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苦衷
    两人的争论引来众人一阵沉默。

    木汐子虽然处处针对众人,可理由却很充足,毕竟自己的性命说不准会因为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死,而自己的父亲却对这结果表现出漠不关心。

    这换作是谁,谁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抛开对花想蓉的私人感情,其实……木汐子也很可怜。

    沉默。

    即使是对木汐子极不顺眼的安安,此时也感觉胸口似乎压下了一块大石,沉闷闷的很是难受。

    ————————————————

    与此同时。

    城主府一间灯光微暗的房间内。

    “爹,你真的不顾女儿的死活吗?”

    木汐子面容苍白,眼神中更透露出一抹绝望,幽怨地看着木阳泽将木胜昏迷的高大身躯放在床上。

    听到木汐子绝望的问话,木阳泽背对着她,肩膀微微颤抖了下,随即转过身来,直视着自己的女儿。

    叹息一声,他的脸上有着一抹倦意,看起来心力交瘁,歉然道:“汐儿,是为父对不起你……”

    “不!”

    木汐子强忍着泪水,倔强道:“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只想问你,为了沥血剑,你是否真的甘愿舍弃女儿的性命!”

    木阳泽垂下头,沉默片刻才道:“事情还没到那般严重的地步,你放心,为父定会动用所有的资源,力求保住你的性命!”

    “呵呵……”

    闻听此言,木汐子那娇弱的身躯晃了晃,本就身受重伤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连退了数步,直到靠在墙壁上方才找到支撑。

    泪水从苍白的俏脸上滑落,她死死咬着嘴唇,直咬得浸出鲜血,凄楚道:“这么说,你还是不会改变主意了?”

    “沥血剑真的那么重要么?”

    她的眼神因绝望而变得灰白,任由泪珠一滴滴滑落,苦涩道:“从我记事起,你的心里除了争夺总坛主之位外,便只剩下沥血剑,就连娘亲去世时,你也没有多去看上一眼。”

    “我与大哥有一个地位尊崇的父亲,可与没有父亲又有什么区别,从小,我们俩便相依为命……”

    说着,她不理木阳泽越来越沉默的面色,看了眼床上昏迷中的木胜,泪水更是如缺堤一般泛滥,痛苦道:“你以为我与哥哥为何拼命修炼?”

    “作为总坛主的一双儿女,我们虽然在你心中并无地位,可也算衣食无忧,但我们从小过的日子却比一般的普通孩子更加艰辛。”

    “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修炼,我们要变强,我们想要获得你的关注!”

    木汐子痛苦地摇着头,仿佛想要将过往的委屈一股脑甩出脑海,可越说,她的委屈却越多。

    “然而想不到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错的!”

    鲜血自唇角滑落,木汐子终究将自己的嘴唇咬破,泪水与鲜血混合在一起,令她口中更加苦涩。

    “拥有了实力,你终于肯正眼瞧一瞧我们兄妹,对此,我与哥哥甚至还背着你兴奋了好几天,可谁知道,得到你的关注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对你来说……”

    “每一分实力,都是你为达到目的而可以利用的棋子!”

    说到最后,木汐子的声音已然嘶哑,心头更是在滴着血。

    “汐儿……”

    木阳泽呆呆地看着木汐子的声嘶力竭,好半晌才叹息道:“是为父对你们不起,可是……”

    他下意识紧握着双手,神色挣扎道:“你说得没错,这些年,为父为了沥血剑,确实忽略了你们,也包括你们的娘,可是,你是否知道,为父也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

    木汐子苦涩冷笑着,以嘲弄的眼神看着木阳泽,不屑道:“得不到沥血剑,你的总坛主宝座就坐不安稳,五个分坛都对你的位置虎视耽耽,这就是你的苦衷吧?”

    “不,你错了。”

    木阳泽面色一肃,涉及到他终生为之奋斗的事情,他的神情也郑重起来,道:“总坛主的位置我可以不坐,他们五个谁有实力,为父就是让出这位置又能怎样?”

    “你要知道,沥血剑在千年前乃是我五圣总坛所有,而沥血剑除了是一柄绝世神兵之外,更关乎到玄冥诀!”

    他叹息一声,惋惜道:“想千年前,我五圣总坛因玄冥诀而崛起,其势之大,根本是你们现在无法想像的存在。”

    “然而实力铸就了野望,千年前的西域并非如此苦寒之地,可先祖们却并不满足,有了实力,自然就该夺取更加富饶的土地。”

    “进军中原的愿望便是自那时而起。”

    “只是可惜……”木阳泽又是一声长叹,道:“与水月府的一场恶战,不仅令先祖失去了夺取中原的最佳时机,更在那时失去了对五圣总坛重中之重的沥血剑。”

    “没有沥血剑,玄冥诀将不再完整,五圣总坛的实力也从那时开始在一步步倒退,时至今日,据你所知,咱们这里还有谁能修炼得出完整的玄冥诀?”

    木汐子冷冷听着,忍不住道:“难道没有了玄冥诀,咱们就过不下去了?进军中原?这喊了千年的口号一直未曾实现,时至今日,难道你还抱着这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成?”

    “过不下去了?”

    木阳泽面色陡然凌厉无比,情绪激动道:“你看看,看看这里,看看外面,如果有可能,谁不愿意沐浴在阳光下,谁又愿意像是一只老鼠一般生活在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的地底?”

    “这一切,都是因为水月府所迫,从千年前开始,他们就一直在对我们族人追杀不止,没有玄冥诀,五圣总坛失去的并不仅仅是进攻中原的实力,还有自保的实力,早已一并失去!”

    “你说过不下去,我现在就告诉你,就是过不下去!”

    木阳泽怒吼道:“你刚才说我对你们两兄妹漠不关心,可是你们是否又知道,旭日之城……快要撑不住了!”

    此言一出,木汐子即使已心如死灰,也不禁俏脸一变。

    “旭日之城建在大漠荒沙之下,千年来狂风沙尘滚滚不断,早已将地底侵蚀得伤痕累累,这城……”

    “随时可能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