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自救
    “你们怎么看?”

    关上门,顾墨尘迫不及待地问道,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往安安身上瞟。

    他真正想看的,还是安安怎么说。

    这里是旭日之城城主府旁边的别院,照木阳泽的吩咐,五圣弟子将剑晨等人安排到了这里。

    整座别院不算大,但很精致,七八间小屋围成一座别致的庭院,院落中间甚至还有假山喷泉,这在黄沙大漠的西域苦寒之地来说,算是极为难得的景致。

    这样的一座小院,若是放在大唐也算是颇为不错的存在,唯一恼火的分不出白昼黑夜,并且需要随时保持有火把照明。

    木阳泽将剑晨等人安排在这里,说好听点是为了木汐子治疗花想蓉方便,实则未尝不是有监视之意。

    对此剑晨倒是无所谓,在没有治好花想蓉之前,五圣总坛就是赶他走,他也是不走的。

    面对顾墨尘迎来的探询目光,安安沉吟了下,道:“正如木阳泽所说,你大可放心,尹修月现下应是安全的。”

    “怎么说?”

    顾墨尘紧接追问道。

    虽然刚才木阳泽也是那般向他保证,可在没有见到尹修月之前,心中的担忧并不是那么好抹去的。

    诚然木阳泽说尹修月现下不能被打扰,可也没阻止他去找问傲天,但顾墨尘知道,他现在若是去见问傲天,保不准两人得打起来,这样的话,反而会惊动并打扰到尹修月。

    就算再心急,可哪怕会对尹修月造成一点点伤害,他也是不愿意去做的。

    “如果我想得没错的话,尹修月并不是被五圣总坛抓来这里,而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

    顾及到顾墨尘的心情,安安沉眉斟酌着语言,向顾墨尘分析道。

    “自己……来的?”

    顾墨尘愣了一下,对于五圣总坛,直到现在他也没什么好印象,听安安这么一说,一时间脑筋有些转不过弯来。

    “你想想看……”

    安安解释道:“你的尹修月本就是水月府内门的人,恐怕她早就知道这真正五圣总坛的存在对吧?”

    顾墨尘点头:“没错,修月既然出自内门,而内门一直针对五圣总坛,她早就知道也不算奇怪。”

    “所以喽?”

    安安摊着手道:“你一直在担忧着什么?尹修月难道就不担心吗?”

    “你的意思是……”

    顾墨尘眉头一皱,他也不是蠢笨之人,只是关心则乱而已,安安话点到这里,他已经能想到更多的东西。

    “修月她……其实是在自救?”

    如此一说,顾墨尘豁然开朗,同时放松了不少。

    尹修月从小在水月府内门修炼有以身为炉之法,这法门对于自己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可对于修炼了以身炼剑之法的人来说,却是极为重要的一件……

    补品!

    虽然很不愿这么形容尹修月,可当唐玄宗为顾墨尘点破这一节后,他的愤怒也是由此而来。

    水月府内门,无论丐帮帮主郭怒也好,还是蜀山剑主也罢,这都是江湖中名声赫赫的正道领袖级人物。

    谁能想到,暗地里他们竟在做着如此猪狗不如的事情。

    尹修月入水月府时才多大?

    他们就能对一个小女孩定下如此残酷的结局,若不是郭怒良心发现,恐怕尹修月此时早已经……

    对于这样一个安排好的结局,难道尹修月就甘心认命?

    不,或许……她曾经真的想过认命。

    当她知道弟弟尹修空也修炼了以身炼剑之法的时候,她或许真的想过将那一身以身为炉之法渡给自己的弟弟,所以才会出现在衡阳找上剑晨。

    现在想来,当时她除了想从剑晨那里获得玄冥之三的修炼方法,好用来救尹修空之外,若此路行不通,她或许真的会将以身为炉渡给尹修空。

    可后来尹修空的成长超出了她的想像,他的情况还不到必须要让尹修月舍弃性命的地步,所以自救,就变成了尹修月迫切想做的一件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尹修月知道五圣总坛的存在,自然也知道玄冥诀的真正出处正是这曾经拥有着沥血剑的五圣总坛。

    所以她来到这里,想要借助千年来五圣总坛对于玄冥诀的了解,从而寻找到破解自己这一身悲剧内力的法门。

    没有了以身为炉,她对水月府内门就没有了利用价值,这或许会激怒水月府内门中的某一个人,可此时正值多事之秋,她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未必就会首当其冲,成为水月府内门怒火的倾泄对象。

    至于五圣总坛这边,尹修月出自其死敌一方的水月府内门,她所知晓的事情对五圣总坛来说自然相当重要,也由此,尹修月是有向五圣总坛谈判的砝码的。

    沥血剑就是逐风剑这回事,刚才顾墨尘就在怀疑,极有可能是尹修月向五圣总坛透露。

    否则的话,怎么五圣总坛早不找上门晚不找上门,偏偏在尹修月与问傲天从苗疆消失后不久,才找上门来?

    “六弟……”

    想通此节,顾墨尘暂时放下对尹修月的担忧,反而替尹修月向剑晨递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别想太多。”

    剑晨笑笑,不在意道:“说起来我还得谢谢尹修月,若不是她,蓉儿的情况不知何时才能解除,就现在来看,倒是她给了我一个希望。”

    顾墨尘沉默,不再多说什么,这确实也算歪打正着,尹修月在向五圣总坛透露沥血剑消息的时候,当然不会考虑到剑晨这边是什么情况,可却正好给了剑晨一个机会。

    “你们说……那木阳泽真的甘愿舍弃女儿的性命不要,与咱们交换沥血剑么?”

    雷虎此时接口问道,听他的语气有些低沉,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他是一个耿直的人,平生嫉恶如仇,这双方交易之事牵扯到木汐子的命,以一命换一命,这让他心中感觉很不舒服。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蓉儿姑娘就会死!”

    管平闷闷地接道。

    他与花想蓉认识得时间很长,当初在万药谷也是守在其身边,对于这个以情为重,两次身受大苦的小姑娘,管平是由衷的不愿她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