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八十九章 戒指
    在外面的火锅店吃晚饭,不得不说宁海平海开的火锅店,手艺是真不的不错,至少在自己的镇守府里面,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不管是汤底还是食材都是顶尖的存在,非要说缺点的话,那就是太贵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思考一定要早点把逸仙和扶桑找回来,这两个应该是镇守府里面厨艺最高的存在。况且一个腿仙一个球王,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说都值得信赖……

    从外面的街道回到舰娘总部,天色已经彻底夜下来。

    走在夜晚的城市,牵着拉菲的手四处张望。这是一座小城市,但是比起自己所知道的小城市,这里应该说是小而精致。街道边竖立着路灯,零零散散有行人和小贩。小楼装了霓虹,漂漂亮亮。完全不像是大多数城市那样,到了夜晚就成了鬼城。

    天已黑,但是回到舰娘总部不算太晚,此时舰娘总部的铁门都没有关。回去的时候,看到保安对自己笑,苏顾也跟着笑了一下。

    大家都提着东西,苏顾即便想要挥绅士风度,但是大包小包,他一个人拿不下。

    回到屋里面,将准备带给镇守府的大家的礼物放在客厅里面。从早上的时候就没有停下来,从逛街购物的兴奋中停下来,即便是肯特和海伦娜也感到需要休息。拉菲扑到沙上面,彻底不愿意动弹。

    不过终究不能就这样休息了,拉菲和海伦娜还要收拾自己的东西,毕竟约定明天就准备回去了。这次出来已经好多天的时间,甚至比当初和列克星敦约定的时间都要更长。

    拉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收拾东西,她的房间里面乱七八糟。墙壁上面贴着各种各样的海报,香烟广告有,风景图画也有,漫画卡通有。床边放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已经锈蚀的铁锚,还有一个杠铃和两个沙袋……热爱运动,喜欢自诩为厉害的拉菲,会向人讨要礼物,喜欢零食,这就是拉菲,她的房间和她正搭配。

    这次她想要带走的东西有很多,苏顾路过她房间的时候,看见她坐在自己的小皮箱上面,脸色稍微有一些惆怅。

    苏顾有些疑惑,问道:“你怎么坐在皮箱上面,不收拾东西了?”

    随后他就看到拉菲从自己的皮箱上面下来,然后立刻看见了她的皮箱自动打开,接着东西从皮箱里面掉下来。

    “你在皮箱里面塞太多的东西了吧,除开衣服,别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带。”

    拉菲再次把皮箱合上,说道:“我的玩具、我的武器,还有提督你给我买的糖果,我还没有吃完。反正我们有游艇,全部带走就好了……好麻烦。提督,你帮我收拾吧,厉害的拉菲想要睡觉了。”

    苏顾将拉菲的房门合上,说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从拉菲的房间里面出去,在客厅里面看到海伦娜,原本坐在她旁边的肯特不见踪影,苏顾说道:“肯特呢?”

    “她洗澡去了。”

    苏顾在沙边坐下,说道:“你不收拾东西?”

    “基本都收拾好了,只带一些衣服和重要东西就够了。这个房子属于我,以后随时可能回来住,可以当做是临时落脚点。”

    “话说,你给她们买了一些什么礼物?”

    虽然一起出去,苏顾不过充当了半天时间的应声虫。无论她们想要买什么东西都是点头,不表意见。当然表意见,也没有太多的用处。购物的时候,哪管你提督不提督,掏钱包的时候,你才是提督。

    海伦娜说道:“送列克星敦一对白色手套,感觉挺漂亮。只是觉得如果没有配套的衣服,穿起来大概不好看。不过手套很贵,不管搭不搭,我的心意到了。毕竟她可是秘书舰,以后不能给我小鞋穿。萨拉托加,萨拉托加啊,就给她围巾好了,但是萤火虫也是送围巾。”

    “萨拉托加送围巾,萤火虫就不给围巾了,现在萤火虫已经有好多的围巾。每个人都送给她围巾,她已经和我在抱怨了。北宅随便给什么都可以,反正送给她什么,她都不在乎,她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萤火虫有好多的围巾,主要是因为她总是围着围巾,一度导致镇守府里面的人认为她喜欢。很多人远征回来,给大家带了礼物,而萤火虫都是得到围巾。有时候想,大家真是敷衍的送礼。

    海伦娜问道:“那送萤火虫什么?”

    “那顶帽子吧。”

    “帽子我本来想要送给西格斯比。”

    砰砰

    浴室突然传过来拍门声,海伦娜走过来,随后又回来。

    重新回来的海伦娜说道:“肯特不仅弱气,还呆头呆脑,她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有带进去,叫我拿给她。”

    苏顾说道:“我觉得弱气和呆头呆脑不分家。嗯,好像也不能这么说。北宅其实挺弱气,不过她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会变得级精明。而且,她还懒还宅。不过她不能说是真正的弱气,只是表现得像是。”

    “北宅啊,如果不是长得可爱又厉害,如果是普通人,大概谁都不会喜欢她。”

    苏顾笑了笑,说道:“也是啊,只是长得漂亮可爱一切都可以原谅。”

    “俾斯麦严肃。赤城喜欢吃吃吃,她如同是普通人大概会是胖子……如果都不是舰娘,现在镇守府里面,列克星敦和反击应该最受欢迎。”

    “你就编排人。不过本来就是舰娘,哪有那么多如果,说起来镇守府里面每个人都个性鲜明……”

    苏顾说道:“莱比锡在贪财,哈哈,到现在我还是没有给她薪水,只给她零花钱。圣胡安有些阿卡林了,就是说有些透明。她和所有人关系都不错,她和所有人的关系都不是很好。她要去找自己姐姐,莱比锡陪着她,我怀疑莱比锡只是想要公费旅游吧。不知道圣胡安找到了自己姐姐吗?”

    此时肯特洗澡去了,拉菲也不在。苏顾坐在沙上面,手指碰到口袋里面装着戒指的小盒。一时间冲动买了戒指,现在觉得有些难办了。

    对于如何把这些东西送出去,实在是一个有些艰难的问题。临到头来现自己没有勇气。

    “拉菲和我说想要买球棒来打小宅……你觉得驱逐舰里面谁最厉害?”

    海伦娜所有所思,说道:“你说话好跳跃,跟不上你的节奏。不过驱逐舰谁最厉害,鬼神凌波?”

    “不是。”

    “怀着想要保护自己妹妹的心情的弗莱彻吧。”

    苏顾说道:“也不是,算了,直接说吧,驱逐舰维内托啊……那么最强重炮是谁?”

    “嗯?”

    “安德烈亚。”

    苏顾乱七八糟说着话,手指碰到装戒指的小盒。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头没脑。这样说了几句,随后开始沉默。

    自己真没有这样的经验,这种给人送戒指的这样的经验。直接送,还是塞到食物里面,然后等到海伦娜吃出来的时候,再求婚。

    磨磨唧唧,想要不要干脆放弃了算了。

    给,不给,给,不给,苏顾突然现自己好怂。

    暂时还是不给吧。

    虽然冲动,但是买都买了。

    想一想,何时开始正视这个问题的存在,大概是在那天晚上遇到海伦娜的追求者。到后来企业号指责自己,海伦娜站出来为自己反驳。那个时候即便企业号住嘴了,海伦娜说她对于戒指完全不感兴趣。

    但是自己知道,虽然不想承认,因为海伦娜对自己的喜欢来自于游戏的关系,游戏中依然体现出了对自己百分百的好感。所以海伦娜对于戒指肯定感兴趣。

    来到这个世界,拥有自己游戏中的镇守府,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一种经历。然而事情生了,很多舰娘喜欢自己,即便自己不想要承认,觉得事情有些荒唐,但是事情就是存在。

    但是给戒指,就事情本身来说,给一个女孩子戒指应该是一种很神圣的事情,想要和对方相守终生白头偕老。就自己来说,对待自己的舰娘感情当然不会一蹴而就,海伦娜才认识几天,没有感情就给戒指是一种很无耻的行为。

    然而一开始来说,因为游戏的存在。对待游戏,正常人当然不会考虑那么多的事情,戒指就戒指,谁强大谁漂亮,那就给戒指了。正如自己再喜欢小宅,都没有给小宅戒指,因为小宅不够强大。

    游戏和现实考虑的事情终究不一样。

    当游戏变成了现实,自己觉得事情荒唐。但是想一想,她们觉得一切理所当然,面对自己无底线的付出。

    自己可以说,婚舰什么的我自己莫名其妙。但是对于她们来说,却是另外一种感觉。我明明是婚舰,但是却什么都得不到。

    当这样的矛盾出现,对自己残酷,对她们更加残酷。

    虽然海伦娜都说不在意,总是说自己人渣。对于自己来说,自己原本所做的事情不过是戳手机屏幕罢了,谈不上流氓。但是在舰娘的角度来看,自己可是实打实的流氓行径。这样骚然,又没有婚,也就是舰娘能够忍受这样的行为。

    从舰娘的角度来说,自己骚扰海伦娜,不给海伦娜戒指。在大家的眼中自己相当无情,骚扰骚扰骚扰,却又不婚。

    自己流氓,自己不在意。但是海伦娜呢,她所承受的压力应该有多少呢?会不会有人说,被提督骚扰,但是拿不到戒指,不要脸的女人,下流的女人,提督只是喜欢她那下流的胸部。虽然知道舰娘都是好孩子,不会这样说,但是海伦娜依然会有压力吧。

    口口声声说不在意,但是真的有不在意吗?对自己来说不过是一点心理障碍,害怕被人说,你不过是依靠游戏的关系,不然你凭什么追求到海伦娜。对于海伦娜来说,游戏什么的她本来就不知道。

    苏顾沉默,思考着问题。

    海伦娜问道:“提督,你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

    苏顾咬咬牙,即便是被人说人渣、畜生、好运气的家伙,如果自己的舰娘能够高兴,自己承担一些又怎么样呢?海伦娜是特殊的存在。

    苏顾说道:“海伦娜啊,说起来还没有送过东西给你。”

    看到苏顾的话,海伦娜摇头说道:“你以前就送过泳装给我,不过那才是噩梦的开始,还是不要送东西给我吧。”她虽然这么说,脸上还是有着些期待。

    “不过买都买了,好歹看看吧,你不想要就不要了。”

    海伦娜伸出手来,她纤细的手指曲了曲,说道:“拿来给我看看吧,没有注意你买什么东西,难得你居然想得到买东西给我。”

    苏顾握着口袋里面的盒子,心想,该说请你嫁给我呢?还是说,请做我的婚舰。拉菲随时可能出来,肯特也随时可以洗完,还是不想在人多的时候给。那么把整个盒子拿出来?还是直接把戒指放在海伦娜的手心里面?

    “那个,以前的时候一直戳……”苏顾的话说到一半停下来,这种事情不好一直提吧,不管对自己还是对海伦娜,老提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好。

    海伦娜有些莫名其妙:“你想要给我什么东西,奇奇怪怪。”

    苏顾想了想,说道:“不要把右手伸出来,把左手伸出来,掌心朝下。”

    会接受吧,应该会接受吧。如果不接受怎么办?果然还是不给了吧,但是已经到这个时候了。苏顾咬着自己的嘴唇,伸出左手抓住海伦娜的指尖,从口袋里面打开盒子,将戒指拿起来放在手心。

    海伦娜说道:“你想给我什么?别对我恶作剧……”

    “海伦娜,说起来有些无耻,如果你不想……嗯,不说那些话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接受。你的手掌不要颤抖,你不把手抽回去,我就当做是你接收了啊。”

    “嗯,海伦娜,做我的婚舰吧。”

    苏顾半跪在地板上面,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省略掉了求婚的环节,也没有管海伦娜在意不在意,反正直接戒指了,现在感觉自己的脸上如同是火烧一样。

    戒指只是普通的戒指,毕竟原本没有带着多少钱。不过钻石戒指是戒指,易拉罐的拉环也是戒指,戒指的本身虽然有一定的价值,但是更大的价值还是赠与人赋予的意义。

    手掌颤抖,海伦娜看着自己的提督将戒指套进的手指中,心想,没有征得女性的同意就直接塞戒指了,真是和以前的时候一样自以为是。她说道:“可是我根本看到你的心意。”

    苏顾说道:“那么……”话到一半,停下来,他还没有那么傻,说还给我吧。

    海伦娜左手捏成拳头,说道:“不给你了,当做是你变态的证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