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心智的变化
    白震天去了哪里?

    他是死是活?

    是有人来到万药谷带走了他,还是说……

    是他醒来后自行离开?

    种种疑问变成无数种可能陡然浮现在萧莫何脑海。

    若是白震天当时并未死亡,而是过后自行恢复了些元气后离谷而去,那都还好,至少对于白震天这个人,萧莫何是并不怕的。

    对于这等自以为是的有勇无谋之辈,他无非就是躲起来自行修炼,幻想着有朝一日功力大成再来找萧莫何报仇而已,对此萧莫何根本无所谓。

    可若是有人来带走了白震天……

    无论白震天是死是活,萧莫何的心里都会有一个阴影存在。

    万药谷在哪里,江湖中有听过传说,但真正知道的却很少,毕竟当初萧莫何设下那等跳崖的入谷条件,就是想招揽一些真正的高手为己所用,所以万药谷的所在算是流传中江湖中顶级高手圈里公开的秘密。

    那么这个来带走白震天的人或者势力,其身份便显得很是耐人寻味了。

    关于白震天这个人,以萧莫何的了解,他最大的价值却是在于其身为尹家后人的血脉,这份血脉其实并没有太多神奇之处,可在有些人的眼里,却是重之又重的东西。

    所以,对于白震天这个人,萧莫何可以不在意,但他却不能不在意对白震天身负的血脉极为关心的人,那有可能是连他都会感到害怕的存在!

    到底是哪一种可能呢?

    萧莫何皱眉沉思,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他若早一步洞悉,又会带来些什么好处?

    “喂,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悲落在侧为之气结,忍不住喝问道。

    他的面色越来越难看,玄冥之三之于他身体乃至心智的害处正在逐步突显,他没心情也没时间,站在这里与萧莫何打哑谜。

    “行了。”

    萧莫何皱着眉头,终于回过头瞪了悲落一眼,道:“一路上说个不停,你的隐忍去哪了?”

    “嘿嘿嘿……”

    悲落闻言冷笑不断,眼带戏谑地看着萧莫何,嘲弄道:“你可别忘了,现在有求于人的是谁,除了我,还有谁愿意甘心被你炼制成一件兵器?”

    “我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店了!”

    许是心智受到玄冥之三的影响,此时的悲落正如萧莫何所说,与当初那个阴冷隐忍的悲落大相径庭,活脱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只是越是这样,萧莫何反而越放心。

    不得不说,直到此时,萧莫何心中对于悲落的目的仍然没有想透。

    照他所说的来看,为了报仇,悲落自言可做任何事情,包括舍弃这副身体,甚至于性命都在所不惜。

    然而萧莫何也是身负血海深仇的人,几十年来,那仇恨于他便是个施加在身上一重又一重的沉重枷锁,压迫着他前进,却也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

    以萧莫何自己的内心来说,报仇当然重要,而重要的是,他要亲眼、亲手干掉自己的大仇人,因为只有那样,他才会从来得到无尽的释放快感。

    这也是为什么当听说萍飞燕离世的消息,萧莫何会表现得如此崩溃的原因所在。

    自己的仇人死了,并且从花想蓉那里,萧莫何也知道这数十年间,萍飞燕的日子也过得并不好,那么仇人死去,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又何至于反而逼得萧莫何面临崩溃?

    而萍飞燕也清楚地认识到萧莫何的心思,所以她在死之前才会将花想蓉打造成另一个萍飞燕,给了萧莫何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在萧莫何的心中,他的仇恨依然未报,只有杀了花想蓉,让那凤舞九变永远消失在世上,这个仇……才能算报!

    萧莫何此时已从当初从花想蓉口中听到萍飞燕死讯时的崩溃边缘自行调整了过来,重新将自己的目标定在了继承萍飞燕一切的花想蓉身上,他要报仇,就得杀了花想蓉。

    不得不说,萍飞燕成功了,因为对萧家的愧疚,她作出了这样一个选择,而正也因如此,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萧莫何认为自己才是正常的。

    他对待仇恨的态度与萍飞燕自己判断的他会对待仇恨的态度几乎一致,那么,为什么悲落会不一致?

    被炼制成一件兵器,其实也就是升级版的毒尸,悲落自身的意识与心智都会完全消失,成为一具忘掉了自己过往的行尸走肉。

    萧莫何扪心自问,若自己为了想报仇而变成悲落这样,他会甘心么?

    答案肯定是否。

    意识消失就等于死亡!

    如果他死在了仇人前面,那么无论最后他的仇人是怎么个死法,对于他本人来说都已经看不到了。

    他不可能,也不愿意,在自己一身的血仇还没有亲手得报时,抢先敌人一步陷入那永恒的长眠中。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一直对悲落心有防备。

    就算最后萧莫何真的用悲落来干掉剑晨,可那时的悲落实际上早就死亡,他根本不可能看得到剑晨身首异处的那一幕,那么这个仇,到底算报了还是没报?

    更何况萧莫何的仇人是萍飞燕的替身花想蓉,若他只杀了花想蓉,而没有去杀剑晨,那时的悲落又能奈他如何?

    结果不能预知却先将自己逼入死路,这怎么看,也不该是悲落能够做出的事情。

    到底他在图谋什么?

    这是萧莫何这一路上都在思考的问题,只是却一直也没有想通。

    不过当慢慢发现悲落的变化时,他的疑惑也在渐渐减少,或许……悲落这个疯子的偏执心就是这么的强烈吧?

    事已到此,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罢手,就算悲落背后真有图谋他也愿意冒险一试,就更别说眼前这个已然判若两人的悲落了。

    “随我来!”

    想到这里,萧莫何冷冷瞪了悲落一眼,当先迈步进入那残破不堪的竹林小院里,只见他手掌轻凝,一抹风雷劲力自掌心窜出,只一闪,也不知打中了哪里,小院中立时有了异变。

    咔咔咔——!

    从小院右上角一处还算完整的地方,陡然响起机关声响,在两人的眼前,一条黑漆的楼梯缓缓出现,往下斜着,通往了地下更加黑暗的所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