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顾墨尘的自卑
    “你又来干什么?”

    问傲天侧着头,冷冰冰地对顾墨尘说道。

    他会守在前院门口,顾墨尘当然早就知道,可每次来,问傲天总能第一个发现顾墨尘。

    以顾墨尘现在的功力,其实早已远超问傲天极远,他若想隐匿行踪,凭问傲天还发现不了。

    可他并不想隐匿,他宁愿每次来都被问傲天拦下,宁愿每次都面对他那冰冷到极致的目光。

    因为他不想再躲,躲了这么些年已经够了,问傲天是他的亲兄弟,对于本来应该叫做顾傲天的他,顾墨尘为什么要去躲?

    “傲天,当年的事是我错了,可我也是……”

    顾墨尘神情黯然,问傲天冰冷的目光令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开口,重复着每一次来都会说的话。

    可惜每一次也没能将话说得完整。

    因为……问傲天也在无数次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

    “要么战,要么滚!”

    性格木纳到很少连贯说出四个字以上的问傲天,唯独在面对顾墨尘时变得极其暴虐。

    “傲天,我们是兄弟!”

    顾墨尘望着问傲天脸上狰狞扭曲的伤痕,痛苦不已地大吼道:“亲兄弟!”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在问傲天那冰冷的语气中黯然离开,这次再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么,化解兄弟间的仇怨,要么,死在兄弟的手里!

    “是吗?”

    面对顾墨尘的激动,问傲天无动于衷,很淡然也很冷漠,甚至连眼神的波动也没有,木然道:

    “那又如何?”

    顾墨尘拳头一紧,情绪激动下大踏一步上前,吼道:“是我错了,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我也是迫不得已,也是受人挑拨,难道你就不能……”

    刷——!

    明亮的剑光划破旭日之城永恒的黑暗,轻颤的剑尖在顾墨尘面前点刺出朵朵寒芒。

    惊虹剑已毁,问傲天此时手中不过是一柄再普通不过的制式长剑,可这普通的剑对于顾墨尘来说,又不异于绝世神兵,长剑所指,令他身躯一紧,竟再进不了半步。

    “再踏一步,死!”

    问傲天冷冷地看着他,眼神里终于有了变化,然而这份变化顾墨尘却并不想见到。

    因为他感受到的是……杀意!

    自己的弟弟,曾经相依为命流落江湖的弟弟,此时此刻,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感受着彻骨的寒意,顾墨尘面泛绝望,他清楚地知道并了解问傲天的性格,这个从小就一根筋的弟弟,认定了的事情……就绝不会改变。

    可他还想尝试着作一些努力,绝望的努力。

    “真的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

    问傲天的面上仍没有一丝波动,长剑却收了回来,侧转过身子,仿佛不愿再面对这位自己曾经的大哥,冷淡道:

    “你,不够坚定。”

    闻言,顾墨尘嘴角挂上一抹苦涩的笑容,是啊,他不够坚定。

    当铺天盖地几可乱真的无数误会向他砸来时,他不够坚定,他没有如问傲天那样,选择相信尹修月,而是选择了伤害。

    这一切说起来要怪唐玄宗,可顾墨尘却很明白问傲天的意思,为什么问傲天不想听他的解释?

    因为这根本与旁人无关,一切的源头终归还是在顾墨尘自己的身上。

    从小到大,一直是顾墨尘在照顾着问傲天,两兄弟之间曾经的感情极好,若说这世上还有谁能真正明白顾墨尘的话,那一定是问傲天。

    所以问傲天知道,在顾墨尘那永远一副无所谓的外表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一颗自卑之心。

    是的,自卑,号称天下第一刀的顾墨尘,其实从骨子里一直强压着一份属于他自己的自卑。

    自小流落江湖,顾墨尘与问傲天两人是从未见过父母一面的孤儿,甚至连他们的父母是不是还活着,又为什么会遗弃他们两兄弟也不知道。

    只知道的是,若想在这人情冷暖的江湖中讨一份活下去的资格,就必须要放弃所有的尊严。

    相较来说,问傲天还要幸运一些,他年纪小,他还有着一个处处为他着想的大哥,可顾墨尘却不同。

    他没有依靠,他当年那瘦小的肩膀上负担着两个人的性命,所以命运逼迫得他必须要低声下气,必须要委屈求全,必须要逆来顺受……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才能让当时还年幼的弟弟吃一顿难以下咽的饱饭。

    问傲天甚至还记得,在顾墨尘的背上有一道永远也无法消除的恐怖伤痕。

    那是顾墨尘想要为年幼病重的弟弟抢回两个热呼呼的馒头,而被馒头铺的老板将整个火炉中烧得通红的炭火倒在后背上所致。

    问傲天永远也忘不掉,忘不掉顾墨尘强忍着剧痛,勉强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意,一点一点将那两个早已变得污糟的馒头递到自己嘴边的情景。

    每每思极于此,问傲天的心里就如刀割一般的难受。

    当然,后来他学艺有成之后,第一次做的事,就是亲手杀了那个老板。

    无论对错!

    只因为他曾经让自己的哥哥受到无尽的伤痛!

    自小在这种环境里长大,顾墨尘表现得极为坚强,也在那样的环境里,养成了他坚韧不拔的个性,而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兄弟两人才会被唐玄宗看中收留在了身边,甚至还拜了师父,学了一身武艺。

    情况似乎一直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只有问傲天心里清楚,小时候的经历就像是一个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将顾墨尘困在这梦里,永远也无法摆脱。

    也正因为这样,顾墨尘后来的反应才那么过激。

    当初的尹修月是谁?

    那是连水月府的府主都要礼让三分的水月仙子,身份之尊贵,在水月府中可谓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

    而顾墨尘呢?

    他只不过是一个受尽冷眼的孤儿,并且当初接近尹修月时,也是抱着一份龌鹾的心思。

    自卑便在那时无限放大。

    他认为这一切都很不真实,他认为自己配不上尹修月,他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怎么可能会得到这样一个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垂青?

    即使这一切都是真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