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银针刺穴
    一秒记住【言♂情÷中&amp;文!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www.yuehuatai.com

    “好!”

    步云陡然一声大叫。

    虽然被雷虎压了一头,可对方两大战力都痛快地喝了这坛中酒,这也令步云的心头防备消去了不少。

    或许……这两个莽汉子真的只是酒瘾大作,想找人喝酒罢?

    这么想着,本也骑虎难下的步云心头安定不少,豪迈道:“既然两位大侠看得起我等,若在矫情下去反倒负了美意,兄弟们……”

    他猛然转身,吼道:“干!”

    双手一旋,那巨大的酒坛凌空滴溜溜旋转了起来,随即右掌再轻轻一推,凌空飘浮的酒坛便侧飞而去。

    飞去的方向正是五圣弟子的所在。

    当——!

    当——!

    当——!

    连绵不断的金铁交鸣响起,士气刚刚大涨却又被雷虎猛压了一头,两相对冲之下,众五圣弟子正是激愤难当时,此时更个个不甘示弱,在那酒坛飞行的路线上等候着,一人一掌轰向那旋转不休的坛身。

    一股股酒箭像是绚烂的烟火,无休无止地从酒坛内激荡而出,每一道酒箭打出,凌空便跃起一人,大口一张,将之全数灌入肚中。

    待那酒坛去势力竭,在场四五十号五圣弟子已然人人猛灌了一大口酒,在管平与雷虎的注视下,没有漏下一人。

    砰——!

    酒坛落地,经这四五十道酒箭的消耗,坛中酒水已然不多,而步云也在紧紧盯着酒坛飞去的方向,待得落了地,他抚掌大笑道:

    “哈哈哈,真是痛快,这么多兄弟共饮一堂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只是还有位兄弟,你怎么……不喝?”

    一道酒箭大抵也就是一碗酒的量,对在场这些汉子而言,才一碗而已,就是酒量最浅的也远不到喝醉的地步,步云当然还很清醒,所以他还很清醒地记得,在场还有一个人没喝。

    那个隐于黑暗中一直不曾现身的人!

    “哼!”

    话音落下,黑暗中不知隐身在哪里的蛇七悠然现身,步云口中所说的兄弟自然是在说他。

    “谁说我不喝?”

    蛇七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自顾自走到那酒坛面前,手腕一翻,竟不知从何处找来一只海碗,施施然俯下身去,弯腰从那已变得浅了许多的酒坛中舀出一碗酒,咕咚咕咚,慢腾腾极为仔细地灌入腹中。

    咣当——!

    末了海碗随手一抛,最后一口酒咽下,蛇七却闭上了双目,仿佛凝神内视一般入定不动,就在步云正要心生疑惑时又睁开了双眼,冲雷虎那边看了看,这才一言不发又隐入黑暗中。

    “哎呦,管爷您看,大家伙多给您面子!”

    蛇七刚才的异状到底还是在步云心中留下了一道阴影,本着慎重的态度,他正准备也如蛇七一般凝神内视,却在这时那讨厌的李灰突然又开了口。

    还在拍马屁!

    步云狠狠瞪了他一眼,以往对这李灰的好印象以及方才替他解围的感激顿时不再,再让他说下去,五圣总坛的颜面何存?

    于是冷冷地怒吼道:

    “给我滚回来!”

    李灰一听,吓得直缩脖子,深知步云脾性的他自然听得出那话中的怒火中烧之间,当即不敢再多说,冲管平吐了吐舌头,蹑手蹑脚地跑回自家队中,少不得又受其他五圣弟子暗地使拌子的排挤。

    “步大统领忒是小气了些,俺与这小兄弟相谈甚欢,你着急叫他回去干什么。”

    管平冲那怒目而视的步云翻了个白眼,耸着肩道:“罢了罢了,俺喝酒的心情都被你搅得没了,你们继续作那木头人吧,俺可得好好去睡上一觉!”

    说着他还打了个夸张的哈欠,伸着懒腰转过身时,却与雷虎交换了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哼!”

    步云气得肺都快炸了,心道李灰那小子一力尽在拍你马屁,你当然相谈甚欢!

    不过见管平不再闹事,他也省得多生枝节,倒也不再开口,由得他去了,一声冷哼过后也豁然转身,专心志致地看向那火光仍在隐现无常的小屋。

    经此一岔,步云却忘了之前蛇七的异状,也忘了自己本想凝神内视体内的念头……

    小屋里,木阳泽催发木汐子残余不多的极阳内力,顺利将花想蓉体内的凤凰内力逼迫成实质****而出,眼见那迷你凤凰再度攻到,木阳泽双目一凝,陡然加大了内力的输出,同一时间,木汐子俏面含煞,微张檀口,一道凝如实质的火热利剑突兀而出,正正刺中那迷你凤凰大张的喙口。

    嚓——!

    一声轻响如裂破帛,那迷你凤凰没有丝毫意外,第九次葬身于木汐子的殛烈内力之下。

    “呼——!”

    消灭了凤凰代表着这此治疗也即大功告成,木阳泽长松一口气,木汐子早已经失去了自主催发内力的能力,这几次治疗全靠他在背后以浑厚内力支撑,只是他的内力远不如木汐子那偶然修炼而成的极阳内力灼热,是以为了调动木汐子本身的残余内力,他也是下了死力。

    好歹治疗成功,将自身内力至少输了一半到木汐子体内的他神情疲惫,正要将自己的内力收回,异变却在这时突然而至!

    两枚银针一左一右,就在他内力将收未收之际,突然扎中他手腕处阳池穴上!

    阳池乃手少阳三焦经脉中一处重要穴道,也是他催发自身内力输入木汐子体内的主通道,这两枚银针突然扎下,木阳泽立时顿觉气机一滞,几乎令他与自己输入木汐子体内的内力断了联系!

    那可是他的一半内力总量!

    苗疆的五圣总坛乃是由西域这处的正宗总坛分离而来,两者之间自有着莫大的关联,是以两者其实都一样,虽修炼武功,但真正的杀着还是在那无形无相的蛊毒之术上,若单以武功而论却是差了不少。

    身为五圣总坛的总坛主,木阳泽也有着宗师的境界,但若抛开神秘莫测的蛊术,他这位宗师其实连顾墨尘这新晋不久的宗师还不如。

    就更别说正面对上剑晨!

    扎下这两枚银针的人正是剑晨!

    以他的功力,银针扎下,木阳泽惊怒间奋力大挣,可只余一半的内力在剑晨这高阶宗师面前,全然没有无分挣扎之力!

    “剑少侠,你这是做什么?”

    大惊之下,木阳泽愤然大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