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嫁祸背后的阴谋
    普智禅师与费仲愣在当场。

    确定?

    他们当然确定!

    当日武林各大门派埋伏在长安城外的那小镇中,本就是两人计划的一部分,后来丐帮陈长老等人身死,而他们两人又失踪,凭剑晨现下在江湖中的恶名,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在中间搞鬼的人会是堂堂纯阳剑宫新任掌教与少林高僧普智禅师。

    失踪虽然比不上直接死在那客栈中,可这小小的瑕疵两人当然也有考虑到,所以在那以断剑联盟为主的武林人士中,两人分别还安插了几个身份地位不低的自己人。

    在必要时,事先安排好的人便会开始发声慢慢引导众人的推测导向,再凭剑晨的恶名,普智与费仲相信,那些武林中人必然会认为两人是被剑晨因某种原因胁持,而非另有目的。

    事实上,情况也确实如普智与费仲安排的那样,在带着剑晨等人离开长安不久后,两人便收到了来自眼线的飞鸽传书,为了保密,其上只有一个字:

    妥!

    这便已经足够,本就没有太大悬念的计划传回一个妥字当然已经足够。

    随后,普智与费仲便不再去去关注这个简单的任务,原想着当他们踏足西域这片黄沙大漠的时候,中原武林只怕早因为剑晨而闹翻了天。

    哪曾想,木汐子却说……确定?

    那就是不确定了?

    对于面前这位同坐在一辆骆驼车上的黑衣女子,普智与费仲两人当然清楚她的地位,也更加清楚虽然五圣总坛这千年来一直没有真正冲破过水月府内门的封锁而踏足中原,可在暗里地,中原武林却早已被五圣总坛浸透。

    这是日积月累花费了千年时间的浸透,当中有些人身体上早已烙印下了中原武林的标志,甚至有一些人的祖上还曾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面对这样错综复杂的情况,即便是以水月府的神通广大,却也已经对这浸透无法彻查。

    所以在中原,蛰伏在这西域苦寒之地的五圣总坛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广大情报网的。

    木汐子说计划失败,那就是失败,普智禅师根本不会有任何质疑。

    可他却在内心里莫名地暗暗松了口气。

    此时中原正是多事之秋,安史之乱大爆发下,大唐江山已是岌岌可危,国难当头,平时素与官府中人颇不对付的武林人士也放下成见,为了不被安禄山与史思明这等外族人侵占我大好河山,但凡稍有血性与侠义的武林人士都已投入到抵击外辱的战斗中。

    在如此紧要关头,五圣总坛使计陷害的哪里才是剑晨一人。

    丐帮崆峒点苍,甚至还有纯阳与少林,五大门派的重要人物或死或失踪,这绝对会是搅乱整个武林的大事。

    这将会极大的扰乱武林中人看似自发,实则有组织地对安史大军的阻劫!

    武林人士对于剑晨的仇视程度,在陈长老等人身死之后,将会达到与现在的安禄山与史思明同样的高度。

    江湖中必会分成两拨人马,一拨坚持抵抗外辱,而另一拨,在胸中血性的刺激下,在同门师长亲人惨死的阴影下,势必会不管不顾,先劫杀剑晨。

    安史之乱暴动,大唐天下已到了每一分战力或许都将成为决定战势走向的关键时刻,失去这一半江湖中人,对于唐玄宗来说,或许会是一个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所在!

    这才是五圣总坛要求普智与费仲两人嫁祸剑晨的最主要原因,说到底,他们觊觎的是中原,想要的是大唐江山那片富饶繁华之地,剑晨只不过是他们完成这一计划的一枚小小的,可以利用的棋子而已。

    普智与费仲两人在不得已的原因下,甘愿替五圣总坛作此叛国卖族之事,虽然身不由己,心中却极不情愿,此时听听闻木汐子话中之意,这计划竟不知在哪一环节上出了纰漏,虽然明知怪罪定少不了,心中倒也长舒了口气。

    说实话,之前费仲的一心寻死,与深知自己作下的事情对大局的影响必会巨大有关,毕竟对于普智禅师与费仲来说,中原,才是从小生长的那片温暖故土。

    心念电转间,普智禅师想到了很多,可那张枯瘦如树皮一般的脸庞上却一丝情绪也没有表露,淡定着,他微微向木汐子躬了躬身,口中诵念道:

    “阿弥佗佛,木姑娘请明鉴,坛主要贫僧等两人办的事实已办妥,至于木姑娘所说的情况,贫僧确实不知。”

    “哼!不知?”

    木汐子扫了普智一眼,不屑道:“爹爹一直说你们中原人最是狡猾,现在看来果然不假,你们两个一僧一道,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做的事情尽是此等欺上瞒下的小屁孩把戏,真是丢尽了你们中原人的脸。”

    她这话说得极为刻薄,不说脾气本就火爆的费仲,就连普智禅师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看着木汐子的眼中划过一抹杀气。

    之前两个赶车的汉子不动声色,默默往木汐子身边靠了靠。

    两人或许不是普智与费仲的对手,可若他们敢对木姑娘不敬,这两人也是随时可以拼上性命不要的。

    然而这举动与好意立时引起木汐子的不满,她左右一看,喝斥道:“你们靠过来干什么,难道以为本姑娘还怕了这两个懦夫?”

    说着,她不屑地伸出一根小手指,在普智与费仲两人眼前示威般晃了晃,指节上有一枚与她身上衣衫同样漆黑的戒指,只是那戒指上不知竟有一道微不可察的火光在流转不定。

    普智的面色陡然变得凝重。

    剑晨等人不知,他却知道得很清楚,木汐子手指上这枚戒指,正是她可以用目光杀人的秘密所在。

    确切地说,杀人的根本不是目光,而是这奇异的戒指可以随木汐子的调动,随时以各种诡异的角度发出让人不易察觉的炽烈气劲。

    “打不打?”

    木汐子喝退左右,得意地冲普智与费仲勾了勾手指,眼中戏谑之意再明显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