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做一件事
    “小曦!”

    靳冲厉目圆瞪,血柱之中,那鬼气森寒所带来的影响被他第一时间察觉,他骇然发现,体内原本正在勃然爆发的沥血丸之毒竟因这冷厉鬼气而疾速回缩。

    这令他心中更显焦急,身处血柱中,靳冲几乎凭着最后一点理智在感知着洛曦的存在,所以他不知道,一同被压制的,还有属于洛曦的那一道血柱,他只有一个想法,一定不能让洛曦有事!

    “坚持住!”

    靳冲猛咬牙尖,借着剧痛,也借着口中咸湿的鲜血味道,本来已被慢慢压制的沥血丸之毒突然又有了爆发的迹象。

    邪手追魂面色一厉,从他的视线里,属于靳冲的那道血柱突然剧烈挣扎,强力震颤着,几乎就要脱离他那无数银色丝线的掌控。

    内力的消耗在这一刻成倍增加,经过萧莫何的改良之后,沥血丸能够发挥出的效力远比五毒教研制的更加可怕!

    “老实点!”

    上百个邪手追魂的苍白额头同一时间汗如雨下,他那明亮的双眼射出犹如实质的光芒,口中更是鬼声大吼。

    刷——!

    突然,上百道黑影中的一道骤然疾冲,向着剧烈挣扎的靳冲那道血柱一头撞去。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轰轰轰轰轰————!

    巨响不断,每一道影子撞在血柱上,竟瞬间支离破碎,而与之相对的,却是庞大的森寒鬼气猛然随着那又在缓缓壮大的血柱盘旋无尽。

    邪手追魂的双眼越来越暗淡,这些影子是他的身法,同时也是他毕生功力所凝,每炸掉一道,他的心便狠狠地揪一下,直道过半,约摸有五十道黑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撞碎在靳冲那血柱上时,当场令人心悸的森寒鬼气已然浓郁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比之阴曹地府也毫不为过,若此时有人无意中踏入那范围之内,只怕当场便会吓得崩溃。

    血光泯灭。

    泯灭的不止是靳冲那里,还有洛曦,两道直冲云宵的恐怖血柱在邪手追魂的百鬼夜行之下,以不可能的逆转之势,再度融回两人体内。

    一抹青色的火光同时出现在靳冲与洛曦两人眼底,借邪手追魂之功,顾墨尘留存压制在两人体内的地心青火终于重新夺回了控制权,将那沥血丸之毒死死地压回丹田深处。

    青色火焰只是一闪而过,消失之后,露出两双茫然的眼睛。

    嗒。

    直到这时,靳冲伸向洛曦的手才终于搭上了他的肩膀,这令两人同时齐齐一惊。

    “小曦!”

    “靳叔叔!”

    两人惊讶转头,却都在同一时间打量着对方的情况,当从对方眼中看到有人类的情绪时,又同时深深松了口气。

    “两个混蛋,还不快来扶你爷爷一把!”

    与两人既惊且喜的茫然不同,邪手追魂此时的模样却有些凄惨。

    上百道黑影在撞碎了过半之后,剩下另一半却也不能幸免,或者说不能再坚持,随着邪手追魂气脉一停,他再也无法维持百鬼夜行,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只是那声响在当场其他人眼中却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邪手追魂气啊,他耗费了莫大气力来阻止靳冲两人狂化成毒尸,堪称当场功劳最大的人,然而却竟然被人硬生生无视。

    他咬牙切齿的大吼惊醒了靳冲与洛曦,两人扭头,往地上看了一眼,洛曦倒迈了一步,真想去扶他一把,靳冲却一伸手,面色复又凝重起来,将洛曦挡在身后。

    “为什么?”

    他没有去看邪手追魂,反而望向沉默在旁的天下财神,愤怒与疑惑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适才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的对话他其实有听到,但当时心急洛曦的情况,听了也就听了,没有多做思量,现在危机似乎已过去,他这才突然回味出刚才那番话的意思。

    这两个人跑来剑冢……似乎是想试探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白白害了这么多条人命,难道不该受些惩罚么?”

    天下财神一改之前的霸道,负在身后的袖袍一摆,云淡风轻地回道。

    “惩罚?”

    靳冲一愣,复又暴怒,道:“要惩罚我可以,杀了也行,为什么不肯放过这孩子!”

    他手一指洛曦,激动道:“他的身世已经很可怜,而且并没有杀过一个人,要惩罚,为何要将这孩子也带上?”

    别看洛曦现下就像是另一个剑晨,可在靳冲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孩子,一个身世比剑晨还要更加悲惨的可怜孩子,不知为何,对于洛曦,靳冲油然而生地就有一种保护的欲望。

    “不带上他,怎么试得出你?”

    天下财神轻轻笑了笑,道:“你毕竟是老洛生平仅有的三个徒弟之一,可惜杀人无数……”

    他在笑着,却又惋惜地摇了摇头,继道:“老夫想要保你,总得在你身上发现一些值得保的东西,否则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老洛了?”

    “你要保我?”

    靳冲神情微怔,道:“为什么?就因为我师父?”

    “这还不够?”

    天下财神反问,又冷笑道:“你应该庆幸,当年你是老洛唯一的徒弟。”

    靳冲沉默,伍元道人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想起直到师父死的那一刻,他都未能在其身边,这痛就更加入心入肺,甚至于……就连眼睛也开始有了血色。

    “喂喂喂!”

    没有人去扶的邪手追魂终究还是凭自己的力气站了起来,一看靳冲的脸色,他没好气冲天下财神大叫道:“你就不能别再刺激他,一会又发作了你来处理?”

    天下财神横了他一眼,却也真不再去刺激靳冲,颇为无谓地挥了挥手,道:“靳冲,今日老夫来找你,除了有可能想要了你的命之外,还想叫你做一件事。”

    “当然,前提是你通过老夫的考验,还有命在的话。”

    靳冲眉头一皱,忽略了他前半句话中的杀机,问道:“想要我做什么事?”

    他的面色复又变得霸道,语气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一字一顿看着靳冲道:“我要你……成为下一任鬼兵域的域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