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有违正道?
    “剑主,等等我!”

    风雪漫天,小六紧紧追着蜀山剑主越飘越高的身形,急得大叫不已。

    无怪他不紧张,但见蜀山剑主飘去的方向又是那森寒的天山之巅,他可不想好不容易从山顶上下来,转头又得再回去。

    然而不知蜀山剑主是没听到还是不想理会他,一转眼,那白色的身影已然隐没入风雪之中,直气得小六跺脚连连。

    “冰心诀,你到底修炼没有?”

    岂料正当小六心生无奈时,蜀山剑主那淡然的声音竟又从他身后传来,倒吓得他险些转身出掌。

    当看清身后正是蜀山剑主时,小六才惭愧地摸着脑袋,小心翼翼道:“回剑主……练了……”

    “到几层了?”

    蜀山剑主折扇轻摇,目光却锐利非常,透过风雪直望着小六,面色有些冷漠。

    感受到目光,小六怔了怔,剑主对他说话向来和颜悦色,哪曾有过如此冷漠的时候,不禁心下一凛,愧道:

    “才练了两层。”

    “两层?”

    蜀山剑主眼中冷色更重,严厉道:“你生性贪玩,但也要有个度,冰心诀交给你已有一年时间,你竟才练了两层?”

    “我……”

    小六挠着一脑袋的雪花,一时间无言以对。

    “小六!”

    蜀山剑主刷得一下将折扇收拢,厉声道:“冰心诀一共九层,再给你一年时间,至少练至七成,否则……”

    “你就可以走了!”

    “剑主!”

    小六大惊失色,因以往深得蜀山剑主的宠溺而颇有些随意的态度荡然无存,扑通一下直接跪在森冷坚硬的冰雪地面上,惊颤道:

    “剑主您……不要小六了么?”

    “一年!”

    然而蜀山剑主却并不因他面上的惊容而有所改变,仍竖起了一根指头,坚决道:“留给你的时间只有一年,还有五层,你自己看着办!”

    “我……是!”

    小六呆呆地看着仿佛陌生人一般的蜀山剑主,内心之寒意比之外界来不知严重了多少倍,最后却狠狠一叩头,坚声应是。

    蜀山剑主的面容这才缓和了些,转过身,刷的一下,复又将折扇展开轻轻摇着,在小六看不到的角度低声叹息着,道:

    “小六,无怪老夫对你严厉,实是留给你,或者留给老夫的时间都不多了,一年的时间,你必须要成长起来……”

    “剑主,您……”

    小六愣愣地抬起头,那一下叩得极重,额头上青红一片,心下却突生出不好的预感,只是话至嘴边终究不敢说出来。

    他是个孤儿,自小被蜀山剑主收于门下,在蜀山剑派中的地位很特殊,一身功夫俱都是蜀山剑主所授,可蜀山剑主却又不与他以师徒相称。

    初时小六只是获授蜀山剑派的内功心法与剑法,直到一年前,蜀山剑主更将自己最强的内功心法冰心诀传授于他。

    这在当时不知羡煞了多少蜀山剑派的弟子。

    能得蜀山剑主的亲自传授,小六是这百年间唯一的一个,想不到连冰心诀也可获授,在蜀山剑派弟子的眼中,小六几乎已是蜀山剑主钦定的下一任蜀山剑派之主。

    就连小六自己本人或许也是这么想的,再加上蜀山剑主对他一向宽容,在蜀山剑派中,他可算是小皇帝一般的存在。

    哪曾想今日剑主他老人家竟突然如此反常,是为什么呢?

    郭传宗?不可能。

    那是……剑主他之前在天山之巅上看到了什么吗?

    不论如何,小六的双眼渐渐变得坚定起来,从剑主那略显悲凉的语气中,他虽不敢多问,可心下却打定主意,自己从今日起一定要奋发而起,绝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然而他这边在下着决心,那边,蜀山剑主一口气叹完,突然话锋一转,问道:“前些日子让你找人去办的事情如何了?”

    小六一怔,连忙答道:“昨日已收到回信,一切顺利!”

    顿了顿又接道:“小六本想等他们将人带回来再来给剑主您禀报的,按脚程算,估计还需三日左右。”

    蜀山剑主微点了下头,道:“此事你盯着些,带回来的那人有大用,不得有失。”

    “是!”

    小六躬身领命,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问道:“剑主……那郭传宗,您真准备吸纳他进入内门?”

    方才他虽比蜀山剑主回来得慢,可剑主与郭传宗后面交谈的内容也听到了些,是以有此一问。

    他可算蜀山剑主的亲信之人,蜀山剑派之中知道自家剑主乃是水月府内门中人的并不算多,而小六所知的却比那为数不多的几人更多了不少。

    所以他才疑惑。

    就连自己都不能加入的水月府内门,一个郭传宗,还是敢于出口大骂剑主的人,他为什么可以?

    “此事你不必多问,先做好自己的事才是正理。”

    蜀山剑主显然不想与小六过多解释,一语毕,他的身形突然轻功,在小六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然消失在原地。

    “你不必再跟来,记住,除了修炼之外,三日后带的人回来了再向老夫禀告,还有三日时间,希望那郭小子能将老夫一个满意的回答才好。”

    除了风声再无人声,小六默默立于风雪中,望着蜀山剑主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

    还有三日?

    他暗暗思量着,难道说,安排带回天山的那人,与郭传宗有着极大的关系?

    可是……

    他面色仍有些犹豫,这般手段似乎有违正道所为啊!

    ————————————————

    “你的伤好了?”

    在摇摆的火把光亮下,剑晨打量着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木汐子,关心地问了一句。

    “哼,少来假惺惺!”

    木汐子却并不买帐,冷着俏脸道:“你不过是怕我的伤势未愈,不能救治你的小情人罢了。”

    对于木汐子的冷嘲热讽,剑晨表示得很无所谓,毕竟对方乃是拼着性命不要在救治花想蓉,不管是被迫还是自愿,这份人情剑晨不能不领。

    木汐子的后面还有木阳泽,两父女时隔多日后再度出现,剑晨却能很明显得感觉到,这父女二人之间,有着一层极为明显的隔阂存在。

    “剑少侠,木某这几日事忙,倒是怠慢了你等。”

    见剑晨望来,木阳泽微微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