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搞事情的管平
    “起——!”

    木阳泽猛然一声大喝,双手一推,直抵在木汐子背门,目光中厉色一闪,房间内气温陡然猛升!

    双眼蒙上一层绝望之灰的木汐子突然有了反应,苍白的俏脸上竟浮现出一抹火红之色,不光是脸庞,就连她的眼睛也重新恢复了初见她时的那抹火热。爱玩爱看就来乐文

    “啊——!”

    她的身躯陡然反弓而起,口中更痛苦无比地凄厉大叫,火红的色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通过两人互抵在一起的手掌直往花想蓉体内灌去。

    见此情景剑晨将头转向了一边,不忍再去看。

    这样的治疗他已经看过了太多次,初时还好,至少木汐子还有余力自行向花想蓉逼入内力,可最近几次都是由木阳泽在木汐子背后迫入内力,再由他的内力去木汐子丹田中一点一滴压榨出已经少得可怜的极阳内力。

    这个过程很痛苦,至少对木汐子来说很痛苦。

    丹田是每一个习武之人重之又重的核心所在,平素就连自己想要在丹田内进行什么动作都需要小心翼翼,就更别提旁人硬生生挤入丹田中肆意而为。

    就算木阳泽是她的父亲,就算木阳泽对木汐子的功法极为了解,可他的内力于木汐子来说毕竟还是异种内力,这般强行收刮她丹田中的剩余内力,实在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所以这也是剑晨于心不忍的一个原因所在,似木阳泽现下所做的事情,已经不异于民间流传最广的,皇宫大内里最严酷的刑法之一——凌迟处死!

    就在剑晨转头的那一瞬,木汐子眼中火光大亮,而那火竟似在流动,以蔓延之势,疾速席卷着花想蓉这边。

    花想蓉的眼睛也在这时陡然大睁。

    她并没有醒来,眼睛睁开只不过是受木汐子的极阳内力所激,那双没有焦点的眸子里闪烁着的,也是如木汐子那般的火红之色!

    “唳——!”

    没有意外的,花想蓉体内那已被逼迫出了极大一部分的凤凰内力顿时作出了反应,内力毕竟是内力,就算有着自行护主的灵性,终究还是不会如人般思考。

    到目前为止,用这个方法已经逼迫了凤凰内力九次,而每一次它都没有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在感受到威胁后,总是会产生过激的护主反应,激发出那灼烈非常的迷你凤凰!

    第九次的治疗正在毫无意外的顺利进行着,而此时就在门外……

    “来来来,各位兄弟别光站着,过来喝上一杯!”

    管平热情地招呼着别院中留守的五圣弟子,同时大手一拍,怀抱的巨大酒坛被他拍去了泥封,沁人的酒香立时四逸。

    深吸了一口气,管平面上现出迷醉之色,叹道:“这西域的美酒一点也不逊色于中原的烈酒,光是闻上一闻也舒坦得紧!”

    随即眼珠一转,轻咦道:“你们怎么不动?莫不是连喝一杯酒的面子也不给俺老管?”

    别院里除了他与雷虎还有蛇七之外,余下还站在四五十号五圣总坛弟子,这些是隶属于木阳泽的亲卫,眼下只是神情肃穆地站着,对于管平的话仿若未闻。

    第一次来这别院中为花想蓉治疗时,木阳泽并未带着多少人,而随着治疗次数的增多,他心中的期待越来越近,所带亲卫的数量也在随之越来越多。

    日子越来越临近,由不得木阳泽不谨慎对待,他可不想到了最后赔了女儿又折兵,什么也没有捞到。

    管平在这边吆喝着,那边四五十号弟子一动不动,全然无动于衷,倒显得管平一个人吆五喝六的很傻。

    “他-妈-的!”

    于是管平怒了,气得光洁无毛的脑袋青筋暴跳,眼看着一坛子美酒就要砸将过去,怒道:“一个个都是死人么?”

    仍没人理他,至多有那么两三人冷冷地瞥了管平一眼,随即又扭过头去,视线所及只在那闪烁着微红火光的小屋内。

    “好好好!”

    管平怒极而笑,粗大的手指团团一扫众弟子,冷厉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管爷爷我今日就要叫你们好好尝尝这罚酒的滋味!”

    大踏步向前,他狞笑着,就要将那一坛子美酒劈头盖脸泼向五圣弟子。

    “管平!”

    终于有人忍不住扭头怒道:“总坛主他们正在紧要关头,我警告你不要搞事情,否则对谁都不好!”

    管平气极而笑,仍在一步步走着,怒道:“俺搞事情?俺好心好意想请你们喝酒,你们非但不领情,还说是俺搞事情?”

    喝什么屁酒啊!

    此时此刻,四五十号五圣弟子心头无不将这大光头骂了个狗血淋头,喝酒?你们在这里的一切吃穿用度皆是我五圣总坛提供,包括你怀里那坛酒!

    用咱们提供的酒反过来请咱们吃酒?还是在如此不合适宜的时候,这大光头该不是脑子有病吧?

    “你到底想怎样?”

    与管平正面相对的那五圣弟子名叫步云,看起来是当场众人之首,立时也被管平的无耻气了个半死,恨不得冲上去一脚踢翻他手中的酒坛,喝个屁!

    “怎么着,想打架?”

    这时冷眼旁观的雷虎也狞笑着,双拳互握得咔吧作响,轻蔑道:“我兄弟好心好意想请你们喝酒,不领情也就罢了,摆什么臭脸?”

    “说这么多干嘛?不就是打架么?”

    在他之后,蛇七的身形早不知隐没到了哪里,别院中四处回荡着他冰冷的声音,仿佛一条阴冷的毒蛇,随时准备从某一个被人忽略的角落暴起发难。

    气氛一触即发。

    步云面上神色变幻不定,身为总坛主亲卫统领的他当然明白木阳泽此时最渴求的是什么,眼看着大功即将告成,这时如果与剑晨这方的人起了冲突,自是极不明智的事情。

    更何况这事情的起因却也不过只是一杯酒而已,凭管平手中那一坛子,分到他们四五十号人肚子里,一人也就一小杯,倒真也无妨。

    只是这口气……

    “步头,算了算了,一杯酒而已,小的先去尝一口!”

    正当他骑虎难下时,旁边有人斜步冲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