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方寸大失
    这声音宏亮,似乎近在眼前,只要再往前迈一步便可在重重黑暗中见到这人的真身。

    可风无痕虽然不这么认为。

    他愤然咬着牙齿,凌厉的目光直盯在黑暗中的某处,咬牙切齿道:“云无影你这个胆小如鼠的东西,你永远都只敢躲在黑暗中吗?”

    此言一出,对面倒还没怎样,呼呼喘着粗气的雷虎倒面色一愣。

    他刚才随口一句管你什么风无痕云无影,想不到这会真来了个叫云无影的?

    剑晨与安安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中俱都看到了闪烁不定的眼神。

    当初与木胜详谈脱出旭日之城的计划时,不是没想过若中途被人拦下的情况发生,是以也针对这种情况有过讨论。

    不过以剑晨这方的战力而言,只要先期将木阳泽制住,那么在五圣总坛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即使路上有人拦截,众人自信也有能力应对。

    但若真有出乎意料的情况不能应对的话,剑晨等人在这旭日之城里可算孤家寡人,根本不可能得到什么援军的支撑,于是这方面便交给了木胜去伤脑筋。

    木胜当时有过应承,可具体的援军是谁,他当时没有明说,其实也是心中没底,需要多接触之后才能确定。

    只是后来木阳泽对别院的看管越来越严,木胜一直也没找到机会再与剑晨他们相聚,是以这事直到现在,在剑晨这边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原本他们也并不是太在意此事,毕竟己方众人个个实力非凡,剑晨更是高阶宗师境界,就算在中原江湖也是难逢敌手,自信除了蜀山剑主那个级别的人物,半道上不论碰上了谁,想要冲破阻截也非难事。

    五圣总坛里当然没有如蜀山剑主这一级别的顶尖高手,否则木阳泽也不至于想要搭上女儿的性命,从而在剑晨这里换取到沥血剑。

    然而谁能想到竟然还有如荧火蝎这般奇特的生物存在,立时让以玄冥诀作为最大依仗的众人陷入了两难之境。

    那么在这时出现的,似乎与风无痕有着仇怨的云无影,到底是木胜找来的援军,还是……

    “云无影,你给我滚出来!”

    对方半晌没有回应,风无痕身躯突然一震,紧接着面色大变,气急败坏怒吼道。

    “呵呵。”

    歇斯底里的怒喝换来的,却是那黑暗中云无影轻描淡写的嘲笑。

    “奇怪,我为什么要出来?”

    他揶揄道:“你这些臭蝎子真真是再出不过的补品,不让我吃个够本,怎么舍得放弃这些美味出来?”

    吃?

    剑晨等人神情变得极为古怪,这些荧火蝎生得恶形恶相,无论怎么看也与美味搭不上关系,然而这云无影……竟然要吃?

    安安的面色立时刷的一下惨白一片,若不是死死捂着嘴巴险些就要吐了出来。

    此言一出,神情大变的可不光是剑晨等人,风无痕更是气得暴跳如雷。

    这些荧火蝎是他以特殊的蛊法控制,以他的功夫,可以说每一只荧火蝎上都有他的感应存在,刚才身躯一震,正是感应到处于外围边缘的荧火蝎突然大量减少!

    “云无影,你胆敢吃我的小蝎儿,老子与你拼了!”

    风无痕气得七窍生烟,荧火蝎的数量在这一瞬间突然减少,顿时令他的统筹调度出现了偏差,射向剑晨撑起的玄冥诀内力上的蝎尾暗芒顿时显得杂乱了起来。

    “拼?你拿什么拼?”

    黑暗中云无影的讥笑不紧不慢,戏谑道:“用蝎子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听他的声音口齿清晰,倒不像正在吃着什么的样子。

    只是深知云无影的风无痕却深知这是怎么回事,怒道:“老子正在办正事,你再捣乱,若是让他们逃了出去,没有得到沥血剑,总坛主那边你怎么交代?五圣总坛的先祖们,你又怎么对得起?”

    他见云无影油盐不进,立时换了个说法,将五圣总坛与木阳泽抬了出来,恶狠狠地向云无影威胁着。

    “呵呵。”

    可换来的,仍是云无影云淡风轻的嘲笑。

    “你少来了吧,风无痕,咱们大家明人不说暗话,你为总坛主办事?放你娘-的狗屁,你不过是想打小姐的主意而已!”

    被云无影拆穿心思,风无痕却没有半点尴尬的神色,而是理直气壮道:“那又如何?我为五圣总坛立下大功,总坛主将他那半死不活的女儿赏赐给我,这也算不得什么,倒是你,哼!”

    “唉……”

    此言一出,云无影那边突然一声叹息,幽然道:“风无痕,咱们斗了半辈子,原想着你只不过是胜负心重了些,人长得丑了些,可没想到,心思竟也如此歹毒。”

    “小汐儿……她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孩子,你的歪心思竟然动到了她的身上,难道为了挑战我,你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疯狂地步了么?”

    一字一句,说得风无痕面上一阵青一阵白,怔愣半晌,突然恼羞成怒暴吼道:“放你娘-的屁,什么叫为了挑战你?你需要我挑战吗?有胆子的出来打上一场,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大言不惭!”

    说到这里,话音嘎然而止,风无痕眼突眉跳,已然气到失去理智的地步,然而他的身体却突然僵住,一动也不能动。

    因为……一抹冰冷锋锐的气机,正硬生生抵在他的咽喉上。

    “你的话……太多了些。”

    在他耳边,有人冷冰冰地说着,同时手下加劲,那抹锋锐几乎就要切入气管里,一时间风无痕直感手脚冰凉,僵在那里,只有喉咙里发出不可置信并且极之恐惧的嗬嗬声。

    在他的身后,一直强撑着防御网的剑晨,竟不知何时闪现而至,抵在他咽喉上的冰冷锋锐,自然是闪烁着嗜血光芒的千锋。

    孤星血匕!

    风无痕的面色难看至极,就在刚刚,大占上风的人还是他,可现在,他却又被人用匕首死死抵着脖子,这从极高到极低的反差令他简直想要发狂,然而却又一动也不敢动。

    目光怨毒地望向看不清究竟的黑暗,令他方寸大失的人,自然正是这可恶的云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