒指,比不上列克星敦她们的戒指,只是很普通很便宜的戒指。没有办法,毕竟我们只有一个人渣提督。”

    肯特没有那么多心机,她看着海伦娜手指的戒指,又摸了摸,虽然也很漂亮,但是完全没有钻石。

    随后她伸出手想要从海伦娜手指上面,将戒指褪下来,还没有动手,就被海伦娜拍了一下,说道:“痛,要涂了香皂才能够取下来。”姑且认为海伦娜说的是真话好吧。

    肯特不疑有他,随后收回手来,说道:“提督什么时候给你的?”

    海伦娜微抬下巴,说道:“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时候呢?”

    “不知道。”

    海伦娜说道:“那我也不知道。”她当然不能说是刚刚才给的戒指,而且如果刚刚没有给,晚上我就要和你说,自己和提督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了,根本就不是婚舰。

    海伦娜说完,看到肯特,眨了眨眼睛,说道:“提督还有戒指,不然你问他要吧。”

    肯特说道:“不要……”她当然不会做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

    肯特侧脸压在枕头上面,说道:“海伦娜,你有没有觉得提督变了好多了,变得好多了。”

    “你只能够看到他的表象……”一枚戒指就想要一个大姑娘陪着睡觉,外表纯良内在色狼,那才是我们的提督。

    肯特说道:“明天我们就要回镇守府了吗?镇守府是什么样子的呢?有以前的镇守府那么大吗?”

    海伦娜回去过一次,关于苏顾如何得到镇守府的经过,她也清楚了。毕竟原本只是给新人提督准备的镇守府,而且还是原本因为提督调走而剩下来的镇守府,哪能有多大。

    海伦娜说道:“镇守府不是太大,不过挺漂亮。那天我回去的时候,提督就带着我到处走。虽然哪个地方干什么用?他没有说,然后尽听见他在吹牛。哪里哪里是他在布置的,哪里哪里他又提了什么意见,一朵花他都能够说得出花样来……”

    话很长,她说完,停顿了片刻说道:“你要喝水吗?我去客厅里面倒一些过来。”

    “不用了。”

    “那我倒水去了。”

    路过拉菲的房间,从门缝下面没有半点光透出来,看来他们已经睡觉了。

    客厅里面的灯已经熄灭了,海伦娜也没有开灯,摸索着找到水壶所在,用杯子接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随后再次回到房间里面,海伦娜说道:“我们把灯关了吧,肯特你把床头灯打开。”

    “好……话说,等明天我们回去要做什么事情?”

    “不需要做什么事情,又不是回去工作。前些天的时候,大家击败了深海舰娘,现在应该暂时不会有深海舰娘出现。镇守府的远征工作不是很多,基本很少有事情……”

    “镇守府又不是工作单位,也不是打工的公司,不是朋友家。有提督在,能够让人感到安心。那里是镇守府,是港区,是家啊。不需要工作,就算是整天无所事事都没有关系,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说你。不是朋友家,不用客套。有事情大家一起做,没事情大家一起玩。”

    肯特露出微笑,这才是镇守府,这才是舰娘不想要离开的地方。

    海伦娜继续说道:“镇守府现在多了三个舰娘了,你不认识。一个是齐柏林,她原来是学院的教官,现在过来做指导老师,说是指导老师,但是一直都没有走。提督和我说,齐柏林已经被赤城和俾斯麦拐走了。赤城如果不是吃饭时间,她喜欢坐在食堂外面的长椅上面,齐柏林每天都会去和赤城说话,像是在请安一样。他说他还教唆小宅叫齐柏林阿姨……呵呵,虽然没有看见,但是那个那个画面一定很有趣。”

    “还有一个航空母舰约克城号,那是提督新建造出来的舰娘。约克城是武斗派,就是那种喜欢向你挑战的舰娘,不过她现在在镇守府里面的胜绩为零。因为镇守府里面的人,要么很厉害,约克城赢不了。要么基本都不会出击,根本不会答应她的要求。约克城是胸大无脑,不过人挺好,你可以叫她约某人。”

    “有一个驱逐舰岚,总是跟在赤城的旁边,不过她才加入镇守府,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海伦娜虽然只是待了一天的时间,但是很多事情都知道。

    “列克星敦是秘书舰,提督现在已经不像是以前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秘书舰了。反击现在是女仆,感觉她越来越厉害了,说不定有一天过她的姐姐声望号也说不定。俾斯麦喜欢站在码头边,不知道是看海还是看海鸥。晚上的时候看见她和提督并排走在港区,俾斯麦也是婚舰啊。威尔士亲王……”

    肯特说道:“威尔士亲王啊,她有些吓人,不知道胡德在哪里……”

    她露出笑容,心想,还是和自己镇守府里面的姐妹在一起开心。艾菲虽然是好朋友,但是只是普通人,有很多的话题没有办法说。而同为镇守府的舰娘,又有同样一个提督,共同话题怎么也说不完。

    声音一点点的小下去,明天终究要离开,不能彻夜都在聊天。不久后,声音彻底消失,肯特开始睡觉,只能够听到浅浅的呼吸声。

    海伦娜还是有一些睡不着,感觉今天说了好多的话。

    此时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双手抱胸,看着天花板,想到了自己提督的相貌,想到他以前盯着自己的眼神。

    海伦娜轻声自言自语道:“你不想摸一下吗?”

    “你只是想要摸一下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