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最不愿听到的办法
    凭什么替蓉姐姐决定她的生死!

    安安几乎用咆哮的方式冲剑晨嘶吼着。

    她怎么也没想到,原以为会是站在她这边的剑晨,竟会倒向了雷虎那边,以至于她看向剑晨的眼神都略略有着些改变。

    她不愿相信,不愿相信剑晨真的会不顾花想蓉的生死,而贪图那沥血玄冥!

    “安安……”

    剑晨叹息着,“可我们也在替另一个人决定生死,不是么?”

    “我——!”

    安安语气一滞,很想冲口而出,木汐子的生死关我什么事?

    可当眼角余光瞥见木胜突然回转身,那绝望的脸上陡然闪现的惊喜时,这句残酷的话到底也没有说出口。

    剑晨摇了摇头,神情黯然道:“这段日子我也一直在想,为了我们的一己私欲,要害一个无辜的人送命,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更何况……蓉儿变成现在这样,都是我的错!”

    眼神中划过一抹悲色,咬牙道:“是我的错,为何要让别人为我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花想蓉在唐门时开启了萍飞燕设下的第三次禁制,以至于丹田被凤凰烈焰封锁而陷入无尽的昏迷之中。

    这是剑晨对花想蓉的愧疚之一。

    而之二……

    当日顾墨尘融合地心青火成功,剑晨本来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希望借由地心青火之功,将封锁住花想蓉丹田的凤凰烈焰驱逐出去。

    然而期望变成了失望,以地心青火之奇异,竟然也无法对付萍飞燕那炽烈无匹的凤凰烈焰。

    在那一刻,剑晨几乎失控。

    所以他以玄冥诀强行突入花想蓉丹田中,想要用蛮力来将凤凰烈焰分离出去,可由此而引发的后果……

    迷你凤凰第一次从花想蓉体内冲出,凤凰内力的自动护主能力被大大激发,导致的后果就是花想蓉体内的凤凰烈焰越聚越多,只差一点点便要将她的所有经脉都覆盖在内。

    光是丹田附近的凤凰烈焰就如此难缠,若任由其无限扩大,最终占据花想蓉身体的话,那么她……将再无醒来的可能!

    正是因为这样,剑晨才会毫不犹豫地答应木阳泽提出的交易,用沥血剑,换回花想蓉的一线生机。

    可当时谁能想到,萍飞燕种下的凤凰内力竟会是如此强悍,以至于若想完全将其驱逐出花想蓉体外,为她施以救治的木汐子便有九成的几率会身死道消。

    得知这个消息,初时剑晨还能咬牙硬下心肠,强行说服自己这只是一个交易而已,木阳泽固然付出了女儿的性命,可他也将举世皆惊的沥血剑拿了出来。

    这只是一个交易而已!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木汐子已为花想蓉治疗了五次,而剑晨也眼睁睁地看着她这五次来的变化。

    元气在木汐子体内大量流失,这里的人都是修为高深之辈,眼力之高自然不同于普通人。

    以现在木汐子的情况来看,所有人心下都有着自己的判断,恐怕当十次治疗完毕之后,一成的存活几率都将是一个奢望!

    木汐子几乎……必死!

    都没有说出口,可都明白。

    对于此,雷虎是第一个忍耐不住的人,所以他将自己关了起来,所以在木胜绝望离去之前,他突然推门而入。

    “是,这是你的错。”

    安安紧咬银牙,沉声道:“可那又如何,你能救她吗?”

    若能救,剑晨早便救了,即使会付出他的生命他也不会有任何迟疑,毕竟他已经欠了花想蓉……两条命!

    “我不能,所以我在麻醉自己,强行说服自己这是一场交易,强行让自己看不到木汐子的惨况。”

    剑晨痛苦着道:“可我错了,这怎么可能看不到,若是木汐子真因蓉儿而丧命,那么当蓉儿醒来,她的心里难道不会有愧疚么?”

    “真到了那个时候,不管是我还是她,还是我们这里亲眼目睹了全部过程的所有人,恐怕这一生……都会活在这个阴影里。”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看向雷虎,苦笑道:“大哥,我错了,明明还有解决的办法的,可是我太自私……”

    雷虎直望着他不发一言,他已经想得很明白,现在,他便在等待着剑晨的下文,他想要看看,这个兄弟……到底还是不是当日两人结拜时的兄弟!

    “你有什么办法,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听到剑晨这话,安安愣了愣,突然更加咆哮起来,抓着剑晨的衣袖拼命摇晃着,她不愿也不想,听到剑晨说出他的办法。

    聪慧如她,早在木胜提出修改过的交易请求后,就已经想到了剑晨口中所说的办法,所以她才显得暴躁。

    她说了这么多,好容易就见要送走木胜,这令她暗暗松了口气,可谁曾想,雷虎竟又突然闯入。

    从剑晨的语气中,她显然明白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可还是那句话,现在的安安只关心自己认为应该关心的人,木汐子死不死无所谓,可剑晨不能死!

    “安安……其实你心里清楚,办法还是有的……”

    剑晨苦笑着,从安安手里抽出衣袖,沉默了一会,道:“木汐子少为蓉儿治疗一次是可以的。”

    此言一出,木胜的双眼更亮,就连呼吸也粗重起来,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剑晨的嘴,唯恐这是他的幻觉。

    “用前九次的治疗,木汐子已经将蓉儿体内的多余凤凰内力逼出体外,并且余下的也已被她凝练得非常紧致,可以说,前九次的治疗,是填补我犯下的第二个错误。”

    “也就是说,当九次治疗结束之后,蓉儿体内的情况将会回到之前在唐门时的那种情况。”

    “然后……”

    他皱着眉头,歉然地看了安安一眼,才道:“然后,我们会离开。”

    “离开?”

    木胜目光一闪,追问道:“去哪里?”

    “去蜀山剑派!”

    剑晨拳头一紧,坚定道:“去找蜀山剑主,用我这条命,换回蓉儿的命!”

    沉默。

    安安低下了头,她最不愿听到的话,还是被剑晨铿锵有力地说了出来。

    “好!”

    雷虎陡然大喝,豪气干云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