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微不可察的阴毒
    “哟,你这改造得还挺齐全。”

    站在地底深处的暗室中,悲落双眼闪烁着明亮的光芒,将这间并不算太大的暗室看得清清楚楚。

    心智的变化令他看起来有些聒噪,全然不复以往的阴冷狠毒。

    萧莫何没有理他,手指轻弹,一抹雷火扭曲蔓延,围着四壁转了一圈,墙上镶嵌的蜡烛瞬间点亮。

    此时才见,两人身处的暗室中,四周的墙壁边整整齐齐摆放了数排木架,架子在瓶瓶罐罐众多,每一瓶上都用小纸条仔细作好了标注。

    “不错,不错……”

    悲落轻点着头,像是在巡视一般,背着单手慢悠悠一排一排看了过来,赞叹道:“不愧是万药医仙萧莫何,这里的灵药随便拿一瓶出去,都足可令世人疯狂抢夺吧?”

    他随手拿起一只小瓶,浑不在意地在手里掂了掂,口中啧啧有声。

    “我劝你放下,这里的药瓶上都有老夫特制的毒药,不想手烂的话……”

    萧莫何冷冷盯了他一眼,手里却没闲着,身形极快地在各种药瓶间穿梭,不停往暗室中央那张用石头堆砌的床上放着。

    “怕什么,我就快变毒尸了,你的药能侵蚀得了毒尸的体肤?”

    悲落不以为意,仍在把玩着小药瓶,看样子若不是一只手不方便,他甚至还想打开倒入口中尝一尝。

    “少废话,躺上去!”

    眼看悲落还想再说些什么,萧莫何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厉着道。

    他越这样,萧莫何心中越是笃定,在玄冥之三下,悲落这番改变并不是说装就能装出来的,那么无论他之前有什么阴谋诡计,现在只怕也抛诸脑后了吧?

    “这就开始了?”

    悲落面色一愣,疑惑道:“你不给我把把脉什么的?”

    说着还主动伸出背在身后的右手,往萧莫何身前递了递。

    他体内是什么情况萧莫何从来没有确认过,这就准备上药了,悲落感到很不踏实。

    “你躺不躺?”

    萧莫何冷看着他,身形仍在众多药架间穿梭,几乎看也不看,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飞向了石床,只能悲落留下了不大的一点躺下的空间。

    “行行行,你说了算……”

    悲落耸耸肩,倒是无所谓,飞身上了那石床,临躺下前身体突然一僵,单手撑住,向萧莫何说道:

    “喂,我这可是把自己都交给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放心,要杀花想蓉,剑晨本就是个迈不过去的坎,我们的目的可以说是一致,所以剑晨当然也会死!”

    萧莫何终于停下身形,却低头专注在那一堆密密麻麻的药瓶中翻翻拣拣,仍没正眼看悲落一眼。

    一个意识就将要泯灭的人,他何必费心思去关注?

    “那就好……”

    悲落吸了口气,满意地点点头,这才缓缓躺在冰冷的石床上,口中还兀自念叨着:“不会很痛吧?”

    任何一个熟悉悲落的人,若是看到他如今的这般模样,定然会震惊得跌落下巴,这已经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个阴狠隐忍的悲落,只有……

    只有在悲落躺下,萧莫何看不清他面容的时候,在他的眼底深处划过了一抹令人极之熟悉的阴毒,那才是真正悲落该有的眼神!

    那就好!

    他的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勾勒出一抹诡异的冷笑,就那么静静地躺着,等待着……

    ————————————————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安安泪眼朦胧看着剑晨,用几乎乞求的口吻在向剑晨说着。

    离开,去找蜀山剑主,理智告诉安安,这无异是找死的行为。

    如果在没有选择下,剑晨去找蜀山剑主,安安虽然也不甘愿,但为了花想蓉,她也无话可说。

    可是现在明明还有选择,明明只需要安静地等着,事后再付出一柄虽然重要,但与花想蓉的性命比起来并不算什么的沥血剑,这事情就会以很简单的方式去完成。

    那为什么还要……为什么非得要……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她不愿意,她真的不愿意!

    “安安……”

    剑晨叹息着,拉着安安冰冷的小手,轻声道:“我的爷爷,也就是十三年来我叫着师父的那个人,直到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他是好是坏,可是……”

    “可是,他有一句话我却一直记得很清楚,这句话也是他时常都会提及的一句话。”

    一面说着,他的神情慢慢变得坚定,握着安安冰冷发汗的手一字一顿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此言一出,安安尚未如何,雷虎的双目却陡然大亮,高叫道:“好一个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凭此一言,俺雷虎定要再上白岳峰,为伍元道人奉上三柱清香!”

    “你少添乱!”

    安安怒不可遏,若不是雷虎突入,本来木胜都该走了,又何来后面这许多事。

    “安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

    剑晨泯着嘴唇,摇头道:“对不起……”

    “对不起?”

    安安凄楚地笑着。

    这个世界上,她原本拥有很多,可时至今日,她失去得更多。

    没有人了,真的没有人了,父亲死了,母亲也不在了,世界上原本对安安最重要的两个人都没了。

    于是剑晨……她真的不愿再失去。

    “行吧。”

    她默默看着剑晨,道:“也许是我想多了,你想去就去吧,反正……你死了,我也会陪着你。”

    ————————————————

    黑暗中的旭日之城,顾墨尘轻车熟路地不停穿梭。

    自从上次五圣弟子带着他去了一次尹修月所在的地方后,虽然没见到面,可他仍不死心,每隔几日就会再去一次,如此,旭日之城的地形早摸了个滚熟。

    身形一停,在一处小院外停下,顾墨尘面色沉静,尹修月就在这处小院的屋子里,可他却只能停在院外。

    不是他不想进去,而是……

    问傲天就像是个可以不吃不喝的泥人塑像,每每他来,总能在院门外见到他。

    他心里很清楚,问傲天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不想让他再见尹修月,同时……也在找机会。

    找一个可以杀了顾墨尘的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