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未胜先言败
    虽然安安颇有些看不起荧火蝎上的化劲效果,可那却是和顾墨尘的地心青火相比。

    为什么风无痕这么笃定地站着,只管指挥荧火蝎作出攻势?即使面对着的是这么一群人人都有玄冥诀护体的高手?

    那是因为……身为五圣总坛圣蝎坛的坛主,玄冥诀他当然也修炼过,只不过与雷虎等人一样,都没有将之修炼完整罢了,但他对玄冥诀的了解却绝不会比当场任何人为低,甚至还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

    不错,荧火蝎的可怕之处重在那见血封喉的剧毒上,一丝丝的化劲效果只不过是附带的东西而已。

    可对于拥有玄冥诀的人来说,剧毒并不可怕,可怕的偏偏就是这化劲的效果!

    数百上千只的荧火蝎齐射,那毒性到底也只是一种而已,玄冥诀不惧剧毒,就是这毒的数量再多上几倍也是枉然。

    而那化劲却不同。

    每一道蝎尾暗芒上都带着一点点化劲效果,这本来不多,可玄冥诀到底只是一部功法,修炼在人身上也不过是一道内力而已,远远没有达到如人那般可以灵活分辨伤害严重与否的地步。

    它只是忠心地保护着主人,只要觉察到有异种真气入体,便会尽心尽责地将之驱出体内。

    这是玄冥诀的特异之处,也是人人为之眼红,奉其为当世最强功法的最大原因所在,这当然是好的,可不好的是……

    蝎尾暗芒里含带着化劲效果!

    原本一道蝎尾暗芒,除却毒性之外,光是那一抹气劲又能对人造成多少威胁?所以玄冥诀想要将之驱出体外当然也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与之相当的一点点就可以。

    然而当实际接触之后,原本是相当的两方,却因为那化劲的效果,玄冥诀的混沌内力会被化却一小部分,缺少了一部分,当然就不能够再完全地将其驱出体外。

    察觉到这一点的混沌内力当然不可能任由这暗芒在主人体内嚣张下去,于是就会再分出一股内力去补充被化去的那一部分,然后再被化去一部分,再补充一部分……周而复始。

    直到将一股蝎尾暗芒完全驱逐出体外,玄冥诀内力会来来回回分离出七八股内力才能够做到。

    内力如此反复冲击,对修炼者本人来说是会造成一些负担的,虽然因为蝎尾暗芒的威胁性很小,这份负担不会太大,仅仅只是一道的话,几乎都不会有太大感觉。

    可问题就在于,当场密密麻麻齐射而来的,可不仅仅只是一道那么简单,而是数百上千道!

    每一次齐射便会是数百上千道!

    这总的聚合在一起,数量引发质变,本来不大的负担便会陡然放大十倍百倍千倍,甚至更多!

    雷虎震荡开的虎气便是被这样消耗着一圈又一圈,反观风无痕那边却神情笃定。

    他是五圣总坛位高权重的六人之一,敢这样单枪匹马埋伏在这里阻截剑晨等人,当然不会是个冲动妄为的傻瓜,没有把握的伏他怎么会去打?

    荧火蝎的数量实在太多,即使一次齐射就是上千道,当场受他控制指挥的所有荧火蝎也足够快速轮换上十次之多,而偏偏这蝎尾暗芒单独的一道不仅是对人的威胁性不大,对这荧火蝎的消耗也是极低。

    从发射出一道蝎尾暗芒再到荧火蝎回气可以再发射出另一道,中间仅仅只需三个呼吸的时间而已,三个呼吸,待当场所有荧火蝎齐射完一轮再从头开始完全没问题。

    也就是说,风无痕几乎可以无限制无间隔地指挥这些荧火蝎对剑晨等人展开攻击,而不怕荧火蝎消耗太大的问题。

    风无痕的站位也是经过计算,恰恰好站在所有人的攻击范围之外,他自己的修为也是初级宗师境界,任何人想要对他作出有威胁的攻击,他都能够先一步反应过来,即使是剑晨那杀伤力十足的归心似箭,他也有信心凭借荧火蝎打出的暗芒而将归心似箭的威力抵消大半。

    未胜先言败!

    风无痕既然敢走出来,就已经先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剩下的,便只是利用荧火蝎的特性,慢慢蚕食剑晨等人的功力,他相信,能够站到最后的人必然会是他!

    这个问题,安安凭着对荧火蝎的了解而能想得通透,雷虎却是首当其冲正在遭受荧火蝎的猛攻,对于这一点也开始有了认识,而剑晨与蛇七两人手里都抱着人,再者雷虎曾一再要求剑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手,所以虽然还没有察觉出不妥,但也老实站在雷虎撑起的防御中没有乱动。

    只有管平,在计划中他本就与雷虎一样打前锋,现下雷虎转攻为守,自然而然的,他虽然对外面无数的荧火蝎发怵,但也不退缩,脑子一热就要冲出雷虎的保护范围,下盘一沉,精铁棍使了个横扫千军的招式,就要往地上密密麻麻攻击不止的荧火蝎扫去。

    他的动作落在风无痕眼底,换回的只不过是一抹不屑的讥嘲。

    管平想要攻击到荧火蝎,就必然会将自己的身子暴露在蝎尾暗芒的攻击范围之内,没有雷虎的虎气保护,不需要太多,风无痕自信,只要朋超过五百道暗芒打在管平身上,就足可以令其气血逆冲,走火入魔而崩溃!

    好在安安就在管平身边不远处,在一声惊叫的同时,楞头楞脑的管平哪收得住步子,眼看就要一冲而出。

    安安一咬牙,再顾不得心底里对蝎子的恐惧,猛得一个箭步从剑晨身后闪了出来,堪堪在管平就要一头撞出雷虎的防御气劲时拉住了他的衣角。

    “不要命了!”

    吓得心惊胆颤的安安狠命踢了管平一脚,生怕他再犯驴脾气,连忙又拉又扯将其拖了回来。

    “呃,啊?”

    管平还愣着,一腔热血冲上脑门啥也没干又原路返回,愕然看着安安,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有办法没有?”

    结果他愣着,雷虎却不愣,强行再将那蕴含了玄冥诀内力的防御气劲撑大,他的额头已然见汗,语气有些焦急地向安安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