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拒绝
    当日在剑冢时,尹修月亲眼见到了尹修空的以身炼剑修炼到了何种程度。

    在地心青火的淬炼下,若单从以身炼剑这功法而论,尹修空几乎已和郭怒多年的修炼相差无几。

    而尹修月可还是记得,那时在衡阳时,她曾用以身为炉试探过郭怒,虽然当时看似很简单便将郭怒唤醒,但尹修月也在那时很清晰地感觉到……

    凭她现在的功力,是没办法彻底将郭怒从走火入魔的混沌心智里拉回来的。

    救不了郭怒,也就代表救不了尹修空!

    这才尹修月最在意的地方。

    所以她来了西域,来了五圣总坛。

    若想补全缺失的以身为炉之法,回水月府内门当然是可以的,然而尹修月怎么能回去?

    回去的话,固然以身为炉会被补全,可她的一身功力,本想为弟弟准备的功力,就绝不会再由她说了算。

    所以她只能来五圣总坛。

    毕竟身为内门之人,尹修月老早便知道这有别于苗疆五圣总坛的真正总坛存在,也知道对方与水月府内门乃是仇恨蔓延千年的死对头。

    而她更知道,玄冥诀就是出自五圣总坛!

    玄冥诀是因沥血剑而来,所以她才会一直在暗中严密观察着剑晨,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沥血剑,只是这个计划显然已经因剑晨的修为大进而落空。

    那么她只有选择另一条路,只有来五圣总坛,只有在这里,她才能让熟悉玄冥诀的五圣总坛之人替她补全以身为炉。

    毕竟不管是以身炼剑也好,以身为炉也罢,其实都是从沥血剑或玄冥诀里演化而来,五圣总坛的人虽然没有接触过以身为炉功法,但凭着对玄冥诀的熟悉,想要补全这损己利人的功法也不是难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尹修月叛出了水月府内门,那么与五圣总坛之间当然有合作可谈。

    在付出了许多她知道的水月府中的秘密,甚至连剑晨的逐风剑便是真正的沥血剑这个秘密后,她终于与五圣总坛的总坛主达成合作,对方愿意为她补全那以身为炉的功法。

    事实上,木阳泽也是有着自己的考量,即便尹修月不向他透露太多的事情,他也一定会为尹修月达成愿望的。

    尹修月不想按水月府内门的安排行事,那么自然就会为水月府带来麻烦,而任何一点有可能分散水月府注意力的事情,木阳泽都是乐意去做的。

    更何况尹修月还为他带来了如此令他振奋惊喜的沥血剑的消息。

    然后到了现在,尹修月终于有了足够的把握,可以去寻找弟弟尹修空,用自己苦练而来的以身为炉功法,让尹修空恢复一个正常人!

    这条路不好走。

    她现下是在五圣总坛最核心的旭日之城里,虽然如今五圣总坛逐渐势微,可也不是水月府想攻就能攻的,呆在这里至少还能保证一份安全。

    可是若要寻找尹修空,当然就得从这里出去。

    在五圣总坛被水月府打压地抬不起头来的今天,木阳泽想要将剑晨带来都只能通过费仲与普智禅师才可以办到。

    如今的五圣总坛,自保尚且需要全力以赴,又哪有多余的人手提供给尹修月,帮助她找回弟弟?

    更何况以尹修空目前的情况,他愿不愿意跟着五圣总坛的人走还是两说的事情,所以这件事,尹修月只能自己亲自去办。

    水月府众遍天下,即使是水月仙子也无法准确知道江湖中哪一个人是水月府的人而哪一个又不是。

    来的时候纯属侥幸,她与问傲天先是在剑冢时被苗疆灵蛇寨的人突袭,随后被这些苗人秘密运回了苗疆深处,而醒来后,从苗疆再往后走便可去那黄沙大漠,是以很庆幸的,她没有被水月府的人发现。

    可再出去呢……总不会正好尹修空就在苗疆呆着吧?

    所以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从西域回到中原时,第一时间她的行踪就有可能被水月府的人探知,然后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狠下心肠对顾墨尘说出了决绝的话语,也正是因为这样,她也让问傲天离开。

    尹修月所做的这些事情虽然没有对问傲天明说,可是他也是清楚明白的,所以他更不会离开,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向顾墨尘妥协,借助顾墨尘现在的修为,尹修月的寻弟之路便会好走许多。

    可尹修月却也想到了他的前头,在他还在犹豫时,抢先断掉了这个可能。

    那又怎么样呢……

    独自站在火光微弱的小院里,问傲天的双手越握越紧,双眼中的目光也越来越明亮。

    不靠他就不靠他,大不了……一起死!

    ————————————————

    旭日之城里,此时正在作着决定的人不止尹修月与问傲天,还有剑晨。

    面对木胜递到眼前的小册子,他沉吟着,终于摇了摇头,道:“多谢好意,这秘法我还是不用了。”

    “为什么?”

    木胜诧异地问道,目光在手里的小册子上瞥了一眼,诚恳道:“剑少侠,你既然同意了让小汐少为花姑娘做一次治疗,那么按照之前咱们达成的协议,这沥血玄冥之法我是正该给你的。”

    顿了顿又急切道:“这册子虽然是我手抄的一本,但在下保证,绝对与正本一字不差!”

    他以为剑晨是不相信他,唯恐刚刚才得到的好消息转眼化成泡影,不由面色焦虑。

    “木兄,你误会了。”

    剑晨连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这本秘法其实我并不需要。”

    “不需要?”

    木胜愣着,他可是清清楚楚听父亲说过,若是有这本秘法,再加上沥血剑之助,足可使上冲破那隐踪的强大桎梏,登临武林第一人也并非难事。

    然而剑晨却说……他不需要?

    这是不是装得太过头了?

    剑晨沉吟着,想了想才道:“木兄,我所修习的玄冥诀已然离你们所谓的正宗相去甚远,此时再勉强纠正只怕于我无益,更何况……”

    他瞥了雷虎一眼,沉声道:“你放心,即使我不收这册子,答应了你的事情也定会做到,现在与其争论这事,咱们不如先来好好谋划一下另一件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