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混乱
    见剑晨三人走出,留在院中警惕着四周的管平与蛇七快步走上前来。

    木汐子从安安手里交接到蛇七手里,管平却在一边挠着脑袋,道:“好像不太好走!”

    座落在城主府旁边的别院附近民居较少,即使先前木阳泽暴怒连吼,吸引来的也不过两三支巡逻小队,还没走进院门口,便被管平与蛇七两人几拳撂倒拖了进来,倒没闹出太大动静。

    而这会剑晨在出屋前甩手又是一针,正正好好封了木阳泽的哑穴,现在他连哼上两声也做不到,看起来事情进行得颇为顺利,可管平却说不太好走……

    他一直在外面望着风,在这漆黑的旭日之城里,耳力远比眼力要更加牢靠,所以他身子往地下一趴,耳朵贴在地面上所听到的声音远比用眼睛看的要多得多。

    别看来查看情况的巡逻小队只有两三支,可管平趴下去的一瞬间表情却绝对精彩。

    木阳泽确实对沥血剑抱有势在必得之间,为了沥血剑,他几乎将所有五圣弟子收拢回缩,将监视水月府那边动向的小队也召回了大部分,此时这旭日之城里几乎已到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只不过为了避免让剑晨等人产生误会而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大多都只是散落在城主府附近形成了一个更大的包围圈,相反在核心处却显得要松散许多。

    当然,这一切都在当日剑晨与木胜谋划时,对方早有详细的说明,只是那时毕竟还只是花想蓉的第五次治疗,时间还很宽裕,木阳泽心中的紧迫感也远没有现在这么强,所以木胜到底还是说少了些。

    这也怪不得他,毕竟当初在城主府时他所表露出的意图太过明显,这些日子以来他这个少坛主也是木阳泽着意吩咐要严密看守的对象之一,那次隐蔽前来已经费了大功夫,从那次计议定当之后,木胜却再找不到机会潜进来与剑晨更新情报。

    “哼!”

    雷虎冷厉一哼,憋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久了,他又亲眼见过木阳泽的无情,心中的戾气早已大盛,听管平一说,他立时握紧了拳头,厉道:

    “不好走?大不了杀出一条血路便是!”

    “别冲动!”

    安安瞥了他一眼,指着昏迷中的花想蓉与木汐子,道:“你倒是皮糙肉厚经得起打,她们两个怎么办?”

    花想蓉之前是被点了睡穴,可在治疗之后,凤凰内力难免有着爆动,被内力一激,她现在是真真切切地昏迷了过去,更何况还有一个元气大损的木汐子,若是真打起来,旭日之城里人数众多,难保不会有所差池。

    更何况……

    雷虎气势一弱,回头看了剑晨一眼,他可不想当日衡阳洛家那个血腥杀神再度出现,安安一句话顿时令他闷头闷脑,嗡声道:“那怎么搞,总不能傻站在这里吧,里面可拖不了太久!”

    木阳泽与木汐子来别院中为花想蓉治疗过多次,每次来去的时间都大致相仿,所以就算众人将木阳泽制在小屋里,可若时间长了,城主府那边没有见到总坛主回来,怀疑定然是少不了的。

    “别着急,还是按原计划来。”

    剑晨摇了摇头,他双手抱着花想蓉,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夜空,双眼中光芒闪烁,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雷虎显然也知道那原计划是什么,仍然郁闷道:“那小子也不知道靠不靠得住,已经好几个月不见踪迹,莫不是已经……”

    他话还没说完,陡然只觉眼角余光处瞬间闪亮,在这漆黑的地方任何光亮都会显得无比刺眼,也让他豁然转头。

    “来了!”

    与此同时,剑晨面色一肃,与雷虎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他们身处的别院是在旭日之城的东面,而那闪亮之处却是在相对应的西面,中间横跨了雄伟的城主府,处在旭日之城的另一端。

    那里……火光冲天!

    几乎就在瞬间,在黑暗中显得安静祥和的旭日之城陡然暴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嘈杂喧哗,那冲天的火光几乎将半个旭日之城都照了个通透,嘈杂之声也由四面八方疾速往火光处奔涌而去。

    从木胜给的情报里,剑晨等人知道,旭日之城很大,五圣总坛的核心力量全在这城内,比如此时西面火光冲天的所在,正是五圣坛之一的玉蟾坛之所在!

    如此火势,那玉蟾坛的所在地此时该是什么样的景况?

    旭日之城里大部分的人群都在向那玉蟾坛处汇聚,然而却也有一小股正从城主府冲了出来,直往剑晨等人所在的别院中狂奔。

    “总坛主大人,总坛主大人,不好了!”

    有人一面飞奔着,一面焦急不已地连声大叫。

    从那火光一起时,管平便已重新俯低回地上,待那人大叫时,他已竖起了一根手指。

    一!

    当然不会是一,即使不用俯地细听,众人也能听到有急迫的脚步声在不停逼近,脚步声很多也很杂,并不止一人。

    那么是一百!

    剑晨嘴角微微一勾,人数与木胜提供的木阳泽精兵亲卫队的总人数相当,除却这院里中了迷毒的步云等五十多人,剩下的一百多人便全在此了。

    安安也在这时扬了扬下巴,冲蛇七发出了无声的指令。

    “放肆!”

    蛇七抱着木汐子,面色陡然一厉,开声大喝,可那声音竟然不是他自己……

    是步云!

    从他口中厉喝出声的,竟然正是此刻正软倒在地的亲卫军统领步云!

    蛇七极擅易容之术,事实上以往的蛇牙部队本就是为暗杀所建,作为一个刺客,易容改扮只不过是基本功而已,就连安安那半吊子的易容之术也是一时好奇从蛇牙部队里学来。

    易容术可不单单只是改换容貌那么简单,有时候为了任务需要,男扮女女扮男,年轻人扮老头老太都是常事,声音当然也会作不同的改变,否则一开口就得被人发现破绽。

    是以临摹一下步云的声音,对于蛇七来说自是没有丝毫难度。

    “大吵大嚷作什么,不知道总坛主大人有要事在办么?”

    蛇七厉喝不断,将那步云的声音学了个十成十,若不是在场众人都能看得到他,光从声音来听,简直就要以为步云并没有中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