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交换
    “你就是剑晨?”

    这是今日第三次,剑晨听到有人这么问自己。

    城主府内的大殿内火光明亮,殿中正首主座上有一精赤着上半身,肌肉虬结的彪悍中年人,在飘忽火光的照映下,他那凌厉的双眼中精光不断。

    木汐子与之前风风火火来了又走的木胜正一左一右站在这中年人左右,特别是木胜,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与中年人有七八分相似,说不是两父子都没人相信。

    在这中年人的下首,还坐着神情各异的五人,此时或阴冷或无谓地看着剑晨这一行人,想来应是这五圣总坛的各分坛坛主。

    “不错,我就是剑晨。”

    剑晨踏前一步,面色平静地与那中年人对视,问道:“想必你就是这五圣总坛的总坛主了,不知叫我来所为何事?”

    普智与费仲二人之前随木汐子一同离去,现下却并不在这大殿中,似乎两人的任务就只是将剑晨带到这西域苦寒之地而已。

    中年人略一颔首,道:“我叫木阳泽,正是五圣总坛这一任的总坛主,剑少侠的大名即使是我这消息闭塞的苦寒之地也有所耳闻,是以今日冒昧请阁下前来,确实有事相商。”

    与表露出来的彪悍不同,木阳泽对剑晨的态度倒是有几分客气,并不像其他五圣之人那般仇视。

    “大名?是恶名才对吧?”

    剑晨苦笑了下,目光撇了木汐子一眼,向木阳泽拱手道:“在下与五圣总坛交集不多,不知总坛主有何事相商?”

    木阳泽沉吟片刻,道:“这一路上,想必剑少侠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也知道了一些……”

    说着,他往木汐子那边看了一眼,道:“知道了一些我五圣总坛现下的处境,在此木某便不再多加赘诉,总之,剑少侠大可放心,我五圣总坛与你之间,绝无敌意可言,在今时今日,到有些合作的可能。”

    “怎么个合作法?”

    剑晨问道。

    木阳泽以手支额,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仔细从剑晨身上扫过,道:“剑少侠的身上有一件我五圣总坛急需之物,而据木某所得到的情报上显示,此时剑少侠急于想要解决的问题,在我这里也有解决之法,咱们不妨来作个交换,剑少侠意下如何?”

    “我这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剑晨面色微怔,沉吟道:“总坛主想要什么?”

    在他身上,最重要也是江湖中人最想要的东西有两件,一是玄冥诀,二是沥血剑,木阳泽……想要哪样?

    “沥血剑!”

    木阳泽也不犹豫,直视着剑晨的双眼,话语铿锵着道。

    沥血剑!

    三字一出,大殿中气氛为之一凝,木阳泽那方,无论是木胜还是木汐子,抑或下首一直默不作声的五位分坛主,看向剑晨的眼中都有着一抹火热。

    “沥血剑?”

    剑晨重复着这三个字,沥血剑于他这一生的牵扯甚多,虽然如今的他再不是以往惧怕使剑的少年,可每次提到沥血剑,他的心头总有些异样的情绪在滋生。

    “不错,沥血剑,而且非是影剑,乃是你剑冢一直传承至今的那柄……逐风剑!”

    木阳泽紧盯着剑晨,火热的双目中除了迫切之外甚至还有一抹贪婪,若非在剑晨的身上并没有发现有剑这种东西,说不准他都有下手硬抢的心思。

    “总坛主的消息倒是很灵通,连逐风剑的本来面目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闻听此言,剑晨的眼中也有精光一闪,逐风是沥血,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而木阳泽一开口便道破此事,只是可惜,他仿佛并不知道逐风剑已与千锋融合在一起。

    “剑少侠……”

    木阳泽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迫切压下,道:“沥血剑本就是我五圣总坛之物,千年前与那水月府一场血战,双方损失都极为惨重,说来惭愧,沥血剑也正是在那一役中被水月府硬夺了去,这一转眼,已是千年。”

    “说句不怕剑少侠笑话的话,这千年来,我五圣总坛一直想要将沥血剑寻回,可直到最近,才查出了真正沥血剑的所在。”

    木阳泽叹息一声,神色间有些落寞。

    “最近?”

    顾墨尘站在剑晨旁边,听到木阳泽的话令他眉头一挑,再也按捺不住,忍不住插言道:“那么说,是最近才有人告诉你逐风剑的真面目了?”

    逐风剑就是沥血剑,这件事情除了他们在场几人清楚之外,顾墨尘知道还有一个人也是相当清楚的,并且打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谋划着想要得到此剑,用以参破玄冥诀之秘而救她的弟弟。

    那个人就是尹修月!

    木阳泽的话一出口,顾墨尘第一个想到,也是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尹修月。

    木阳泽扫了顾墨尘一眼,特别在那缺月琉光上停留了一会,顾墨尘的身份他已了然于胸,点头道:“顾少侠猜得不错,向木某说出此事的,正是尹姑娘。”

    “修月她人在哪里?”

    顾墨尘心头猛震,这一路来,他终于确切得知尹修月的消息,心神激荡可见一斑。

    “尹姑娘她现在很安全,顾少侠稍安勿燥,咱们还是先说回正事。”

    木阳泽深看了他一眼,随即还是将目光落回剑晨身上,道:“剑少侠,作为中原唯一一个完整修炼了玄冥诀的人,想必你已知道沥血剑与玄冥诀之间的关系,从这里,你也可知那沥血剑于我五圣总坛何其重要。”

    剑晨沉吟着点了点头,道:“玄冥诀是从沥血剑中而来。”

    “正是如此!”

    木阳泽豁然起身,神情突然有些激动,道:“剑少侠现下已有玄冥诀在身,沥血剑于你而言谓必会有多重要,木某此次请剑少侠前来,便是想收回这遗失了千年之剑!”

    “当然……”

    他话锋一转,看着心有不甘的顾墨尘,再看看仍被四人抬着,昏迷于担架上的花想蓉,恳切道:“作为交换,剑少侠若肯归还沥血剑,五圣总坛必尽全力救治花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