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八十九章 你这是要逼我下深渊(下)
    肯特的话终究是无心之语,并没有针对任何人,随后大家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此时一边吃一边说话,不久后就把干锅里面的盖浇鱼吃得差不多。这个时候,摆在桌子上面的食材到现在还没有动,随后苏顾站起来叫服务员。

    干锅换成汤锅,换锅加汤水,再加热,要一定的时间。

    趁着服务员换锅的间隙,苏顾走到店外面,肯特的话终究给了他一定的影响。

    他站在店外吹了片刻的风,看着街道外面人来人往,随后听到一声。

    “提督”。

    苏顾回头看到海伦娜走出来,她蓝色的长发绾在头上,发髻上插着刚刚在首饰店里面买的流苏雀钗,不得不说现在她相当魅惑。

    海伦娜站在苏顾站在那里,说道:“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说我是你的婚舰了,没有想到后面的麻烦事情那么多。”

    苏顾点头说道:“也是……”一个谎言往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圆。

    “不用在意肯特的话,其实我也没打算做你的婚舰,我可不想给喜欢一个戳女孩子胸部的混蛋做婚舰。”似乎听出来苏顾想要给自己戒指,她连忙解释。海伦娜说这样话,她完全没有半点羞涩的表情,就像是在说很平常的事情。

    苏顾苦笑说道:“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吧,而且那也就在以前的时候做过,现在我可是好人。”

    “你现在敢做的话,我就剁掉你的手……话说,你还不人渣。你看看你有多少婚舰了,一个人占你一个晚上,一个星期都轮不完。”

    海伦娜眯着眼睛,又说道:“还是说你想要学旧历史中的那些皇帝,每天晚上翻牌子,翻到谁,晚上就到谁的房间里面睡。”

    不得不说海伦娜的提议挺有感觉,反正苏顾在心里面乐了一下。

    “不一定要翻牌子。”

    海伦娜说道:“如果你敢说什么大被同眠,你一定会被打吧。北宅无所谓,列克星敦惯着你,声望听着你的命令,其他人就有些难了。”

    海伦娜习惯性地双手抱胸,不过碍于她那下作的乳量,双手只能够抱在胸下。因为这样的动作,环抱的双手将胸部托起来,显得她的资本更为雄厚。

    她说道:“看来要找一个时间和肯特说明了,不然这样误会下去就不好了。万一给镇守府的大家知道了,还以为我是小胖子南达科他号那样没羞没躁的人。”

    专门出来安慰自己?自己可没有任何内疚,你专门出来说,我才感到内疚。

    这样想着,他看到海伦娜回去,也跟着回去。

    汤锅早已经烧好,正在沸腾,肯特老老实实坐在那里,拉菲往里面倒了许多的蘑菇和猪肉卷。服务员拿下来的干锅放在旁边,盖浇鱼已经吃了大半了。此时汤锅里面的食材还没有熟,拉菲在干锅里面挑挑拣拣,翻找着细细碎碎的鱼肉送进嘴中,毕竟这些细碎的鱼肉最香。

    大概是吃到了辣椒,拉菲用手当做是扇子一样扇着,没有形象地伸出舌头,嘶嘶哈哈。

    这家店里面只提供酸梅汁和汤。拉菲看到苏顾走进来,连忙撒娇,说道:“提督,我想要喝果汁。”

    海伦娜从来不会惯着驱逐舰,说道:“嫌辣就喝水。”

    拉菲可怜的样子,苏顾实在没有办法抵抗,反正才将食材倒进去火锅里面,现在没有办法吃,于是他站起来说道:“那我走一趟吧……你们要什么口味?”

    拉菲说道:“苹果汁。”

    “我不要。”

    “不要。”

    “想要就说,不要客气,不要的话我就不买了。”

    苏顾出门,找到果汁店,随后提着苹果汁往回走,再次看到海伦娜她们刚刚逛过的首饰店。他想起了肯特问自己,自己给了海伦娜什么戒指?不过自己根本就没有给戒指。

    此时想起那些话,突然有一个问题,自己喜欢海伦娜吗?

    单论身材和相貌的话,当然喜欢了,海伦娜的相貌精致漂亮,身材更是无敌的存在。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自己想要和海伦娜在一起吗?就性格方面来说,每个人有着各自的性格。要说海伦娜的性格,泼辣?算不上。温婉?有的时候对着自己也会冷着脸,不像是列克星敦几乎无条件的宽容。总的来说海伦娜的性格很不错……不如说是舰娘的性格都很不错,毕竟从美好的记忆中诞生,不会有虚荣、妒忌和背叛。

    对于海伦娜,要说很喜欢,爱得死去活来,想要相守一生,苏顾可做不到这样的程度。毕竟到现在才认识多长的时间,而且一旦拿来和舰娘对比,人类往往最滥情也最无情。

    以前的时候想过,如果没有小宅,没有列克星敦,谁也没有。有一天即便自己过来,有一天成为了提督,那个时候大概有一个约克城。约克城,性格洒脱,胸大无脑,但是绝对漂亮。如果自己的舰娘只有她的话,有一天大概也会婚吧。不过是一年后、两年后,还是很久以后,不知道。但是那个时候约克城成为自己的婚舰,那种感情才算是最为纯粹。

    奈何终究只是一点想法,现实就是自己才过来,已经有了好多的婚舰。有了好多喜欢自己的舰娘,漂亮美丽而且愿意为你付出所有的舰娘。某种程度上面来说,爱情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有了责任。

    这样想着,苏顾笑了一下,他提着果汁准备回去。

    这样走啊走……

    “我根本不想要戒指。”

    “晚上就和肯特把所有的事情说明白吧。”

    “就算不是婚舰,海伦娜也在履行着婚舰的责任。”

    “世界上面本来就没有最纯粹的感情。”

    很多的舰娘喜欢自己,如同是开了金手指在作弊一样。但是已经开了金手指有什么办法?洗掉大家的记忆,重新攻略一遍?那种行为才荒唐吧。戒指不仅仅是爱情,也是责任,如果大家能够高兴,一枚戒指有什么大不了?海伦娜虽然那么说,但是真心吗?

    这样想着,他有些鬼使神差地走到首饰店里面。

    ……

    不久后,苏顾摸着自己口袋里面的小盒子,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冲动了。

    再次回到店里面,海伦娜看向苏顾:“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苏顾看向汤锅,说道:“唉,东西全部都被你们吃完了啊。”

    拉菲拿着筷子,哈哈在笑,说道:“提督,没有你的份了。”

    苏顾说道:“那果汁也没有你的份了。”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