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八十二章 凶猛的大老虎还是纸老虎
    喜欢提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尽管他的所作所为都挺恶劣,但是就是喜欢。??

    提督把属于自己的凶猛的大老虎拿走了,不过也给了自己好多装备,虽然都是从大家的身上扒下来的装备。总之,好好坏坏加加减减,默默算一下,依然是有着一百分好感的提督。

    艾菲的话提醒了她,自己这样不清不楚,到时候万一被提督看见了,容易被误会。提督就是那样的人,把每一个舰娘都看作是自己的禁脔,绝对不想给被人碰一下。

    当然若是苏顾知道肯特的心理活动,一定很无奈的表示,我只是不喜欢给别人碰自己的手机。嗯……其实不管是游戏账号、卡带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就算是自己不玩了也不会卖出去或者送人。

    辞职,她其实一开始就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只是一直憋在心中。

    朱明辉追求自己,自己是有提督的舰娘了,对于这样的事情感觉不好。但是对方也没有做过过分的事情,虽然能够从眼中看到恶意,但是只在心中想的话,算不上犯罪吧。

    诚如提督,以前喜欢看空想摔倒后大破的样子,喜欢看射水鱼大破一副色情的样子,但是没有做什么,就不算是猥亵,宪兵队不能抓他。

    只是想一想,人言可畏,如果自己的提督回来了,他会不会对自己有看法。提督是普通人吧,也会出现一般人都有的怀疑。虽然肯定相信他会信任大家,但是他信任归信任,自己不能因为信任就肆意妄为。

    此时肯特看着远处的小楼,刷着细细的米石和绿漆,靠近最外面的墙壁上面贴着几张告示,一艘朽掉的小舟放在旁边,一直都没有处理。朱明辉的办公室就在那栋楼里面。

    “肯特,这个时候你不能退缩。”

    “你已经无路可走了。”

    “走啊,在这里磨磨蹭蹭做什么?”

    虽然说是要改变,但是性格想要一下子变过来,除非是经历了重要的变故。到此时肯特还是有些畏畏缩缩。

    思考片刻,肯特说道:“昨天的酒。”

    艾菲掏出一个道:“这里。”

    肯特伸手接过瓶子,咕噜咕噜,随后晃了晃杯子,摇了摇头。

    一路走进小楼,沿着楼梯上去,穿过走廊,到最靠边的房间。她伸出手想要敲门,想了想,自己那么礼貌做什么,她径直把门推开,回过头,艾菲在后面向她招手,示意快点。

    另一边,朱明辉看到自己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有些恼怒。心想,是谁这么大胆,连门都不知道敲一下。越自卑越想要得到尊重,他就是这样的心理,对礼仪看得很重。

    随后他看到肯特走了进来,双手垂着,大大的带着荷叶边袖子一直垂到膝盖的位置。虽然不知道肯特为什么过来,不过既然是肯特,他连忙露出笑容。

    肯特个子不高,不像是那些西方人那样高挑,更像是兼具了东西方人的混血儿,身材柔美,楚楚可怜的眼睛意外有着许多魅惑。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想要欺负,当初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想要得到对方。

    肯特很可爱,如果是普通人就好了,奈何是舰娘,让人难以动手。

    此时朱明辉看着肯特问道:“你这次过来做什么?”

    肯特的脸因为刚刚才喝酒的关系,显得有些微红,有了些许醉意让人倍有勇气,她说道:“我要辞职。”

    “你说什么?”

    肯特大声说道:“我说,我要辞职!我不干了。”

    肯特在大声喊着,朱明辉说道:“肯特,你不要胡闹了。”

    “我没有胡闹,我只是和你说,我要辞职。”

    朱明辉抿唇,心想,如果你真要辞职,直接走就可以了,谁也拦不了你。既然没有直接走,那说明没有决心,大概是被谁教唆起来。他哪里想得到,肯特此行过来辞职只是为了证明勇气。

    朱明辉说道:“你的辞职我不同意,总之你先回去,冷静下来。”

    肯特反常说道:“我不要剩下的薪水了,我辞职不需要你同意。”

    被教唆了,一定是被谁教唆了,往常的肯特绝对不会这个样子。这样下去估计再也没有机会,朱明辉看着想要离开的肯特,站起来,说道:“肯特,你先等一下。我能够问一下你为什么要离开?离开你要做什么?”

    “离开了,我要去找我的提督了,或者随便做什么都可以。”

    提督,提督,又是提督。那些家伙,只要做了提督就会有漂亮的舰娘,真是不公平。

    朱明辉几乎要低吼,他当然不会专门去了解提督,只看到作为提督的荣光,从未想过去了解提督的背后。

    如果内心有坚持,谁都可以做提督,就算是没有办法从学院毕业成为正式的提督,但是也有可能通过唤醒钢铁中记忆和历史的方式,来得到舰娘的追随。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提督能够得到舰娘喜欢的同时,也同样要付出责任,做一个真性情的人,而不是一个伪君子。

    心中感到恼怒,不能这样下去了,既然以前那样彬彬有礼没有办法打动的话,要换一种方式了,反正肯特都是一副弱气的样子。

    朱明辉说道:“肯特,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他伸手想要揽住肯特地肩头,用一种强势的方式,然而被肯特一只手拍开。

    肯特大声说道:“不要动手动脚,我说了我不喜欢你。”

    以前的时候不敢做这样的事情,虽然说要有勇气,还是小心翼翼。想起了艾菲的话,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尽管有人说舰娘算不上真正的生命,但是作为舰娘来说,即便和普通人不一样,但是一颗心要比谁都要坚定。

    肯特,你很强大的。

    自己的手被肯特拍开,朱明辉甩了甩微麻的手,随后将自己的眼镜摘下来放在办公桌上面。肯特不一样了,肯特真的不一样了。这个时候他反倒冷静下来,露出一个冷笑说道:“好啊,很好啊,会打人了。肯特,你是忘记了吧,是谁炮击毁坏了我的船。”

    事情的经过,肯特早就知道,她说道:“那是深海舰娘的炮击,不是我。”语气肯定。

    “我送东西给你,送衣服送花……”

    肯特挥手说道:“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送的东西我不要。”

    “那么是谁安排你的工作,那么是谁给你高昂的薪水,作为舰娘这就是你的感恩方式?”

    肯特据理力争,大声说道:“我不是吃白饭,我给你的船队护航,我击沉了十几个深海舰娘,这些都是我应该得到。而且,你给的薪水也不高,我是重巡洋舰,本来就应该拿那么多。”

    朱明辉靠在办公桌上面,说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如果你辞职了话,因为没有护航,我的船队根本不敢出海。我只能够解散船队了,很多人会失去工作。”

    在旅行的一路上遇到过很多好人,作为舰娘来说,她还是抱着感恩的心不想给人添麻烦。但是艾菲已经说过了,那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肯特说道:“你又骗我,解散船队又不是你说了算。”

    朱明辉顿时有些惊讶,没有想到一向来弱气的肯特居然什么都知道了,他说道:“刘姐,她平时很照顾你吧,经常叫你去她家吃饭,她负责记账,家里面的经济来源就是靠她一个人。还有李姐,她瘸了一条腿,我好心收留了她做分拣工作。我虽然没有办法解散船队,但是辞掉那么几个人还是没有问题。”

    朱明辉揉了揉脸,朝着肯特伸出手,说道:“留下来吧,一切都能够解决。”

    肯特咬着嘴唇,说道:“这个世界离开了谁都照样转,这个世界少了谁,太阳每天都会升起来。深海舰娘总会出现,出击总会受伤。刘姐和李姐离开了你们,也不会就完了。她们因为我会被辞退,我很难过,但是我会帮助她们。我也不知道对于她们的生活来说,将来会更好还是更坏。但是你想要用她们来威胁我,那不行。”

    肯特的脸色因为酒,因为说话越来越多越来越激动,变得有些潮红。

    “这个世界会更好还是更坏,我不知道,但是你在,肯定会更坏。”

    肯特抬手,挥手。

    耳光响亮。

    ……

    在朱明辉的办公室门口,刷了绿漆的木门做不到严丝合缝。此时艾菲贴着木门的门缝往里面看,她一边看一边着里面的场景。在肯特进了办公室后,苏顾就带着海伦娜和拉菲过来了,不过艾菲已经霸占了位置。

    艾菲说道:“肯特好厉害,居然真的扇了朱明辉一个耳光,和以前的肯特完全不一样了。”

    “你们做好准备,肯特快出来了。”

    苏顾说道:“知道了,话说你等等真的打算抱着枪进去?”

    “当然了,我要教训朱明辉一次,反正你说他已经完了。你说好了的啊,把他交给我,不能反悔。”

    朱明辉这些的人,真想要对付他,到处都是黑材料。

    “好了好了,准备了,你们转过身把背露过来。”

    ……

    肯特想要从办公室里面出去,手掌贴到门上将门推开。此时感受到阳光照在自己的身上,她伸手捋了捋头,心想,现在的肯特已经不是以前的肯特了,现在是有勇气的肯特。

    她推开门往外走,立刻看到了抱着双管猎枪的艾菲,还有几个背影。

    “我做到了。”

    艾菲抬手,肯特也抬起手,两人击掌。

    “是啊,你做到了,你很厉害,那么现在给你奖励了。”

    艾菲闪身进入办公室里面,苏顾此时转过身来,肯特看到他,这样的场面当然是排练好的。

    苏顾说道:“肯特,一切都结束了,你的提督现在来接你了。”

    肯特一直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苏顾,苏顾伸手的动作也没有收回去,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良久,肯特说道:“把我的凶猛的大老虎还给我。”

    现在的肯特已经不是以前的肯特了。

    ……

    在苏顾和肯特重逢的时候,艾菲闪身进入办公室,因为苏顾已经给她许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关系,此时她抱着自己的双管猎枪看着朱明辉,嘿嘿笑。

    朱明辉不怕艾菲,他说道:“果然是你在教唆肯特,现在抱着枪进来,怎么样?来杀我啊。”

    “我当然不会杀你,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我还准备去牢房看你,那样才爽。”

    “你作恶的事情,我数一数。”

    “隔壁家的李姐姐怀了你的孩子,但是被你派人拖走了,后来孩子没有了。”

    “就因为得罪了你,你克扣陈叔的工钱,他问你要,你派人打断了他的一条腿。”

    一件件数着对方的恶事,艾菲将自己的双管猎枪抬起来,对准了对方双腿之间。

    “喂,你不能”

    “你的统治结束了。午时已到。”后面的台词是苏顾的强烈要求。

    随后是枪声还有男性撕心裂肺的痛呼声响起来。

    ……

    当肯特问自己要凶猛的大老虎的时候,苏顾感到惊讶,站在他旁边的拉菲还有海伦娜都感到惊讶,弱气的肯特居然敢反抗自己的提督了。

    拉菲抱着怀疑,她扯了扯肯特的袖子,说道:“你的装甲很薄。”

    海伦娜说道:“白象肯特。

    肯特说道:“你们说这种侮辱人的话是很低俗的行为。”

    苏顾露出凶恶脸,说道:“肯特,很久不见,你的胆子很大了嘛。”

    肯特看到苏顾的凶恶脸,先是有些迟疑,随后脸色白,酒精的效果消失,她颤抖说道:“对,对不起,对不起提督。呜呜呜。”勇敢的肯特只是纸老虎。

    她本来就是一副弱气的模样,永远都是眼泪汪汪的样子,看到自己提督的凶相,顿时蹲在地上。

    “对不起,提督。”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要我的凶猛的大老虎了。”

    “提督,不要骂我。”抱头。

    苏顾看向海伦娜,心想肯特也没有什么大变化,你们想要试试肯特的勇气,现在好了。

    海伦娜轻轻推了推苏顾,那个意思是说,看你办的好事。

    苏顾说道:“肯特,没事没事。”

    “别哭了。”

    肯特蹲在地上一副怯弱的模样:“提督,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呜呜呜。”

    这样就有些难办了,苏顾转头看向海伦娜。海伦娜怒目而视,拉菲在扮鬼脸。

    迟疑一下,苏顾蹲到地上,伸手抱着肯特,摸了摸肯特的头,凑到耳边,说道:“肯特,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

    哭声倒是停下来了,但是苏顾感觉事情似乎更严重了,大条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