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九十章 该还回去了
    浴室里面雾气腾腾,海伦娜躺在浴缸里面,此时水刚刚没过她的胸口。本身就是舰娘,幻想般的生命,皮肤可以说是肤如凝脂,躺在浴室里面的海伦娜是再美丽不过的风景。

    此时她顺手捡起拉菲放在浴室里面的玩具,在手中摆弄了一下。依然记得以前的时候,禁止拉菲把玩具带进浴室,但是那个不消停的孩子,如果没有玩具的话,她就喜欢在浴缸里面开着舰装。自从她把浴缸弄坏了一次,屡教不改,没有办法才给她把玩具带进去。

    此时海伦娜在浴缸里面弯着腰,伸手摸到自己的脚趾,然后到踝关节。从小腿、大腿、臀到小腹,手指最后在胸前停下来。

    事实上她知道别人怎么看待自己,下流的乳量、引人犯罪的胸部、完美水滴型,这是最常用的词语。海妈、奶伦娜、海乳娜,这些是最喜欢叫的外号。

    完美的乳量,除开引人羡慕外,其实也带来了很多的麻烦。

    因为这个原因,以前外出的时候经常能够遇到,很多盯着自己胸前的视线。虽然大多数时候遇到的人,最多就是看看。但是偶尔也遇见过,那些仗着有钱想要凑过来的人。说是自己只要陪睡一夜,或者让揉一下就给很多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暴发户,狠狠打了一巴掌,言语再下流一些的人就附送一记撩阴腿。

    有时候想,自己的提督也是因为那样的乳量,才对自己刮目相看,喜欢戳戳戳。但是明明自己作为轻巡洋舰,甚至有着重巡洋舰的火力。除此之外,优秀的索敌,消耗资源少,能反潜,有着相当多的优点,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胸前的四两肉,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情谊千金不如胸前四两,有时候想一想让人发笑,虽然自己那里大概远远超过四两。

    没有那样的胸部,自己才更像是自己,而现在的自己更像是胸部的奴隶。有时候怀疑提督不是喜欢自己,只是喜欢胸部罢了,好好一个人输给胸部,让人叹气。

    海伦娜看着天花板,手掌抚摸着戴着自己手指上面的戒指。那是一枚很普通的戒指,说不上多精美,比起列克星敦她们的戒指差了好远,但是也是戒指。

    她一点点滑下浴缸,下巴和嘴都没入水中,她如同小孩子一样在水里面吹泡泡,咕噜咕噜。随后再把头露出来,心想,自己真是好幼稚,不过自己本来就只是轻巡洋舰,只是长得成熟了一些罢了。

    提督喜欢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仅仅是因为胸部,又或者还是因为责任,大概最后一点才最正常吧。

    想一想,一个人的爱哪有可能分得那么多人,如果把自己算上的话,提督已经有九个婚舰了。而且和那些婚舰比较,自己拿不出任何优点。即便是引以为傲的胸部,若是在狮号和威尔士亲王面前也完全没有优势,想必真是因为责任吧,或者说是怜惜?

    如果一个男人仅仅因为责任和怜惜才来婚自己,那是多恶劣的事情。作为独立的女性来说,应该拒绝吧。不过一个已经有了提督的舰娘,哪里说得上独立。

    给自己戒指的时候没有拒绝,果然还是想要,就算他只是因为责任和怜惜才给自己戒指,还是喜滋滋的接受了。

    很多人都说舰娘是不正常的生命,是脑袋秀逗的女人,明明有那样的战斗力不知道去争霸世界。一个个长得那么漂亮,喜欢一个小小的提督。总是被一句话就哄得高兴好半天。但是自己是舰娘,找了一个人渣提督,我有什么办法?

    就是想要待在身边,因为觉得安心。给自己戒指或许只是因为责任、怜惜,或者喜欢自己的身体,但是给自己戒指的时候还是接受。没脸没皮的女人。

    海伦娜这样想着,手指放在戒指上面,想了想,摘下来吧,还是舍不得。

    就算是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你。

    良久,海伦娜在浴缸里面站起来。唔,泡了好久的澡,皮肤不会泡皱了吧。

    ……

    海伦娜洗澡去了,肯特换了一身洋装走出来,坐在沙发上面。她发现苏顾盯着自己,有些不安地在沙发上面扭动。她低头看了看胸口,虽然有些鼓胀胀的感觉,但是扣子全部都扣起来了。

    肯特有些疑惑问道:“提督,你到底在看一些什么东西,肯特很奇怪吗?”

    “没什么,就是看你很漂亮。”说完这句话,苏顾觉得自己有些口花花了。

    肯特脸色微红说道:“不要说。”

    苏顾说道:“海伦娜刚刚帮你换衣服的时候,有和你说什么事情吗?”

    洋装的拉链在后背,虽然手够得到,但是想要换上衣服的话,还是要有一个人帮忙比较好。所以海伦娜必须要去帮肯特将后背的拉链拉起来,虽然已经夜晚了不会再出去,其实穿睡衣也可以。但是作为女性来说,肯特也想要试试新衣服。

    肯特说道:“我看海伦娜的表情很奇怪,刚刚提督和她说了一些什么事情?”

    “没说什么。”

    肯特坐在沙发上面,她的双腿并拢,双手端正放在大腿上面,刘海垂下来遮挡住脸,随后轻轻应了一声:“哦。”

    不好一直说海伦娜的事情,苏顾说道:“你以前的时候跟着船做护卫,到底做一些什么事情?”

    “大多数时候就是探路,跟在货船的旁边,有的时候坐在甲板上面发呆。”

    “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到处跑呀跑就到那里了。”

    “你以前遇见了海伦娜,为什么不把自己的情况和海伦娜说。”

    “觉得……觉得拿这些小事情麻烦海伦娜不好。”

    “不多说了,反正事情过去了,以后肯定会更好。到镇守府别受欺负了,虽然大家不会真欺负你,但是说不定有恶作剧。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我会帮助你,毕竟我是你的提督。”

    肯特是个弱气的姑娘,苏顾只能这么叮嘱。想起以前的时候上课,都说舰娘无小事,一点点小小心理阴影没有解决的话,说不定会越变越大让舰娘堕落成深海舰娘。虽然有夸张的地方,但是小心无大错。

    “嗯。”

    苏顾说道:“你吃梨吗?”

    “我吃一半好了。”

    “我们家乡那里是不给分梨的,因为分梨有分离的意思。”

    肯特连忙自己在果盘里面拿了一个梨子,说道,“那我还是不要吃了,我自己吃一个。”

    苏顾好笑,浴室传过来开门声,随后他就看到海伦娜围着浴巾走出来。半露的上乳,深深的沟壑,浴巾不大,遮住胸前的同时,下面仅仅挡住了大腿根部。海伦娜这个样子,实在显得有些诱惑。

    苏顾看着海伦娜拿着毛巾,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句话也没有和自己说。

    肯特看到这一幕,说道:“提督,你和海伦娜到底说了一些什么?”

    “没有说什么……”

    明明给了戒指,这搞得自己犯了好大的错误似的。这是因为婚太晚了?反正女人心海底针了。

    ……

    另一边,海伦娜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她抚摸着自己手指上面的戒指。

    随后她伸手抽开房间里面一个柜子最隐秘的抽屉,随后在抽屉的最深处摸到一个小盒。

    她抿了抿嘴唇,将那个小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个戒指。

    戒指很早以前的时候就得到了,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自诩为婚舰,不管是面对自己的追求者还是面对企业号,都说自己是婚舰。虽然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因为那个时候认为提督失踪,再也找不到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又回来了,那个时候想起来,觉得有些不知羞耻。原本想要还给他,但是那天晚上企业说了一大通,所以不敢再还回去,以免自己有胁迫的嫌疑。

    现在总算是可以还给他了,毕竟自己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东西。

    海伦娜“大”字一般躺在床上,随后开始发笑,自己有了和所有人都不同的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