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第九次
    花想蓉突然转头的一句话,令安安愣了愣。

    她一直在默默地作个旁观者,自从上次剑晨强行作出了决定后,这后面的许多日子以来,她始终保持着一份沉默。

    可沉默归沉默,她却并没有太过反对,甚至也真的像花想蓉说的那样,在心里早已作好了那样的准备!

    花想蓉昏迷了数月,醒来第一眼仍能将安安的心思看穿,一如两人曾经针锋相对的日子,素来聪慧的安安总是会被她三言两语气个半死。

    真是……好亲切的感觉。

    安安苦笑着,用力摇了摇头,如果可以,她真想再回到从前,两个人为了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拌嘴拌到不可开交,而剑晨在一旁满头大汗不知该劝谁的日子。

    只是……回不去了。

    这一年多以来,身心发生剧变的人可不光剑晨一个,还有她……她也在进行着偏激的改变。

    还记得以前,当她站在擂台下目睹花想蓉摆下比武招亲,却被石玉轩从中作梗时,出于义愤,她想也不想就催促剑晨上去揍那可恶的石玉轩,可若是放到现在……

    就像她之前所表现的那样,除了自己关心的人外,她不愿再去考虑任何人的死活。

    木汐子很可怜,可管她什么事?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当剑晨说出接受木胜的请求时,她才表现得那么极端。

    直到现在,因为花想蓉的一句话,她才豁然惊觉,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与从前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安安……”

    剑晨见安安愣着,突然有些担心,不由叫道。

    其实……花想蓉说的他何尝不明白,可安安既然没说,他便也没提,两人便在这件事上再一次保持了默契,只是因花想蓉一句话,将他再度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没事的。”

    安安笑了笑,看着花想蓉也看着剑晨,轻松道:“至少咱们现在还活着,不是么?”

    接着,她想了想,又道:“按惯例,今日该是木汐子来的第九次,你之前与木胜制定的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提起剑晨之前与木胜的谋划,也是她第一次跟在剑晨身边,却没有为他出谋划策。

    剑晨沉默了一下,心知她是不愿继续进行刚才的话题,也不再继续往下说,而是点了点头,道:“从木兄反馈回来的信息,现下应该一切顺利。”

    “那就好。”

    安安闭了闭眼,仿佛也在脑中过了一次剑晨的计划,她虽然没有参与,但也全程都在剑晨身边,仔细想了想,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这个计划她也考虑了多日,风险是有,但倒也可行。

    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只见剑晨面色一变,同时轻声道:“来了!”

    三人齐齐一顿,结束了谈话,花想蓉也已会意,在剑晨的搀扶下重新躺回床上,静静等待着暗地里最后一次治疗的来临。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同时也听院中雷虎冷冷哼了一声,这不用说,定是木阳泽父女到了。

    嫉恶如仇的雷虎如今最不待见的便是这不顾亲生女儿生死的木阳泽,每次当他们前来都是这样一声冷哼,剑晨他们早已习惯,就连木阳泽,也从最开始的羞愧,变得如现在这般麻木。

    门开。

    果然双眼中隐隐透露着期待的木阳泽与早已经陷入绝望中而面无表情躺在担架上的木汐子出现在眼前。

    “剑少侠,这可是第九次了!”

    木阳泽在看到剑晨而说出这句话时,表现得竟有些雀跃,目光更是灼灼地直往他背后千锋露出的一小截上望去。

    这又惹来雷虎更加不满的一声怒哼。

    可木阳泽对此根本无所谓,他甚至连木汐子也没有看上一眼,更别说顾忌女儿就在旁边,以一副公事公办的郑重表情,颇有些兴奋道:

    “这次之后还剩下最后一次,沥血剑你就得交给木某了!”

    剑晨漠然点点头,道:“不止是剩下两次,总坛主,咱们的交易内容可是要将蓉儿治好才行。”

    虽然早有定计,可在面对木阳泽时,该隐藏的还得隐藏,不能让其看出破绽。

    “那是自然!”

    木阳泽下意识地搓着手,在这番痛苦的煎熬下,不光剑晨等人在忍受着良心的责备而有所转变,同样有着大改变的还有他木阳泽。

    此时的他哪有身为五圣总坛总坛主的威严,从头到脚都透露出一股追求暴利的黑心商贩的味道。

    “那么请吧……”

    剑晨身子侧了侧,让出门口好叫两父女入内。

    至于花想蓉,不愿她因木汐子的境遇而有所分神,也想给木阳泽施加些压力而让他无暇他顾,是以在开门之前,剑晨点了她的睡穴,让木阳泽感觉她仍处于沉睡中。

    刚才那句治好才行也不光只是为了隐藏他们的计划,同样也是不想让木阳泽放松下来,好让他在剩下的日子里一心扑在如何激发木汐子最后的潜能,从而在第十次时真正将花想蓉唤醒。

    事实上,木汐子的修为并谈不上一个高字,只是在她这个年龄的同龄人的算是顶尖而已,要负荷治疗花想蓉十次的治疗,她还远远不够。

    所以虽然木阳泽没说,但剑晨也明白,他定是在下来后向木汐子施加了属于五圣总坛的秘法,将她的潜能一次次进行着透支,用以维持十次治疗所需。

    透支的潜能要恢复起来是极其困难的,所以这正是木胜痛恨他的地方,所以剑晨才更要这么说,只有让他专心于一件事上,他才不会注意到另外的事,这样才能让木胜更加方便行事。

    “汐儿,只剩两次了,再坚持坚持就好!”

    走进屋内,木阳泽挥退了抬着担架的五圣弟子,亲自将木汐子抱了起来,一边轻轻说着,一边也见那边安安将沉睡中的花想蓉扶了起来。

    不知为何,他的眼中划过一抹隐隐的诧异,但却又很快被他压下,没让任何人察觉,抱着木汐子一步一步来到床前。

    整个过程中木汐子一言无发,像是一个死人,面色苍白的任由木阳泽摆布,被盘膝放在床上,对花想蓉四掌相抵。

    而木阳泽在做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看到的是,剑晨在他后面,轻轻地冲雷虎抬了抬下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