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诚意
    四下俱静。

    在来的路上,剑晨与安安等人设想过无数种到了五圣总坛之后会发生的情况,却没想到木阳泽会如此明码实价的将交易讲到明处。

    用沥血剑来换花想蓉的苏醒,还有尹修月?

    愿意吗?

    愿意!

    这事情无关****,花想蓉为剑晨所作的一切,两次身受生死危机,这对剑晨来说,首先有的是感动,其次是愧疚。

    当以为要想救醒花想蓉就只能去那蜀山剑派时,剑晨甚至都已经抱定了以一命换一命的念头,只要能救花想蓉,他可以不惜自己的性命。

    这是他欠花想蓉的。

    而顾墨尘则更甚,他与尹修月之间恩怨纠葛,从抱有目的的接近再真心相爱,后来更在误会连连下做了许多伤害尹修月的事情。

    别看他平时玩世不恭,可每当午夜梦回,尹修月何尝不是直刺他心底的一根永远都无法拔除的尖刺,刺得他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如果不是沥血剑在剑晨手中,换另外一个人,顾墨尘甚至都能不顾一切拔刀硬抢!

    因为……这是他欠尹修月的。

    没有人说话。

    木阳泽这方,包括他在内,还有五个分坛主,都用迫切期待地目光盯着剑晨,等待着他作出的回应。

    其实木阳泽很自信,以他从各种渠道收集到的情况,对于剑晨这个人的过往他还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甚至于比中原武林对剑晨的看法还要透彻,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剑晨手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他们这里,也有着解决剑晨当下难题的方法。

    以他所了解的剑晨的为人,几乎可以肯定,他一定会同意!

    沥血剑……遗失千年之后,终于要再度回到五圣总坛了!

    剑晨的目光也变得火热,能够救醒花想蓉,这对他现在来说是比任何承诺都管用的话,一声同意险些就要冲出口。

    安安拉了他一把。

    “说得很诚恳,诚意呢?”

    她一直没有说话,在注意着当场每一个人的反应,直到剑晨身躯一动,她才终于开了口。

    “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木汐子当即一怒,之前在自己人面前丢脸,她算是恨透了安安,此时见剑晨颇有意动,却因为安安的一句话而停了下来,新仇旧恨顿时涌上心头,几乎想也不想便冲口而出。

    与她一般愤怒的还有五位分坛主。

    剑晨的一举一动牵扯着他们的心,当见到剑晨嘴巴微张时,那一声我同意虽没出口,但众人从心底几乎已经听到了这三个字,偏偏这时安安横插一脚,将剑晨那将出未出的话硬生生掐在了喉咙里。

    从极高处陡然坠落的心境刺激到众人直想杀人。

    “什么时候……又轮到你说话了?”

    安安撇了撇嘴,不屑的看了木汐子一眼,随即正视向木阳泽,道:“木总坛主,我承认,你所承诺的东西确实很吸引我这位傻子哥哥,所以呢,这条件也不是不能接受,只不过……”

    “放肆!”

    木汐子大怒,安安那极尽轻蔑的眼神她在这五圣总坛中哪里受过,更何况听安安的意思,她对自己父亲的承诺还有诸多怀疑,更是令她忍无可忍。

    刷——!

    小手指一动,在极隐匿的角度,木汐子再一次施展那黑色戒指的威能,无形的气劲直打安安面门。

    同一时间,木阳泽与剑晨的面色一凝。

    “你才放肆!”

    砰——!

    木阳泽怒喝一声,肌肉虬结的手臂猛得一扬,却见他手掌微震,那抹看不到的气劲被他准之又准的捏爆在手心里。

    千锋放下,剑晨冷冷看着木阳泽,棍端往下的千锋顶端血色一隐而没。

    木汐子已是第二次对安安动手,这是一再挑衅剑晨底线的事情,刚才若不是木阳泽快了一步,他的千锋一起,所造成的后果绝非阻拦那么简单。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那默立在木汐子旁边的木胜更放下抱着的双臂,横移一步挡在木汐子身前,身躯骨骼一阵噼啪爆鸣,一瞬间便作好了防御的架势。

    从剑晨方才那陡然戾气大盛的眼里,他感受到了一丝杀意,这是妹妹抵挡不住的杀意,也由此,他一直漠不在意的眼里终于有了一抹凝重。

    “谁让你出手的?”

    木阳泽怒而转头,狠狠瞪了脸色变幻不定的木汐子一眼,冷道:“还不快道歉!”

    “我……道歉?”

    木汐子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那病态苍白的面色这在一瞬间更加血色全无,从小到大,父亲何尝对她如此严厉过,更别说命令她向人道歉,这更是有生以来的头一遭。

    “还需要再重复一次么?”

    木阳泽神情冷厉,木汐子那委屈的模样他一点也不为所动。

    “不用了!”

    安安却在这时摆了摆手,还冲木汐子眨巴下眼,笑道:“木大小姐的道歉,我一个弱小女子可担当不起。”

    “与道歉比起来,我想木总坛主还是说些比较实际一些的东西吧。”

    她摊了摊手,不去看已然七窍生烟的木汐子,向木阳泽正色道。

    “不错,木总坛主……”

    剑晨也沉声道:“我这位同伴昏迷的原因很复杂,当初在下只知道蜀山剑派那功参造化的蜀山剑主有办法救治于她,木总坛主既然想要与在下作交易,不妨证明一下,你真有救我这同伴的方法。”

    经安安一闹,他也冷静下来,之前因为关心则乱,现在想想,不论木阳泽说得再天花乱坠,总得见到点东西,才能真正有交易的可能。

    “可以。”

    木阳泽点点头,道:“为了拿出诚意,也为了证明木某所言非虚,我可以先让剑少侠看一看。”

    “汐儿!”

    说着,他转头,又瞪了木汐子一眼,道:“不要再耍大小姐脾气!”

    木汐子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可也深知此事关系重大,无奈只得硬生生将怒火咽入腹中,艰声道:“女儿明白!”

    一面说着,她极不情愿却又不得不为,一步一步往剑晨,不,花想蓉的身前走去。

    手中黑色的戒指也在随着她的移动,越来越明亮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