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两百八十一章 勇气
    黑色短发的少女,肯特的朋友,一开始不知道名字,不过后来还是互相介绍了一番。

    此时艾菲说道:“朱明辉很混蛋,但是我不希望由你来教训他,也不希望你直接把肯特直接带走。因为那样的话,她永远都没有办法成长起来。我希望肯特自己明明白白拒绝朱明辉,如果朱明辉继续纠缠不休,她就该自己动手给他一个耳光。”

    “反正,你暂时不要出现。”

    肯特是自己的舰娘,虽然到现在一面都没有见过,但是既然是自己的舰娘,那当然要负担起责任来,比如说是帮助她成长。

    虽然知道她的情况不是太好,不过艾菲也说了,“放心,肯特都已经在这里工作小半年的时间,那么长的时间都过去了,怎么可能你们刚来就遇到了危险,你们灾星啊。”

    苏顾说道:“那你准备怎么让肯特自己动手呢?你不是说她很弱气吗?”

    拉菲在旁边举手,说道:“喝酒喝酒,三碗不过岗。我要喝拉菲,拉菲喝拉菲。”

    “小女孩不能喝酒。”拉菲的脸在苏顾的手下变形。

    艾菲双手抱胸,再捏下巴,又变成一手抱胸一手托脸,一副踟蹰思考的模样。

    随后艾菲说道:“肯特喜欢你,她喜欢自己的提督。”

    虽然是作弊,但是这一点苏顾要承认,游戏中肯特有一百的好感度,只要发戒指就可以了。

    “从这里下手好了,应该能够说服肯特。三天,最多三天的时间,最快明天。主要是你要把别的事情都搞定。”

    一番交流,艾菲随后离开。

    苏顾说道:“我没有想到居然有一天会变成别人的后台,那真是有些恶搞了。你说我一个小小的提督,怎么就变成了后台了。不过真像你们说的那样,肯特实在太弱气了一些,如果真的能够改变一些最好了。”

    “海伦娜,你说肯特的性格真的有这么弱吗?”

    “舰娘的性格很难改变,如果改变了的话,整个人估计都会改变。就像是北宅,平时不都喜欢看本子吗?记得以前的时候,她老是怀疑自己的姐姐沉没了,然后整个人改变了。你走了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姐姐一直就在身边,上次在镇守府看到她的时候,感觉她越来越像以前的样子了。”

    游戏中改后的北宅一本正经,可以从台词看出来,她认为自己的姐姐沉没了,但是俾斯麦明明在游戏里面,这大抵可以说局限于游戏性。

    “如果肯特这次能够改变,说不定会变一个形象。”

    拉菲说道:“变成厉害的肯特。嗯,厉害的肯特,凶猛的大老虎。”

    “先不管变成怎么样,朱明辉,是叫朱明辉吧,那个家伙教训一遍。”

    海伦娜心中已经有腹稿,她还是说道:“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先去这附近的镇守府拜访一趟吧,然后再去一趟宪兵队,把这里的情况说一声。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就出手了,到时候说不定闹得不可开交,最好要把影响力降低下来。就像是那个人威胁肯特解散船队,不能让船队到时候真出现意外,会造成很多人受到影响,恐怕肯特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

    ……

    虽然在镇守府里面,差点被列克星敦养废掉了。但是当初实习的时候,苏顾也跟随着自己的前辈陈南处理过这样的事情。作为提督最怕的事情就是和地方上有纠纷,不出手也就罢了,一出手,讲究稳、准、狠。

    中午,天气晴朗,苏顾开着游艇到附近镇守府,首先把名片递上去,等了一会儿,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提督带着自己的舰娘走到镇守府门口来。

    “你好,我是苏顾。”

    “莫曲文,这是我的婚舰战列舰罗德尼。”他笑容灿烂,婚舰和战列舰两个词语的声音格外重,很显然是一个喜欢晒船的家伙。

    苏顾心领神会,说道:“好厉害,欧洲人该杀,欠矛。这是我的舰娘海伦娜和拉菲,比不上你。”

    “战列舰不是谁都可以建造出来,不用担心,你还是新人,以后会有的。”莫曲文将苏顾的证件递回去,苏顾的履历一清二楚了,他再看向苏顾的两个舰娘,“海伦娜……你是在舰娘总部工作?”

    海伦娜微笑说道:“是啊,不过现在这是我的提督。”

    “好家伙。”

    苏顾说道:“嗯嗯,有机会大家一起演习,我还是有几个挺不错的舰娘……嗯,这次过来的目的,主要是一个。你听说过肯特吧,就是旁边镇上的重巡洋舰肯特号,现在给一家船运公司工作。”

    “我知道,以前我也想要去捞,但是不行,她是有提督的舰娘,不是那些流浪舰娘。老兄,你没有机会了,就算来找我也没有用处。”

    “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我就是那个肯特的提督。”

    “唉,啊?”

    “具体的情况是这样……”苏顾把肯特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主要是来和你说一声,狐假虎威一下。”

    “我是听说有那种事情,我和宪兵队那边反映过了。”

    苏顾说道:“我没有说你的不是的意思,就是说,到时候可能拜托帮忙。”

    舰娘受到委屈,基本都能够得到提督的帮助。一来能够成为提督本身就是有坚持的人,二来这样情况不帮忙,以后怎么联系?提督一个圈子,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没有了信任,遇到大危险,联合舰队也组建不了。

    ……

    说服莫曲文,再次回到小镇。虽然说朱明辉是主事人,是船运公司的老板,但是整个公司不是他一个人拥有。即便他有能力,还没有那种水平把一整家公司吃下来,他最多算是一个大股东还是一个经理。

    一个公司有很多人想要上位的人,还有很多有着公司股份的人。此时带着莫曲文一起去,许诺到时候镇守府一定关照公司。朱明辉一直以来做的事情,全凭狠辣,上位的手段不正,哪有多少人心。

    所以说只要和大海有联系,不管是在任何方面,镇守府一定吃得开。在莫曲文的帮助下面,说服这些人几乎是相当轻松的事情。

    “反正朱明辉,一定要下课。”

    ……

    最后去了一趟宪兵队,虽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但是苏顾不是去问罪,而是来取得帮助。即便是作为提督,有些事情不能肆意妄为。

    只是苏顾才开口,宪兵队的漂亮小姐姐已经开始抱怨了。

    “我们以前也去找过肯特,但是她一直说自己没有受到欺负。我能怎么办?我也很为难。”

    “就像是很多镇守府一样,那些该死的提督一个人婚好多的舰娘,明明一个人根本照顾不过来。要我说,那些提督都应该判重婚罪。我们想要出手,但是那些舰娘反而对抗我们,说,一个提督本来就应该婚好多的舰娘。尤其是还有一些提督想对驱逐舰出手,我们想要找那些提督的麻烦,那些驱逐舰反而说她最喜欢提督了,要我们不要多管闲事……”

    宪兵队的漂亮小姐姐大吐苦水,说自己的工作难做,听到这里苏顾赶紧把抱着的拉菲放到地上。

    苏顾说道:“我就是过来和你们说一声,我们无意干扰地方上的事情。”

    “不管是提督也好不管是普通人也好,欺负舰娘的人干掉。”

    ……

    大家都觉得应该给肯特一次机会,看看能不能改变一下弱气的性格。

    苏顾几个人决定就在这里留宿几夜,到晚上看到艾菲,和她说明自己一切都搞定了,然后大家聚在一起讨论着能够让肯特鼓起勇气来的方法。

    入夜,苏顾推开旅馆客房的窗户,看着满天的繁星,说道:“希望一切顺利,虽然我觉得想要改变一个人很难。”

    苏顾回头,再想,希望一切顺利,因为小镇唯一的一家旅馆只剩下一间客房。

    ……

    如何让一个弱气的少女变得拥有勇气起来,对于艾菲来说这是一个难题。以前的时候就试过了很多次,但是总是无疾而终。那个时候的自己虽然总是说,多做少说,但是只是小渔女又不是笨蛋,哪里有不担心的可能,只是不表现出来。

    不过现在无所畏惧了,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咱上面有人。有歧义,那是咱背后有人。好像也有歧义的样子,算了,不管了。

    此时艾菲盘着腿坐在肯特的房间里面,她带了酒过来,虽然只是劣质白酒。

    酒是好东西,毕竟酒壮人胆嘛。喝了酒的人,总是比一般人要有勇气一些。就算是懦弱的人,一旦喝了酒也敢动手动脚,虽然未必打得过人,但是能够挥出第一拳也是极好。只要肯特能够走出第一步也就万事大吉。

    艾菲刚给肯特倒了一杯酒,陡然发现一个问题,不管怎么说临行之前喝酒才有用,现在就算喝了,明天也醒酒了。不管,明天再让肯特喝一次。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艾菲第一步就遇到了问题,因为肯特不喝酒。

    “喝一口,一小口。”

    “不喜欢喝。”

    “我们的友谊要结束了,这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行。”

    肯特看着明晃晃的酒杯,说道:“那就一小口哦。”

    “一小口就一小口,但是你要发誓不能够用舰装的力量,把酒精当做是燃料烧掉。”

    “哦。”

    肯特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她酒量不是很好,如果不动用舰装的力量,就是一个普通的柔弱少女。此时喝了一口,满脸微红,有了些许的醉意。

    艾菲开门见山,说道:“你喜欢你的提督吧。”

    “唉唉唉,你不要乱说。”肯特低着头,如果用数据表示,那是满好感的提督,虽然为什么会喜欢提督,那是一个很难搞懂的事情。

    “我反正觉得他肯定不喜欢你。”

    肯特在桌子上面画圈圈,说道:“我只是重巡洋舰,装甲又那么薄。”

    “主要是你性格软弱,你就像是那些本子里面的母猪一样,随便威胁一下什么事情就做了。我也觉得你提督做得没错,不然被戴绿帽子呢?”

    肯特不是艾菲那种女汉子性格,什么都东西都敢看敢说,她问道:“母猪是什么意思?”

    “母猪的意思啊……”不管肯特脸多红,艾菲把自己知道的本子情节说了出来,说完,她敲了敲桌子,说道:“这些酒,你再喝一口。”

    温水煮青蛙,肯特又啄了一口酒,不过关于艾菲所说的剧情,她坚决反驳:“我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我手都没有给他碰一下。”

    “但是你提督不知道啊,如果他回来的话,看见你这个样子,他会怎么想?”

    肯特失落说道:“他已经失踪了,大家都找不到他。”

    “那么你为什么不陪他死?你们舰娘不都说,如果提督死了,舰娘不苟活。”

    “他只是失踪了,没有死,说不定会回来。”

    “那不就得了,会回来。”艾菲看着肯特,心想,你的提督已经回来了,虽然身边带着一个身材火爆的女性。

    艾菲呵斥:“你性格优柔寡断,当断不断。如果你的提督回来了,看见你了,会担心会怀疑吧,你这样和人的关系不清不楚,他怎么办?”

    “没有不清不楚,我拒绝了。”

    “你这样算什么拒绝,别人还以为你欲拒还迎。朱明辉骚扰你的时候,他给你花,你不要,就果断的拒绝,不要说不能收。若是说了好多次,他还是那样,那么你就把花砸在他的身上。他给你衣服,你就扔掉。他送你吃的,你也扔掉。如果他这样还在纠缠,那就真是流氓了,不过他也不至于那么没脸没皮吧。他现在这样,就是被你惯出来。”

    “而且,你不是早想要辞职吗?辞职就辞职。”

    肯特说道:“但是啊,他不是说,如果我走了的话,他就解散船队,大家都没了工作。”

    艾菲也懂了现在朱明辉算是什么地位,苏顾也给了她保证。她说道:“什么解散船队,那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公司,其它人也有股份。你这样瞻前顾后,担心大家,该辞职,不辞职。如果你开始辞职,他未必敢做一些什么,你现在再去辞职,他还以为你怕了,到时候敢做。”

    “朱明辉,从头到尾都在欺骗你,从最开始就是那样。”

    艾菲目光灼灼,说道:“辞职,离开这里,找到你的提督。然后鼓起勇气来。人啊,要有点勇气。有一句话说得好喜欢就去表白,表白没用就用强。追不到就睡,睡不到就下药,分手了就发裸照。连宪兵队你都蹲不起,还敢说喜欢他!”

    艾菲说完这句话,自己呆掉了,心想自己好像在教唆犯罪,又好像在拉皮条,明明只是想要肯特鼓起勇气。

    艾菲清了清嗓子,说道:“就像是你面前的这杯酒,鼓起勇气来。”

    肯特迟疑,刚刚喝了好多酒,脸色已经红透,脑袋迷迷糊糊。她抿了抿嘴唇,看着杯中的半杯白酒,鼓起勇气大声说道:“我不想喝!”

    “嗯,很有勇气。”艾菲这样说着,突然发现好像有些不对劲的样子。算了,不管了。

    “明天你去辞职,让你的提督看看你的决心。”

    “哦。”

    “不写辞职信,一巴掌拍在他的桌子上面告诉他,你不干了。”

    肯特点头,她伸手拍在桌子上面,桌子砰砰响,奈何她的动作不管怎么看都弱气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