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用不着道歉
    这一日,城主府旁别院里的众人起了个大早——或许是早上吧,在这暗无天日的旭日之城里生活了这么久,早与晚这个概念已然慢慢被人淡去。

    雷虎与管平,甚至还有最近一心扑在修炼中的蛇七都神情凝重地站在院子里,目光有意无意地瞥向有花想蓉在的那间小屋。

    而顾墨尘,在那日与尹修月见了一面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好歹他也不是毫无交代,还是遣了个五圣弟子回别院禀告了一声,说他走了……

    没有人说什么,顾墨尘为什么会走,众人心里多多少少都明白,毕竟他来,就是因为一个人。

    后来有消息传回,尹修月与问傲天也离开了旭日之城就更加肯定了众人的猜测,顾墨尘定是随着尹修月一道离去,或许当中发生了什么急事,以至于他连回来告诉一声的时间也没有。

    对于这三人的离去,各方的反应不一。

    剑晨这边当然是尊重顾墨尘,并不会去怪他什么,而五圣总坛那边则更是听之任之,甚至在这个节骨眼上,木阳泽还更希望多走一些人。

    为花想蓉的治疗已经快要接近尾声,在渡过了最初的愧疚之后,木阳泽的内心早已起了变化。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去理会女儿的生死,一心只在期待着十次治疗完毕之后,从剑晨的手里接过沥血剑,有了沥血剑之后,他……就可以向水月府开战!

    这是千年来五圣总坛的先辈们一直在向后代灌输着的执着信念,而每一任的总坛主,就是这个信念的坚定执行者。

    对于木阳泽们来说,再没有什么可以与完成先祖们的遗愿更加重要的事情,不要说是一个女儿,就是木姓子孙世世代代受那地狱轮回之苦,木阳泽也心甘情愿!

    基于这样的执念,木阳泽当然不容沥血剑有失,在完成交易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他当然希望剑晨这方的力量越小越好。

    不要说顾墨尘现下是剑晨这方不可忽视的一大臂助,就是尹修月与问傲天两人,看起来与剑晨他们并无太大关联,可总归不是五圣总坛自己的人,甚至这两人还有着水月府这样的背景存在。

    对于这样的潜在威胁,木阳泽当然是越快送走越好。

    小屋里……

    “夫君,谢谢你……”

    花想蓉!

    这是……花想蓉的声音!

    经过了八次的治疗,她体内的凤凰烈焰已然越来越少,在第九次治疗来临的前一天,她终于从无尽的沉睡中清醒了过来,虽然每天清醒的时间很短,但到底是个巨大的突破,也证明之前的治疗并非白费。

    “蓉儿……”

    剑晨苦涩地看着花想蓉,道:“我当不起你这一声谢谢,反而是我要谢谢你,也对不起你才是……”

    “你为了我,两次行走在生死边缘而无怨无悔,可我……却……”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几次张了张口,仍无法继续说下去。

    半坐在床上,花想蓉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就是身体尚且无力,就连想伸手摸一摸剑晨的脸颊也做不到。

    只得微笑着安慰道:“你我之间还需要说什么谢谢,虽然我也知道……”

    她瞥了安安一眼,才又道:“我也知道,在你的心里,安安这死丫头才是你的唯一,可我就是忍不住想去做这样的傻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

    花想蓉故意这样调侃着安安,想要化解一下这屋里压抑的气氛,可惜明显她失败了,印象中总是与她对着干的安安却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咬着嘴唇,似乎对剑晨的话极为认同。

    发生了什么?

    花想蓉想着,她这一觉沉睡的时日甚至比前一次在万药谷中还要更长,一觉醒来周遭的人与物似乎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尽管之前剑晨对她也算不错,可从这次醒来,花想蓉却明显感觉到剑晨对她变得更加温柔,而一向喜欢与她作对的安安,却也像认可了她的存在,无论她怎么刻意戏弄也不会生气……

    他们都怎么了?

    花想蓉正自疑惑不解,那边剑晨也终于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将她昏迷过后所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全然没有一丝保留。

    “蓉儿,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便擅自为你作了主!”

    讲到最后,他终于说到之前木胜前来拜托他的请求,以及自己所作出的决定。

    原来只要再治疗两次,花想蓉体内的情况说不定就可以痊愈,可剑晨却在这当口答应了木胜。

    木汐子少治疗一次,花想蓉体内由萍飞燕留下的凤凰内力本源就绝不会根除,那么花想蓉自己就还会有复发的危险,这是危及花想蓉生命的事情,可剑晨却并没有通过她而自己作了决定。

    从道义上讲,剑晨也好雷虎也罢,甚至没有表达过自己意思的管平,其实心中都不愿让那木汐子无辜丧命。

    可在花想蓉这里,剑晨却无法抹灭心中的愧疚来劝服自己,若花想蓉当时是清醒的,也一定会和自己一样作出同样的选择。

    “你傻呀……”

    听完剑晨的述说,花想蓉笑了笑,又想抬手去摸一摸剑晨那因愧疚而痛苦不堪的面庞,无奈手上无力抬之不起,只得道:

    “夫君,蓉儿曾经对你说过,你想做的就是蓉儿想做的,你认为什么是不好的,蓉儿当然也会这么以为,更何况那木姑娘为我治疗了八次,已经让她元气大伤,咱们总不好为了一己私欲而强迫取人性命吧。”

    “所以,我认为你做得没错,再者说,你看我不是醒过来了吗?没死不就还有希望吗?”

    她身体还虚着,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气息显得有些不稳,可仍不忘向剑晨露出一个我没事的表情,更看得剑晨心痛不已。

    “可对上蜀山剑主的话,会死的人可能就是这个傻子!”

    在一旁沉默着的安安冷不丁插了一句。

    “那有什么。”

    花想蓉侧过头看向安安,笑道:“他若死了,咱们陪着一起就是,你一定也是这样想的吧?”

    “对不对,安安妹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