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压迫的爆发
    邪手追魂站在天下财神身后,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一看书  www·1ka要n书shu·

    他与财神相识数十载,从来不认为这位天榜第一高手是个嫉恶如仇的侠义之人,否则他也不会加入甚至还做了一任鬼兵域的域主。

    天下财神虽然不会滥杀无辜,但也不是那所谓武林正道人士,一心所想的都是除魔卫道。

    如果他是的话,早在靳冲行凶之初,凭他的本事,凭鬼兵域的情报网,老早就能出手,又何必等到今日?

    想到这点,邪手追魂看向天下财神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抹笑意,隐在黑色面罩里的嘴角勾了勾,索性抱臂侧了一步,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如果老夫说,今日你们两个都要死呢?”

    靳冲一言落下,天下财神冷厉一哼,极为霸道地说道:“如果老夫今日一定要你们两个一起死呢?”

    金光又开始在他全身上下闪烁,照映得天下财神那霸气绝伦的面庞忽明忽暗,隐隐约约间,靳冲全身一紧,似乎感觉天下财神的目光越过了他,望了洛曦一眼。

    “毕竟,这孩子留着也是个不稳定因素,不如及早除去,免得以后为祸江湖!”

    此言一出,靳冲面色大变,一抹血色在狰狞的面上陡然暴现,血腥冰冷的气息陡然蔓延。

    “靳叔叔,你怎么了?”

    对这气息最为敏感的当属同样身中沥血丸之毒的洛曦,虽然他被靳冲挡得严严实实,并且以他现下的智商却也不是太听得明白天下财神与靳冲的对话,但靳冲身上陡然发生的异变却是感知得清清楚楚,一时间面色焦急,一把拉住靳冲的胳膊惊问道。一看书  ·1kanshu·

    “长得……真是像啊!”

    恶战一触即发,邪手追魂旁观在侧竟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抱着膀子感叹着,对洛曦的容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看到洛曦,他仿佛看到了剑晨,当初剑晨才下山时,不也是这样一副青涩的模样,只是可惜现在的剑晨却多了一抹凌厉,少了一分纯粹。

    江湖事事事难料,谁能想到当初那个心怀侠义的小小少年,却在洛家一战时尽屠千人,不管是有心还是受人摆布,到底双手沾满了洗也洗不掉的浓稠血腥,真真是可叹至极。

    “可笑,你以为凭你就可以阻止老夫?”

    天下财神浑身包裹在金光里,已然看不清面目,那声音却冷厉霸道,微微迈了一步而已,靳冲那已然狂涌血光的脸上陡然汗如雨下,对他而言,天下财神踏出的这一步,不异于一座金色的高山迎面压下,压迫力之强,几乎令靳冲感觉就连骨骼都在拼命颤抖。

    “小曦,有机会你就快逃,不要回头!”

    靳冲死死咬着牙齿,从牙缝里挤着焦急的话语,用只有洛曦才能听到的声音急迫说着。

    “我不!”

    洛曦一愣,终于发现靳冲那面上的血光,他只是心智犹如孩童,并非是个弱智,这血色代表着什么他当然清楚,不明白的却是,那个全身笼罩在金光你的爷爷为什么一定要逼迫他们。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靳叔叔再这样下去,那沥血丸之毒就会再度爆发,到那时……他该怎么办?

    与靳冲的感觉几乎一样,洛曦对于剑晨这个同胞哥哥也并没有太大的感情,反而是这一路来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的靳冲,从他的身上,洛曦感受到了这世上除了“爷爷”之外,重未感受过的亲情的感觉。

    不,从洛曦的心底,他虽然迷茫,但总感觉,靳叔叔对他的关爱之情仿佛比“爷爷”还要真挚得多,从“爷爷”那里,他总有一种很“虚”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隔了这许久,“爷爷”一直也不来接自己,从靳冲侧面表露的话里,洛曦感觉到事情或许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似乎他的那位“爷爷”……

    他不能确定也不敢确定,他只能说服自己,是自己做得不够好,“爷爷”不要自己了,自己失去了相依十三年的“爷爷”,在这世上,他重新变成了孤苦无依之人。

    不过还好还有靳叔叔在自己身边。

    所以对于靳冲,洛曦认为自己不能失去,所以他决定……

    “啊!”

    千钧一刻,就当靳冲准备下定决心解开顾墨尘压制在他体内的地心青火内力,将那沥血丸之毒全部释放出来时,在他的身边,洛曦陡然一声凄厉大吼。

    血光冲天!

    洛曦心性单纯率真,靳冲现在是他唯一的同伴,也可以说是心中认定的唯一亲人,眼见靳冲有难,他怎么还能保持冷静?

    “小曦,不要冲动!”

    靳冲大急,洛曦这毫不犹豫的爆发,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从洛曦的面上,靳冲隐隐感觉到了当日万药谷洛曦初醒时的恐怖!

    这孩子经由萧莫何炼制十三年,体内功力之高远非他可比,他在天下财神那恐怖的压力下只能一点一点竭尽全力地缓慢引动体内毒素,可洛曦却是一冲而破,眼中青光一闪,顾墨尘压制在他体内的地心青火眼见着就要消散。

    此时此刻,什么天下财神靳冲也顾不得了,连忙一转身,情急之下潜力大爆发,也一举冲破了天下财神的气势镇压,体内血气陡然冲天而起,从邪手追魂这边看去,就仿佛身前不远处凭空多了两根血红色的立柱,直端端插入云海中一眼望不到头。

    “这就是……”

    他心头震撼,那双明亮的眼睛更加光彩夺目,甚至不由自主的迈前一步。

    然而话只说了一半,刚动的身形也被一双凌厉的眼神制止,一抹金光直刺入邪手追魂眼底,令他变得迷蒙的脑海变得清醒。

    “好……厉害!”

    甩了甩头,邪手追魂眼角浸着一丝汗迹。

    阻止他的金光当然是天下财神所为,他只是疾速侧头瞪了邪手追魂一眼后,又再交通注意力放在靳冲与洛曦的身上,看那样子似乎在认真打量着什么。

    从靳冲的血柱里,一只颤抖着的手缓缓伸了出来,极力想搭在洛曦的肩头,可试了几次,却都被洛曦爆发出的血柱阻挡在外,连半根手指头也探不进去。