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蜀山剑主的要求
    “我?加入水月府内门?”

    郭传宗惊讶无比,万想不到蜀山剑主竟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

    “为什么?”

    他问道。

    “不为什么。”

    蜀山剑主淡然道:“你是老郭的孙子,体内有他三层功力,老郭就算治好也废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接班人。”

    “废了?接班人?”

    郭传宗沉下眉头,仔细回味着这两个字,猛然厉道:“你们到底对我爷爷作了什么!”

    虽然没有明说,可蜀山剑主已经透露得足够多。

    郭怒身为丐帮帮主,一身浩气绝伦的武功已站在武林巅峰,那么为何当初非要甘冒大险去修炼那劳什子的以身炼剑之法?

    这是郭传宗一直也想不通的一点,凭爷爷的修为,他就算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丐帮自身的武学他都还未达至真正的巅峰,又怎么会突然改辕易辙,去将自己练成一柄剑?

    并且还是一柄废剑!

    那么接班人这三个字,便让郭传宗脑中豁然开朗。

    恐怕……爷爷修炼以身炼剑之法,其实并非出自他的本意,而是……蜀山剑主口中水月府内门的安排?

    而更重要的是……

    “你说我爷爷废了是什么意思?”

    这才是郭传宗关心的重要所在。

    “废了,自然就是废了。”

    蜀山剑主叹息一声,郭传宗看不到他的神情,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伪装,面色上却确实透露出一抹惋惜的神色,道:

    “老夫说过,老郭是自己人,所以自然不会放任他这般模样而不管,可惜……”

    “洛家一战,他所吸入的血腥之气实在太过庞大,对脑域的冲击也是非同小可,现在若想治好他,只能强行拔离以身炼剑之法。”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这已经不光是在给郭传宗解释,而是这确实也是他在郭怒身上遇到的难题,自出现起,眉头第一次皱了起来,沉声道:

    “可是老郭的以身炼剑之法修炼已久,要想彻底拔离谈何容易,最好的结果……就是一身功力尽废!”

    咔吧——!

    郭传宗的拳头狠狠一握,骨节处青白紧绷,蜀山剑主的话,令他心绪陡然激荡。

    一身功力尽废!

    这不仅仅是对于郭怒,甚至是对所有武林中人,都会是一场绝不愿经历的噩梦!

    “不是开玩笑?”

    郭传宗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恨声问道。

    说到底,这以身炼剑之法也是水月府内门提供给爷爷的,虽然现在似乎水月府内门在为爷爷提供救治的机会,可这难道不是他们害的么?

    “老夫还没功夫与你开玩笑。”

    蜀山剑主沉声道:“所以,你好好考虑一下老夫之前的建议。”

    “如果你同意加入我水月府内门,那么对于你爷爷来说,会是一件好事。”

    “什么意思?”

    郭传宗追问道。

    蜀山剑主之前已经说过,就算郭怒治好也是一个废人,那这好事又从何说起?

    难道事情另有转机?

    “我水月府有一门秘法,乃是专门针对这以身炼剑之法而创,你若是能学了去,必然会对你爷爷的治疗有很大的帮助,说不定,他并不需要废尽一身武功也可以复原。”

    蜀山剑主淡然回道。

    “专门针对……”

    郭传宗眉头一皱,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突然双目中精光一闪,突道:“以身为炉!”

    当日洛家一战时他也在场,虽然伤重昏迷,错过了爷爷突然清醒的一幕,可后来管平也将当时的情况说与他听,是以他自然也知道这以身为炉之法。

    甚至在后来,他也曾拜托尹修月为自己的爷爷治疗,可那时尹修月却说……她的功力要首先保证其弟弟的安全,待见过尹修空后再为郭怒治疗也不迟。

    鉴于尹修月与顾墨尘的关系,当时郭传宗不好强迫,只想着尹修空才刚开始修炼以身炼剑没多久,尹修月应该耗费不了多少功力才是,便只好耐着性子等待。

    哪曾想后来在剑冢上虽然见到了尹修空,可随后却又发生了许多事,先是尹修空将爷爷掳走,后来他们也被灵蛇寨卢蒙卡抓走带回苗疆。

    再到后来,尹修月在蛊毒解除便一声不响离开了苗疆,以至于郭传宗心有不甘,可却又无可奈何。

    蜀山剑主口中的秘法……难道正是这以身为炉?

    可是,不是说……

    “你也知道以身为炉?”

    蜀山剑主微微诧异了下,随即又释然道:“也难怪,你们和修月有过接触,不错,正是以身为炉之法,你若是学会了此法,便可将你爷爷治好。”

    “不对!”

    郭传宗反驳道:“据说以身为炉之法只有尹家血脉才可修炼成功,我怎么修炼?”

    蜀山剑主眉头一挑,道:“是有这么个说法,不过……如果是你的话,还是有修炼成功的可能的,就看你愿不愿一试!”

    “我?”

    郭传宗一愣,不由道:“我难道也是尹家的后人不成?”

    “哈哈哈!”

    蜀山剑主大笑道:“郭小子你想多了,老夫只是说,如果是你的话,是有可能练成这以身为炉之法的,可没说你也是尹家血脉。”

    “那我怎么练?”

    郭传宗更加疑惑,追问道。

    “不可说。”

    蜀山剑主笑道:“今日已经说得够多,你可以不急,慢慢考虑便是。”

    “考虑好了,给老夫回个话,毕竟你爷爷那里……也拖不了太久。”

    说着,他竟单脚一踏,白衣胜雪的身姿如一片飘忽的云朵,缓缓飘向了远方冰雪正浓处。

    直到这时,那裹着厚厚大衣的年轻人小六才终于从天山之巅上下来,一见蜀山剑主飘飞的身形,不由气得猛跺脚,咬了咬牙,重又追了上去。

    “喂,你把话说清楚!”

    “你给我回来!”

    郭传宗在小屋内急得大喊,可是任他喊破喉咙,外面再无蜀山剑主的声响传来,他,真的走了。

    “什么意思?我可以修炼以身为炉?”

    只留下郭传宗独自在那冰封小屋中皱眉沉思。

    如果能救爷爷,他当然愿意修炼这以身为炉之法,可是……蜀山剑主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