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应承
    天山。零点看书

    “考虑清楚了么?”

    蜀山剑主飘然而至,随口向郭传宗问道。

    他原本预计给郭传宗三日的时间来考虑他的建议,可仅仅只过了一日之后,小六那里便向他禀报,郭传宗要求见他一面。

    那冰雪所建的小屋已经溶化,封闭在内许久,郭传宗终于重见了天日。

    事关爷爷,他只考虑了一日便已经忍耐不住,急迫地要求再与蜀山剑主对话。

    相比起一日前那暴躁如雷的模样,现在的郭传宗冷静了不少,见蜀山剑主飘来,他冷冷地道:

    “我要先见爷爷一面。”

    蜀山剑主看着他,两人对视良久,直到郭传宗几乎快被飞荡的冰雪所掩埋,才微摇了下头,道:

    “我说过,你不能见你爷爷,否则会影响若他的情绪激动,会影响到现下的治疗。”

    郭传宗眼神一厉,道:“见不到我爷爷,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要我练那以身炼剑之术,又是不是别有用心,想利用我?”

    虽然只用了一日时间,郭传宗倒也想得清楚明白,这蜀山剑主的话他并不敢尽信。

    很简单,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要知道郭怒失踪已有数年,虽然郭传宗不清楚爷爷是何时开始彻底变得疯疯癫癫,但大约一年前,剑晨却在洛阳与爷爷有过一面之缘。

    以剑晨所说,一年前的爷爷就已经是目前这疯癫的模样,那么照蜀山剑主所说,爷爷乃是他水月府内门的人,可为什么,一年多的事情,直到现在才被蜀山剑主提及?

    这一年多的时间,水月府内门在哪里?为什么没有人去理会爷爷,而是任由他在江湖中四处流浪?

    水月府内门还有什么人,郭传宗并不清楚,但就是眼前这位蜀山剑主也是功高莫测之人。

    即使爷爷居住在大内皇宫里,他都能如入无人之地一般将他带回天山,所以郭传宗相信,若水月府内门想要找回并帮助爷爷,乃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么为何非要等到一年后的今天才提及此事?

    这里边有着什么,郭传宗还没有想透,但他却知道,事情远没有蜀山剑主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

    所以他要见爷爷一面。

    如果爷爷真的在天山,那么即使蜀山剑主真的另有所图,即使那以身为炉之法还有着对方没有提及的缺憾,郭传宗认为也值得赌上一赌。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爷爷还活着,并且真的就在这天山之上。

    郭传宗的态度很坚决,坚决到即使与面前这个恐怕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捻死自己的蜀山剑主对视,他也并没有半分退缩之意。

    “你真的要见?”

    蜀山剑主轻摇着折扇,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淡然发问道。

    “当然要见!”

    郭传宗回以他坚决。

    “可以……”

    刷的一下,蜀山剑主的折扇猛然收起,那与他衣衫同样雪白的扇端在郭传宗眼前点了三点,语气变得严肃起来,道:

    “老夫可以让你们见一面,但你只能远远的看一眼,并且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不能让你爷爷发现你的存在!”

    他冷看着郭传宗,顿了顿才继道:“毕竟你只要确定他还活着,而我们正在给他治疗,至于其他的,在你还没有练成以身为炉之法前,根本无法为他提供任何帮助。”

    “你同意,就见,不同意……”

    蜀山剑主冷笑一声,也不见他如何运气,那轻巧的折扇只是往上翘了翘,郭传宗的四周,无尽的冰雪竟像是疯狂长生的树木,大有再将郭传宗围困在其中的意思。

    “这是老夫的底线,同时也是为你爷爷考虑,希望你能明白。”

    蜀山剑主的话说得客气,神色却很冷淡,那在郭传宗身体四周围了一圈的冰墙已然生长到了他小腿位置,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好,我同意。”

    郭传宗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

    看那蜀山剑主的气势,他心知正如其所说,这便是底线,要是再坚持的话,两人一旦谈崩,以目前的情势,吃亏的还是他。

    总之,先见到爷爷再说。

    抱着这样的念头,郭传宗冒着漫天风雪,紧跟在飘然而去的蜀山剑主身后直往山中另一边疾行而去。

    他原本所在的地方应是天山半山腰一处开阔平坦平地,随蜀山剑主一路走去,道路越加崎岖狭窄,沿途更见许多同样以冰雪建成的小屋,想来便是蜀山剑派弟子所居之地。

    从山的这边转到那一边,蜀山剑主的身形依旧飘逸,一点也不受地形的影响,而郭传宗却走得高一脚低一脚,山路崎岖不说,天寒地冻再加上湿滑的冰雪路面更给他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天山很大,这一走就是半个时辰,蜀山剑主根本不顾郭传宗的狼狈,速度丝毫不见减慢,就当郭传宗坚持不下去就要力竭时,他终于停了下来。

    此时围绕山壁只有一条可供一人通过的崎岖冰路,而在路的尽头,蜀山剑主的正前方,有一道黑漆漆的洞窟。

    在那洞窟口,左右各站着两个斜背长剑的蜀山剑派弟子,见自家剑主来到,正半跪恭敬行礼。

    “记住你答应的事,只能远远地看一眼,不可惊动于他!”

    待郭传宗气喘吁吁跑近,蜀山剑主才微转回头,严肃地重复道。

    一语毕,他也不等郭传宗回答,身形一晃便往洞中走去,郭传宗自然没有二话,同时心情更激动起来。

    爷爷……记挂了这么久,他终于要见到爷爷了!

    这洞很深兼且没有指明道路的火把,郭传宗才随着蜀山剑主进入洞中半刻,双眼立时漆黑一片。

    好在他目力不弱,强运内力于双眼,在黑暗中勉强还能看到蜀山剑主那一身白衣在前晃动,倒不至于跟丢。

    反观蜀山剑主,也不知是他对这洞内的地形极为熟悉,还是双眼已达夜能视物的程度,在这洞中身形依然飘逸,全然不受地形的影响。

    行了没多久,约摸半刻钟而已,郭传宗直觉自己已然拐了十七八个弯,这才眼前陡然有了一抹亮光。

    同时,还有如野兽般粗重的呼吸声间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