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雷虎突入
    听安安说到这里,木胜紧握拳头上的青筋瞬间鼓胀一倍有余,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炸裂一般。

    不错,安安所说的,他当然很明白,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说什么也要试一试。

    岂料他这番话说出来,剑晨还没有表态,光是安安这里,便一眼将他识破。

    有一点他没有说错,这治疗越走到最后,花想蓉体内的凤凰烈焰便越少。

    然而只是少而已!

    同样也是因为前面数次的治疗,木汐子那极阳内力在花想蓉丹田附近对凤凰烈焰的逼迫,虽然逼出了一部分,可却也让另一部分被压缩得更为紧致。

    这就像铁匠在打铁。

    烧红的铁块被反反复复千锤百炼,在这过程中,铁块中的杂质被一锤一锤砸了出去,留下的便是百炼精钢!

    花想蓉现下体内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说凤凰内力是一个未经锻造的铁块的话,那么木汐子的极阳内力就充当了铁锤的角色。

    经过前面九次的治疗,或者说锤炼,凤凰内力中不够凝实的部分被驱逐了出去,可留下来的量虽少,但却是一块百炼甚至千炼的精钢!

    这才是萍飞燕留在花想蓉体内真正最本源的内力,也是这内力在花想蓉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自行运转着,一步一步笼罩着花想蓉体内所有的经脉,凝炼出越来越多的凤凰内力。

    安安正是看透了这一点。

    从花想蓉昏迷开始,她体内的凤凰内力就一直在增长着,只是当时的速度很慢不易被察觉。

    可当顾墨尘以及剑晨分别强行用自己的内力想要帮助花想蓉时,反而让这本源的凤凰内力激起了自保之意。

    也是从那时开始,凤凰内力滋生的速度开始大幅加快,以至于当来到西域苦寒之地时,剑晨已经无法再回头。

    所以木胜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诚然,最后的第十次治疗,木汐子需要驱逐的凤凰内力是十次中最少的一次,然而那只是从数量上来看。

    若从质量上……却是比之前任何一次,甚至九次相加还要更加强大!

    木胜说让剑晨放弃最后一次,并表示这对花想蓉的伤害不大,可却能让木汐子再提高两层的存活几率,其实不然。

    若非那最后一次,木汐子的存活几率至少会提高到五成,再加上木胜从中相助,在不计消耗的情况下,他有信心再为妹妹谋求到两层。

    那么总共就是七层!

    七层的几率,已经值得木胜用五圣总坛最大的秘密去赌上一次。

    只不过这赌的前提却是……剑晨同意他的交易才行。

    然而从现在看来,他的心思已经被安安揭穿,恐怕这交易会……

    木胜面容苦涩,剑晨这边谈不下去了,为今之计就只有……

    他的拳头紧了又紧,转过身去,在剑晨与安安看不到的角度,双眼中爆出一团精光。

    既然是你们逼我的,那我也只有……

    砰——!

    正在这时,木胜正要拉开房门,门却从外面被人一把推开。

    “这个交易我们同意!”

    同一时间,那人站在门外,低沉却坚决的声音响起。

    雷虎。

    许久没有露面的雷虎,竟然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

    雷虎侠义为怀,从来五圣总坛之后,当从木阳泽口中知道了这场交易开始,他便一直郁郁寡欢。

    是,他们想救花想蓉。

    特别是在唐门时,花想蓉为剑晨所做的一切,雷虎都一一看在眼里,从那里开始,他想救花想蓉的决心甚至比剑晨还要坚决。

    可是……就因为他们想要救花想蓉,就能够抹去良心,接受另一个人为此丧命么?

    雷虎将自己关在黑黑的小屋里,沉思了数十日。

    直到木胜偷潜入别院,他的心里终于……有了决定!

    “大笨虎,你胡说什么!”

    不管旁人的反应如何,听此一言,安安第一个跳了起来。

    除了在对待剑晨的问题上,安安其实是一个极为理智的人,住在别院这数十日里,不论众人的气氛何等压抑,她都始终在坚持,在按照自认为对己方最有利的方向在计划着一切。

    甚至于就当剑晨都快要忍受不下去这份因愧疚带来的煎熬时,也是她在努力维持着。

    木汐子很可怜不假,可那不是安安需要关心的,经历大变之后,她如今只想要关心她认为值得她关心的人。

    比如剑晨,也比如令她感动的花想蓉。

    所以,雷虎推门而入,直接冲口而出代表他们所作的决定,安安绝对不能接受!

    “我说,同意他的要求!”

    雷虎沉着一张脸,目光从木胜身上掠过,瞥了安安一眼,最终落向剑晨身上。

    他在重复着他的决定,这不是商量,就是决定,给安安,也给剑晨。

    “同意他的要求?”

    安安气得冷笑,瞪着雷虎,怒道:“那你告诉我,蓉姐姐怎么办?”

    “你同情木汐子,那么谁来同情蓉姐姐?”

    “木汐子有可能会丧命,这令你愧疚,可蓉姐姐就是活该么?”

    连日来的压抑安安并非没有感觉,她的心里也逼着一口恶气,雷虎这自作主张的话语立时点燃了她心中积压已久的火气。

    连珠炮似的话语令雷虎无法回应,或许他也并不想回应,甚至连目光也没有再去望安安一眼,仍然平静地看着剑晨,道:

    “我同意他的要求。”

    剑晨一直在沉默。

    事实上,当木胜说出更改交易条件时,他便一直没有开口。

    雷虎早就在门外,这是剑晨早就感知到的,甚至雷虎推门而入,他也感知得清清楚楚,至于他的立场,剑晨早从他气机的变化中可知一二。

    所以他并不意外,并且,他也在考虑着一个问题。

    现在,似乎考虑清楚了……

    一直沉眉的剑晨抬起头,直视向雷虎那隐隐有着怒火的目光,很平静,冲大哥点了点头,道:

    “是的,我也同意少坛主的交易请求。”

    “傻子!”

    安安大惊失色,万料不到剑晨竟突然站到了雷虎那边,不由急怒道:“你同意,你凭什么同意,你凭什么擅自替蓉姐姐决定生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