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暗斗
    “好凉快啊!”

    才一进入木汐子那辆看起来就很豪华的骆驼车,管平便由心而发,大敞着胸怀发出一声赞叹。

    确实很凉快。

    每一个从烈日炎炎的外面刚一进入车内,都会不由自主地愣上一愣,车里车外,这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四处一看,这辆以骆驼拉着的马车内部比之从外面看的还要更加豪华许多,整个车厢全都以淡黄色的天饿绒细细铺了一层,给人一种温暖舒适的感觉,车厢中间还摆了一张精致的茶几,上面摆放着各色这大荒漠中极难见到的水果,甚至还有一小壶晶莹剔透的葡萄美酒。

    剑晨抱着花想蓉,径直走到车厢最里面,在那里竟还有张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楠木软榻,剑晨也不犹豫,轻轻将花想蓉放在榻上,又拉过丝绒软被轻轻给她盖上。

    安安一直静静看着剑晨的动作,目光有些黯然,但却没有任何不满与嫉妒。

    车厢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顾墨尘左右看了看,岔着注意力惊叫道:

    “原来这里面有冰块!”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看去,果见这车厢四边围了一圈,以水晶琉璃为笼,内里竟满满当当塞入了大量的冰块。

    车厢里之所以如此凉爽,便是因这大量的冰块而起,这也让众人有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能在这烈日炎炎的黄沙大漠中弄到这么多冰块,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得起的,那木汐子在五圣总坛的地位被再一次在众人心中拔高。

    “这就是我要与她置气,争这辆车的原因。”

    在震惊之后,安安首先回过神来,吐了口气,她眼中明显有着光芒闪烁,待众人疑惑的目光都聚集到她这里,才道:

    “这木汐子在五圣总坛的地位绝对不低,如果到时候发生什么冲突,记住一定要先控制住她,咱们才好有谈判的筹码!”

    她之前只是看到费仲与普智两人还有两个赶车的车夫对木汐子颇为尊敬,虽然心中有所猜测,但毕竟对比的对象地位不太够,费仲与普智两人在中原倒是威望颇高,可方才费仲那异常的举动令安安感觉这两人或许在五圣总坛也不过是个被人利用的傀儡而已。

    所以她要未雨绸缪,先替己方找好一个突破口,木汐子的暗器功夫虽然诡异,但有剑晨在也不怕她翻了天去。

    “对了,这桌上的东西你们都可以吃,除了你不行。”

    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蛇七嘱咐道。

    蛇七一愣,他倒本也没想过要吃这里的东西,可安安这一句嘱咐却又只针对于他。

    管平也同时一愣,他那只大手里正吊着一串葡萄,刚要往嘴里送,安安突然这么来了一句,顿时令他不是太敢放入口中了。

    “有……有毒吗?”

    他惊问道。

    “废话!”

    安安白了大光头一眼,没好气道:“没见木汐子那女子有多歹毒,一言不合就想毁我容,她会这么干脆就把车给让了?”

    “那不是……你硬抢来的吗?”

    管平张大了嘴,弱弱地问道。

    “没你事,你吃你的,这里会中毒的也只有蛇七而已。”

    安安不耐烦地挥挥手,顺带扯了颗葡萄丢进口里,看得管平一愣一愣的。

    “是因为玄冥诀吗?”

    顾墨尘想了想说道。

    玄冥诀有百毒不侵的特性,当初剑晨与郭传宗初遇时,便凭着玄冥诀而不受那太阴分元散的药力所侵,这才于紧要关头救了郭传宗一命。

    在这里的除了蛇七之外,人人都修炼有玄冥诀,虽然各卷不同,但那混沌内力的解毒特性倒是不分前后。

    另一边。

    “姑娘,咱们就这么让了?”

    坐在另一辆简陋狭小的车里,先前为剑晨他们赶车的大汉之一愤愤不平地问道。

    “让?”

    木汐子沉冷着双目,不屑笑道:“本姑娘的座驾岂是那么好坐的,一会等着看好戏就是。”

    说着,她冷笑连连,那双可以杀人的目光似乎透过车厢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普智禅师抬了抬眼皮,复又垂下,心中却是一声暗叹。

    他也是年老成精的人物,木汐子的得意又怎会瞒得过他。

    五圣总坛想要得到剑晨,总得仔细调查一下他身边的一切,安安是什么人自然也有着详细的了解,所以这木汐子才想出了这么一招。

    她似乎很笃定雄武城小公主出身的安安定会看上她的豪华马车,是以早便在车中做了手脚,虽然不能毒死这些人,但给个下马威也是足够的。

    结果事情正如她所料,一番唇舌之后,安安果然要求换车,木汐子表面上气炸了肺,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并且对于自己的机智极为满意。

    可她却不知道,普智禅师心中的暗叹却是在对她而发。

    据他对安安的了解,如果这么简单的圈套也会往里钻的话,那她就不是安安,所以……

    呆会到了五圣总坛,下车之后脸色不好的人,应该还会是木汐子吧?

    却不想普智禅师这口气还没叹完,木汐子的目光一转,竟望向了他与费仲两人,以极为不满的语气道:

    “你们俩又是怎么回事?”

    “好说也是中原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办件这么小的事情都如此拖拖拉拉,真是枉费坛主的信任!”

    费仲与普智禅师齐齐一愣,不明白她这所谓的拖拖拉拉从何说起,普智禅师不由问道:“木姑娘,我等二人依坛主的吩咐已将剑晨带来西域,这办事不力的罪过却是从何说起?”

    此言一出,费仲也抬头望向木汐子,神情有些怪异,当中有愤怒,也有惊惶,还有一点点悲哀。

    “哼,叫你们将剑晨带来,你们带了多少人来?这且不说,我来问你们,当初不是设计好了,将剑晨带来西域时,还要再在他头上嫁祸一记,好让他无路回头吗?”

    普智愣了愣,道:“木姑娘,这事贫僧与费掌教也已办妥,相信此时丐帮龙头掌教等人死在剑晨手中的消息应该传开了才是。”

    “传开了?”

    木汐子冷笑,“你确定?”

    ??今天有点事,更新晚了,见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