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求情
    原来,刚才云无影隐藏在黑暗中所说的吃掉荧火蝎果然不是指他本人去吃。

    而是这些通体雪白,离得近了,甚至还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一丝寒气的蟾蜍——

    冰玉寒蟾!

    眼睁睁看着数量不及荧火蝎,但却一口几只一口几只吃得正欢畅的冰玉寒蟾,风无痕气得脸色刷白,嘴唇颤抖着,极之怨毒地盯向云无影,阴寒道:

    “吃够了么?”

    云无影扭头,四下里扫了一圈,歉然地摇摇头,道:“还没有,目前的数量还是太多。”

    剑晨一怔,不禁对云无影的信任又多了一分。

    他说数量太多,之前对剑晨他们造成困扰的,正是这荧火蝎的数量太多,以至于冠绝天下的玄冥诀竟受到了极大的制约。

    那么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荧火蝎的数量便成了关键。

    云无影想要让冰玉寒蟾更多地吃一些荧火蝎,难道是在为他们解决这个麻烦?

    “云无影,你好,你很好!”

    风无痕气得直哆嗦,荧火蝎乃是他费了大力气才培养出这么多,剑晨的名声在外,为了打这场有把握的仗,他几乎将所有的荧火蝎都带了出来。

    此时被云无影的冰玉寒蟾不停吞吃,每被卷入蟾口中一只荧火蝎,他的心都在狠狠地抽搐着。

    “剑少侠……”

    然而云无影却没理他,目光在剑晨紧握的孤星血匕上流转,叹息着开口道:“看在我老云也算帮了你们一把的份上,待荧火蝎不再对你们构成威胁时,就将老风放了吧。”

    “你少来假惺惺!老子还不用你求情活命!”

    一言出,风无痕更加怒不可遏,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像云无影吼道。

    五圣总坛,名字里有一个总字,于是大多中原武林人士在提到苗疆的五圣总坛时,总是会下意识地将其认为是铁板一块,可事实却不然。

    五圣者,倒与中原道家的五行有着一些同共之处,例如,相生与相克。

    道家所说,五行有相生与相克,而放在五圣上,这份相生相克就表现得更为明显。

    玉蟾坛之于圣蝎坛,就是一个天大的克星。

    自两人相争相斗以来,风无痕早已经记不清被云无影的臭蛤蟆吞吃了多少自己精心伺养的蝎子,仇恨在那时便已越积越深。

    而此时,这个相斗了半辈子的云无影,竟然在为自己求情。

    这对于天生自傲的风无痕来说,实在是一件比杀了他还要愤怒的事情。

    风无痕……并不需要来自于对手的同情!

    “你闭嘴!”

    云无影凌厉喝道:“我求情,你以为是在为你求情?我只是在为五圣总坛求情而已,你的死活我可不在意!”

    “笑话!”

    风无痕讥讽反击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叛徒,不惜烧了玉蟾坛都要帮助这几个外人,还谈什么为了五圣总坛!”

    云无影沉默。

    经风无痕这一提及,剑晨等人也不由得向身后旭日之城的方向望了一眼。

    地底漆黑,任何一点火光都会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更何况是一场冲天的大火。

    从几人的位置看去,城中那几乎烧透了半边天的猛烈大火还在熊熊燃烧着,即使隔了这老远也几乎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灼热。

    这场大火来得突然,又是烧在五圣之一的玉蟾坛,此刻没有了木阳泽的坐镇指挥,另外三位分坛主也不知为何在这时不见踪影,光凭城中弟子自发的灭火,一时半会还无法平息这场火神之怒。

    玉蟾坛,燃起大火的地方正是玉蟾坛。

    而身为玉蟾坛坛主的云无影,竟全然不管城中大火,而是出现在了这里解了剑晨等人被困之危,这似乎有些……

    剑晨回过头与安安对视了一眼,这似乎有些太过了吧?

    木胜曾亲口说他虽贵为少坛主,但其实在这五圣总坛里并没有什么实权,其地位甚至还不如五位分坛主尊贵。

    那么他到底是允诺了什么,才可以换回玉蟾坛坛主云无影如此大代价的相助?

    要知道,云无影似乎真的不愿风无痕去死,可若风无痕不死,今日之事早晚会由风无痕的口传遍整个五圣总坛。

    到那时,云无影这叛徒的身份便会被坐实,在木阳泽的盛怒之下,他不死已算是奇迹,五圣总坛里哪还会有他的容身之处?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仅仅只是因为木胜么,这似乎有些说不通,还是说……这西域之人向来都是耿直到了这种程度?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话说来自私,可在内心中将之奉为无上教条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而云无影……恰恰就是那个免俗之人?

    能成为一坛之主,剑晨当然不会相信云无影是凭着他的耿直得到,所以,原本有些开始相信云无影的他,内心中突然又有了一抹怀疑。

    却不想云无影苦涩地叹了口气,痛苦道:“你以为我想么,可谁叫我是这两个孩子的舅舅,他们的父亲可以为了五圣总坛冷血无情,可我这个舅舅却于心不忍。”

    他……竟然是木胜与木汐子兄弟两人的舅舅?

    此言一出,剑晨等人面色一怔,当中还有着恍然,舅舅么……这样说的话,似乎又可以说得通了?

    云无影,人如其名,当真像是一片飘荡的云朵般让人捉摸不透。

    当初木胜并没有向剑晨等人提到云无影是他的舅舅,此时突然提到舅舅二字,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从风无痕的神情中,他们也已看出,云无影说的恐怕就是真的。

    “哼!舅舅?连他们的亲生父亲都狠得下心眼睁睁看着他们走上死路,你这个舅舅又算老几?”

    风无痕气愤难当,忍不住喝斥道。

    “老风。”

    云无影看着风无痕,面色归于平静,淡淡道:“我的玉蟾坛算是毁了,所以我才替你求情,你的圣蝎坛现在不能有事,否则……”

    “否则咱们的内斗只会越演越烈,到时候会给五圣总坛带来的伤害必将更大,别忘了,外面还有一个水月府!”

    “以水月府实力之强,咱们里面又正闹得不可开交,若是被其趁虚而入的话,五圣总坛或许才是真的走上了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